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百六十二章:送礼
    听了方继藩的话,刘天正则是冷哼一声。

    御前失仪,本是大罪,可刘天正乃是得道之人,到了如今这个年纪,倒也无所畏惧,可他最痛恨的,就是招摇撞骗之徒,毁坏道家清誉啊!

    他神色冷然地道:“敢问居士名讳。”

    方继藩叹了口气,他只想好好的参加这个寿宴呀,可真有人来‘讨教’了。

    本少爷只是半吊子道士啊,虽然属于领了证的那种。

    方继藩只好道:“方继藩。”

    方……继……藩……

    三个字一出,原以为接下来,该是刘天正冷笑讥讽几句。

    可刘天正身躯一震,像是一下子怔住了,竟再无修道之人的风采。

    他不可置信地看着方继藩,身子竟是瑟瑟发抖起来。

    一旁的沐氏见了奇怪,心里嘀咕,这刘真人是怎么了,莫不是这方继藩臭名昭著,连他都有耳闻?

    所有人都定定地注视着刘天正,也有人偶尔转了眼珠子,看了看方继藩。

    二人相互对视,方继藩也一脸懵逼的对方,这气氛,有点怪。

    唯有刘天正,竟是突然眼角湿润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接着,噗通一声……

    “……”

    方继藩更加懵了,一头雾水。

    刘天正,居然直挺挺的拜倒在了他的脚下。

    这鸦雀无声的仁寿宫大殿,原本落针可闻,可一下子,却是哗然了。

    太皇太后动容。

    命妇们一个个窃窃私语的同时,错愕地看向刘天正。

    沐氏则是花容失色了,这……这又怎么了?

    刘天正跪倒之后,规规矩矩地地行了大礼,才道:“小道……拜见师叔公……”

    师……师叔公……

    沐氏几乎要昏厥过去了,这还有没有天理啊。

    你刘真人这么一大把年纪了,你也好意思?

    若不是亲自将这位刘真人接来京师的,沐氏甚至怀疑,这刘真人是早被方继藩所收买了。

    一个年过七旬的人,竟叫一个少年人师叔公?她觉得自己心疼得厉害,这造的是哪门子孽。

    太皇太后已经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正一道内部的辈分,她也不懂,不过在这时代,无论是道门还是儒门,亦或者是寻常的宗族,这辈分大小,确实是没有人敢开玩笑的。

    只是……方继藩……他……

    方氏原本在角落里,暗暗着急,她深知沐氏的手段,侄儿得罪了她,定会睚眦必报,可谁曾想……

    方继藩则是深吸一口气,看着地上对自己顶礼膜拜的刘天正……这一刻,他一切都明白了。

    自己强行和危大有扯上了关系,哪里晓得,危大有的辈分,居然高到了如此恐怖的地步。

    而偏偏辈分这东西,是不看能力,也不看水平的,比你高就是比你高,这就好像我方继藩是你爹一样,我管你是哪根葱,你就算是成了天王老子,你到了人前,还得乖乖叫一声爹。

    刘天正一脸惭愧,老脸通红。

    前两日他前往龙泉观,才得知普济真人有个师弟,叫方继藩,只是他万万想不到,这个人真的年轻至此。

    普济真人虽也说他年轻,不过在年过七旬的人眼里,凡是五十岁以下的人,看着都年轻。

    在读过了那部《道德真经集义》之后,刘天正更是惊为天人,这两日,他已将这部经读了不下十遍,而现在……这部经书的作者,就在眼前。

    这一跪,跪得真的心悦诚服。

    “小道大言不惭,妄与师叔公争论道学长短,惭愧,自拜读师叔公《道德真经集义》之后,小道废寝忘食,方知山外有人,人外有人,师叔公的灵智,非小道此等愚人可及,还望师叔公恕罪。”

    呼……

    太皇太后懵了。

    事实上,所有人都懵了。先前那一跪,还可以说这只是辈分问题,可现在,却等于是刘真人自己都承认,自己给方继藩提鞋都不配,恨只恨这辈子不能做方继藩的门下走狗!辩论道学?是不存在的。

    就在所有人震惊的时候,刘天正一脸愧色地起身,朝太皇太后一礼:“娘娘,小道此番受魏国公相邀,本欲为娘娘讲经,可今日方知师叔公在此,小道惭愧,不敢班门弄斧,恳请娘娘容贫道告退。”

    不讲了,就是这么任性。

    主要是刘天正觉得丢不起这个人,那一部《道德真经集义》,堪称自大明开国以来,经学集大成者,在自己师叔公的面前,自己有什么资格讲经?一个举人,再优秀,敢在状元郎的跟前讲学吗?

    人……要有自知之明啊。

    “真人……这话,是否严重了。”太皇太后骇然得失色。

    刘天正肃容道:“贫道万死,告辞。”

    竟再没有啰嗦下去,这样的做法,虽有些任性,可于他而言,这是底线问题,所以绝没有迟疑,朝太皇太后又行了一礼,很干脆的转身便走。

    就……这么走了。

    所有人都回不过神来。

    方继藩也懵了,这道人,还真实诚啊!话又说回来,自己怎么又多了一个孙子了?啊,不,是师孙侄。

    却见无数目光,皆炙热地看着自己,方继藩摸了摸鼻子,脸皮厚,被许多妇人看着看着,竟渐渐开始习惯了。

    那沐氏,脸色已是惨然,到了这个份上,她心下已是一凛,方氏的这个侄儿,真是骇人啊。

    她悄悄抬眸,便见太皇太后笑吟吟地看着方继藩,那眼里是掩饰不住的欣赏,沐氏哪里会想到,一个小小的南和伯府会出一个这样的妖孽。

    沐氏心里打鼓,惨然的脸上努力地挤出了笑容,上前一步,很亲昵的想要摸一摸方继藩的脸。

    方继藩则后退一步,直接避开。

    沐氏有些尴尬:“方家大侄子,真是了不得啊,方才若有得罪之处,还请见谅,我是个没见识的妇道人家,贤侄若是有闲去南京,可一定要来府上……”

    她不傻,在彻底的认清了方继藩的实力之后,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立即修补关系,此前她得罪方氏的地方太多,可谁晓得这方家突然祖上冒了青烟呢。

    太皇太后不愿搭理沐氏,只笑盈盈地对方继藩道:“继藩,你来。”

    方继藩上前:“臣在。”、

    太皇太后嫣然道:“南和伯府真是出了一个有出息的孩子啊。”

    却就在这时,有宦官进来道:“禀娘娘,各家的礼单已经送来了。”

    太皇太后抿嘴一笑,她心情不错,方才刘真人没有给予她震撼,反而是方继藩将她吓坏了,这个小子……小小年纪,莫非……当真是道君转世不成?

    不过她自不会轻易表露什么,毕竟是太皇太后,有些事,也只藏在心里。

    说到礼单,太皇太后其实并不看重,皇家什么好东西没有啊。

    可人情世故,太皇太后再清楚不过了,为了自己祝寿,各府不知挖空了多少的心思,倘若费尽心机的大礼送进宫里,结果石沉大海,一点儿浪花都不见,难免让人心灰意冷。

    正因如此,太皇太后特别有交代,这礼单,得唱一遍,将大家的心意念出来。

    太皇太后朝一旁的宦官王艳使了个眼色。

    王艳便取了礼单,弓着身。

    太皇太后四顾一眼,轻描淡写地道:“念。”

    命妇们这才从震惊之中走出来,许多人喜上眉梢,为了筹备寿礼,可没少花功夫啊,现在太皇太后亲自让人念出来听,这心意便算是送到了。

    王艳便扯开嗓子道:“定国公府,献玉璧四对,珊瑚十六只……”

    方继藩只坐一旁听,各府所用的寿礼,真是让人瞠目结舌,无一不是奇珍异宝,哪一个都是价值连城,他顿时泪流满面,本少爷这煤老板,跟人家老寿星一比,竟还差了好几个档次。

    被唱到名的人,个个红光满面,显得格外的精神。

    南和伯府爵位不高,所以垫着底,等唱到了南和伯府的时候,王艳公鸭嗓子戛然而止,他似乎又垂头确定了一遍,方才迟疑地道:“南和伯府,献玻璃镜一副。”

    然后……然后没了。

    其他各府的礼单,都是如意、珊瑚、玛瑙、珍珠,如意是用对,珊瑚成双,玛瑙可以用斤,珍珠直接用斗了。可这玻璃镜,一副是什么鬼?

    朱厚照一直坐在一旁无聊,道学的东西他也不懂啊,听着云里雾里的,现在听到了玻璃镜,他终于懂了,眼前一亮道:“玻璃本宫知道,这玻璃是好东西,老方……方卿家造暖棚用的,可好用了,方卿家在西山有个玻璃作坊,一天炼上千斤。”

    这不说还好,说了等于是把方继藩坑死的节奏了。

    便见众人都露出了古怪神色,朱厚照则是看得心里直嘀咕,本宫说错话了吗?

    真是太鸡贼了。

    不说你方继藩送个好点的寿礼,这一天能产上千斤的东西,你还只送玻璃镜……一副……

    太皇太后对方继藩的印象,本是彻底改观,觉得这孩子既聪明又伶俐,人还老实,这样的人,在勋贵之家里,可不多见啊,看看那些不知耻的各家子侄,有几个能上的了台面的,哼,一群辱没先人的东西。

    可现在……她虽没说什么,可也觉得,方继藩有点儿小气得过分了。

    …………

    哭了,码字码的腰酸背痛,订阅、月票、打赏统统看不到多少,果然是勤奋的人即便五更,大家也觉得理所当然,稍稍更新慢了一点就要骂几句。懒得人一天更一章,偶尔更两章,对读者而言,顿时成了上天的恩赐,大家欢呼雀跃,高呼作者良心哪。

    好吧,凌晨第一更,继续码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