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百四十九章: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就在喻道纯沉聚在幽幽的思绪当中的时候,竟听阁外传来嘈杂的声音。

    只听那守门的道童在大呼:“居士,你不可进去。”

    那脚步声却是愈来愈近,似乎完全没有理会道童的呼喊。

    片刻之后,方继藩便到了门外。

    喻道纯一愣。

    四目相对,几乎要擦出火花来,而对面眼睛的主人,不正是方师弟吗?

    却见方继藩一脸激动,眼里似乎是在发光,这光芒几乎要刺瞎喻道纯的眼睛。

    喻道纯甚至不曾看过,一个少年郎的眼神竟可锐利如斯。

    于是,沉默……

    方继藩却已疾步走向喻道纯,激动地一把拉住了喻道纯的枯手,声情并茂地道:“师兄……”

    喻道纯脑子几乎要炸了,师兄……

    他……他竟当真认自己作师兄了……

    就在方才,他不还是不屑于顾,极不耐烦?可现在,看着小师弟声情并茂的呼喊自己一句师兄……莫名的,喻道纯竟有一丝丝的感动。

    数十年了,师尊已不见踪影,唯一留在这个世上的念想,也就只有一个师弟,这亲切的声音,令这已垂垂老矣,行将就木的老人,眼眶更红。

    喻道纯不禁触动地哽咽道:“师弟。”

    方继藩也略带动容之色地道:“师兄……”

    “师弟……”强忍着滔滔大哭的冲动,喻道纯道:“师弟,是想明白了吗?”

    方继藩便道:“我自下了山,脑海里便想到了数年前师尊对我的谆谆教诲,心里始终放不下,因而再登山而来,哎……师兄,方才我很鲁莽,你不会见怪吧。”

    “哪里的话。哈哈……”拉着方继藩,喻道纯不舍得放开:“这一次,可不放你走喽。此事便算是定下了,你自此之后,便是我道字辈的师弟,等我禀明龙虎山上师张真人,赐你符箓,再请道录司那儿入你道籍,从今以后,你便算是归入道门了。”

    方继藩有点不放心,虽说凡事总要有所牺牲,可也不能真的去做道士啊,不禁道:“我即便入了道门,也不可住在道观中的,师兄有所不知,我乃南和伯子,还兼着官身。”

    “这样啊。”喻道纯心里倒是甚是宽慰:“龙泉观尊奉的乃是张天师,源自江南正一道,历来没有什么约束,上山下山,具都是修行,无妨,无妨,我自会向张天师禀明。”

    方继藩呼出了一口气,想了想,不由道:“我听说,道观里还有道人,居然取了不少妻妾,这很不像话呀。”

    喻道纯含笑,却是深深看了方继藩一眼:“若是禁绝妻妾,那么张天师一系,岂不禁绝了,如何能承袭四十七代呢。”

    “呀……”方继藩心里更宽了,他就怕这龙泉观里别有什么自立的清规戒律才好。

    此时,他倒是忍不住好奇地问了句:“这么说来,师兄也有……”

    喻道纯便板着脸道:“这里是方外之地,不谈俗事。”

    果然……

    方继藩一副我懂了的样子。

    其实想到自己厚着脸皮跑回来,是挺无耻的,眼前这个老道士其实不坏,可自己这就像是在糊弄他,更像是一个谋夺龙泉观的卑鄙小人啊。

    不过……这等龌蹉的事,有一就有二,有二便有无穷,倘若是上一世的方继藩,真是想都不敢想,现在竟全无一点心理负担,哎,谁让自己是那该死的败家子呢,能败家,脸皮能不厚吗?

    “师兄……”

    其实方继藩的心里有着许多疑问,这龙泉观里有这么多的地,这么多的产业,得摸清楚才好,当然得旁敲侧击:“敢问师兄,这观中有多少道人?”

    喻道纯心情极好,请方继藩在蒲团上坐下,方继藩便学着他,盘膝而坐。

    只听喻道纯道:“道观之中,有道牒的道人,有一百三十二人,至于并无道牒的,也有两百余,不过他们多是负责一些杂务。”

    方继藩心里想,不就是临时工嘛,我懂。

    话说,现在做道士都有临时工,看来普通人家若能混个事业编的道士,啊,不,是正式资格的道士,怕也不易。

    方继藩便接着问:“却是不知,这道观之中,道字辈的有几人?又如师尊那般,大字辈的有几人?”

    喻道纯露出了苦笑,道:“大字辈,只有师尊一人,他是孑身一人入京弘道。因而道字辈,加上你,原也有六人,具为师尊弟子,只是……他们……哎,除了你我师兄弟,俱都已去了。”

    “这样啊……”方继藩一脸遗憾的样子,心里却是窃喜,这样说来,岂不是这辈分而言,自己已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

    喻道纯又道:“此外,朝字辈,则有三十九人,其余俱为天字辈。”

    方继藩在喻道纯这儿旁敲侧击一番,方才知道这龙泉观的底细,龙泉观乃危大有奉龙虎山张天师之命,特来北方弘道所建,已有八十年的历史,历经两代。

    师祖危大有则在四十年前,那时已年过八十,便下山了,此后就再无音讯,这龙泉观,便一直由喻道纯打理。

    只是喻道纯虽是打理着龙泉观,名为龙泉观观主,却因为年纪渐长,力不从心,而且每日研究经学,俗事自是交给了朝字辈的弟子们去处置。

    方继藩心里大抵有了数,一想到这龙泉观的万顷良田,就忍不住呵呵的想笑。

    喻道纯见他下意识的笑,也不禁老怀安慰,同门相认,师弟想必一定很开心吧,他是个重感情的人哪。

    于是他也不禁乐了,道:“师弟,吾在观中给你安排一个精舍,至于你下山修行之时,吾自会向朝廷禀明,朝廷格外定有恩典。至于道籍,吾自会料理。”

    方继藩晓得自己这个师兄受太皇太后的信任,这个事,好办,便忙道:“有劳师兄了。”

    喻道纯捋须,呵呵一笑道:“师兄弟之间,就不必如此客气了,说起来,吾痴长你一甲子,这道学,却远不如你深厚,将来还要向师弟请教。”

    方继藩点着头,笑吟吟地说:“好说,好说。”

    应付了喻道纯,方继藩见喻道纯一脸倦容,其实他倒可以理解,喻道纯毕竟比自己年长一甲子,一甲子是多少呢,六十年啊,他的年龄,都可以做自己爹的爹的爹了,想一想自己竟是他的师弟,方继藩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人生的际遇,还真是难料。

    于是他也识趣地起身道:“师兄,我该告辞了,过些日子,再上山来。”

    喻道纯吁了口气,却是露出了恋恋不舍之色。

    连方继藩都不明白,这喻道纯为何对自己这师弟‘热情’如此,或许……是古人更重感情吧。

    从方才的对谈中,方继藩知道,喻道纯原本是个孤儿,是被师尊危大有收留,教他读书写字,教授他读经,将他拉扯大的,危大有于喻道纯而言,既是师,也是父,在他心里,方继藩更像是师尊留在这个世上,唯一的寄托了。

    “吾送送你。”喻道纯亦站了起来。

    方继藩连忙摆手,他是心有愧疚啊,可见做一个坏人,是何等的不容易啊,这等心理上带来的压力,一般是难以承受的。

    方继藩便道:“师兄留步,我过几日便再来,若是相送,反而显得生疏了。”

    喻道纯欣慰地点头,师兄弟二人这才惜别。

    方继藩出了三清阁后,心情倒也不错,去寻了他的几个门生,大家因为一番赶路,也有些疲累了,几人正一起在后殿的长廊下闲坐,稍作休息。

    唐寅正背着手,来回的渡步,脸上眉头深锁,有一种无法理解的样子。

    欧阳志三人,则呆呆的眺望着天边飞过的白鹭。

    王守仁则若有所思,他一直想从方继藩那古怪的行为痕迹之中,寻到一点蛛丝马迹。

    这就如当年他遵循朱熹圣人的‘格物致知’一般,想从竹子里参悟到真理,于是观察了竹子三天三夜,结果一无所获。

    不过显然,方继藩比竹子要有趣得多,他的身上,有太多太发掘的东西。

    而王守仁渐渐开始摸清了一丁点规律,嗯……大抵就是,你永远无法想象,这位方公子接下来会做什么。

    不得不令他感叹,真是令人钦佩啊,如此神鬼莫测,还不足以令人钦佩吗?

    王守仁自己本就是个怪人,自然也就对方继藩这个更怪的人,产生了某种别样的心思。

    毕竟……这样的人在这个世上,已经很难找了。

    自然,对于王守仁而言,他自知自己‘格方’还很粗浅,方继藩身上,还有许多未知的东西,不过……他不急,对他而言,‘格方’似乎成了一种乐趣。

    相比于这些奇怪的人,徐经就正常得多了,一见到方继藩,立即小跑着迎了恩师:“恩师……”

    “噢。”方继藩现在可没空和他瞎比比,因为……

    “为师饿了,这里有斋饭?”

    徐经很实在地回道:“什么饭都有,正一道不禁口的。”

    方继藩勾起一丝笑意,立即豪气地道:“走,尝尝去。”

    .......

    你们骗我说的月票和订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