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百一十九章:祥瑞
    现在,王守仁终于决定不再想着研究方继藩了,王华脸总算舒了口气,可听到儿子的请求,霎时又开始充血了。

    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啊。

    打小开始,这倒霉孩子就让自己操心,让你读书科举,你说有比科举更重要的事;让你去成婚,你成婚当天跑了,跑去和一个道人研究养生之术;让你好好的在家里进孝,你呢,竟跑去居庸关和山海关里巡游。本来还以为,你总算定下心,乖乖的参加了科举,如今会试列居第四,也算得上是老子英雄儿好汉,为父是状元,你也不差,光耀门楣了。

    可结果呢,叫你好好的准备殿试,你却去研究方继藩,你研究完了方继藩,转过头还想进言,进你个鬼的进,你乳臭未干,有什么资格对边务说三道四?朝中衮衮诸公,俱都不如你吗?

    王华狠拍案牍,终究忍不住了,双目发赤,面上充血:“你到底是谁的儿子,哪里有半分像老夫!”

    …………

    到了第二天的清晨,天气虽是暖和了一些,可在这时候,晨雾缭绕,打在身上的露水依旧令人冰凉刺骨。

    今日清早,乃是廷议,五品以上的文武官员,俱都要在场,原本朱厚照也是要去的,不过他又告了病,这隔三差五的告病,倒是颇为方继藩的风范,呃……也不对,方继藩也是自他那儿学来的。

    虽是告病,可朱厚照半分病容都没有,反是一脸的满面红光,神采飞扬的样子。

    那都熟了的数十个瓜,他已经分派好了,先是命刘瑾抱着两个瓜入了宫,那是孝敬太皇太后和张皇后的。

    而后又命张永备了一辆大车,他和方继藩骑着马在前,后头一队禁卫和宦官们将瓜装载进车里,用乌篷遮了,便一路至东华门。

    大车在下马碑石不远停下。

    这东华门靠着诸多衙堂,几乎京中各部九卿的办公点就靠着东华门的鼓楼。

    根据朱厚照和方继藩的计算,但凡廷议的数百个文武大臣下了朝会,为了抄近路,都会自东华门出宫。

    京里贵人出没最频繁的地方,不就在此吗?

    西瓜种出来了,就得把瓜的名头打出去,这瓜卖给谁,最是讲究,毕竟这时代,达官贵人才能引发潮流,只有他们争先恐后的买,才会形成风尚。

    打出了金字招牌,名声有了,逼格也有了,接下来,趁着天气要暖和,赶紧在西山那儿大规模的搭建暖棚,一到了入冬,发财的时候就到了。

    朱厚照兴奋地搓着手,指挥着人将大车停了,接着用了个板子架在车上,将瓜放置在板上,这瓜新鲜欲滴,卖相也挺好,一把西瓜刀隔着板子上。

    朱厚照不耐烦地等待,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瓜,很想伸出手来,将西瓜刀剖开一只瓜,先解解馋。

    不过……要做买卖,买卖要紧,他只好努力地忍住心里的YUWANG。

    待到晨钟一遍遍的敲响,廷议终于散了。

    弘治皇帝自是动身赶去了暖阁,在那里,还有许多的奏疏等待着他的批阅。

    而百官们,除了在宫中当值的内阁大学士,以及留守的待诏、制诰翰林之外,也纷纷顺着人流,朝向东华门去。

    其实廷议历来只是走过场,越是盛大的朝议,基本上功夫都耗费在了繁文缛节上,也议不出什么事来,毕竟人多嘴杂。

    而越是大事,一般都是在暖阁里,皇帝召集几个阁臣以及部堂的尚书敲定大致的方向。

    所以,百官们只感觉到的是深深的疲惫感,可一出东华门,竟惊愕的听到一个很突兀的声音。

    “卖瓜,卖瓜喽。”

    “……”

    许多人懵了。

    卖瓜?

    东华门是什么地方,这里可是宫中禁地,即便是在这宫外头数百丈之内,除了一些官吏以及宦官、禁卫出入驻留之外,怎么会容许货郎和商贾逗留呢?

    敢在这里卖瓜,这简直就是开玩笑啊。

    禁卫为何不驱逐?

    真是没有王法了。

    许多人开始吹胡子瞪眼了。

    不过……显然,这一招确实很吸引人。

    比如混在人流中的寿宁侯张鹤龄和建昌伯张延龄,这两兄弟顿时就来了兴趣,他们跟其他人一样,也以为是有人吃了熊心豹子胆,竟敢将东西卖到这禁地来,只见张延龄低声道:“哥,我想吃瓜。”

    张鹤龄顿时感觉自己的智商被自己的兄弟狠狠按在地上摩擦,他瞪了张延龄一眼,一面慢悠悠地背着手在门洞里踱步,口里则气恼地道:“愚不可及!愚不可及!现在是什么时候,有瓜吗?你听人叫卖瓜,就有瓜卖?这定是有人儿戏!何况,大清早的时候,你已吃了三碗粥了,还不够?真真是不懂居家度日啊,若不是为兄,咱们张家就非要被你败个精光不可了。”

    张延龄顿时惭愧得低下了头颅,恨不得钻进地缝里去。

    张鹤龄冷笑,大义凛然,义正言辞地道:“就是不晓得,哪个胆大包天的家伙敢在这禁地开这玩笑,哼,身为皇亲国戚,怎么可以坐视不理呢?气煞我也,这江山,是皇上的,也是太子的,你我是太子阿舅,便是国舅,必须要维护纲纪,这是你我的本份!走,去课他们罚金。”

    张延龄本是暗淡的眼眸顿时亮了,于是二人脚步飞快的走出了门洞。

    注目一看,只见那下马碑石处,早已围满了乌压压的大臣,有人窃窃私语,有人如石化一般,目瞪口呆又难以置信地围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

    “卖瓜,卖瓜,新鲜的西瓜,快来看啊,可新鲜了……”

    张鹤龄一副大义凛然之态,气咻咻的带着兄弟冲入了人群,口里正大叫着:“天子宫前,谁敢……”

    他本想破口大骂,可话说到了一半,竟是见朱厚照和方继藩二人站在车后,这车上,竟还真摆满了一个又一个的西瓜。

    张鹤龄脸都变了。

    其实何止是他,这又一圈又一圈围拢来的大臣,个个都像见了鬼似的。

    太子殿下……你是堂堂太子,你来……卖瓜?

    这……

    许多人气得发抖。

    可有人却是回过神来。

    瓜……西瓜……这西瓜哪里来的?

    这个时节,哪里来的瓜?不会是见鬼了吧。

    一下子,这里鸦雀无声,虽是被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

    可很快,已经没有人计较居然跑来如此作践自己,而是许多人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们不可置信地看着太子,心痛得无法呼吸。

    这……也太荒唐了吧。

    可荒唐归荒唐,等他们垂头看到了那一个个西瓜,面上又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这时候,哪里来的瓜?

    所有人彻底懵了。

    难道是……祥瑞……

    有人反应过来。

    是啊,若非是祥瑞,怎么这样的时节会有瓜?这瓜哪里来的?

    “西瓜?”张鹤龄眯着眼,看了方继藩一眼,便忍不住龇牙,不过显然他对朱厚照有所畏惧,因而不敢放肆,好在他是朱厚照的舅舅,所以猫着腰上前,轻轻地磕了磕西瓜,脸上表情顿时亮了。

    还真是西瓜啊,货真价值的。

    “卖多少钱?”张延龄咽了咽口水,他饿了。

    朱厚照便道:“十两银子一个。”

    十两银子……

    这已形同于寻常百姓两年的收入了。

    张鹤龄不禁噗嗤一笑,太子殿下这是侮辱舅舅的智商啊:“还不如去抢。”

    朱厚照正恼火着呢,等了这么久,又喊了老半天,只见人围观,就不见人买的,这些臣子们,一个个干瞪大着眼,好似见鬼的样子也就罢了,寿宁侯跑来问价,竟还出言不逊。

    于是朱厚照气恼地抓着西瓜刀,龇牙咧嘴道:“对啊,本宫就是抢啊。”

    张鹤龄吓得脸色都变了,这六亲不认的外甥真不是东西啊!

    张鹤龄下意识的后退一步,涨红着脸。

    方继藩见状,忙打圆场道:“殿下,收起刀来,收起刀来,做生意呢,和气才能生财啊。”

    “噢。”听到方继藩最后的那句话,朱厚照终于将西瓜刀放了下来。

    方继藩左右四顾,其实他知道,这西瓜一出,就足以让大臣们震撼了,太子来卖瓜,在以往,肯定是要被抨击是锱铢必较的,皇太子怎么能做买卖呢,还跑到这里来卖瓜?

    不过……这不打紧,现在这西瓜出世,就足以让人暂时忘了此事。

    其实按照方继藩的意思,是不愿让太子来的,太招摇了,到时肯定有御史弹劾的,可朱厚照非要来,方继藩也没办法阻止,好吧,方继藩其实能理解的,毕竟这瓜是太子的‘亲儿子’,一把S一把N喂着长大的,这卖儿卖女的事,能让其他人代劳吗?

    只是这样僵持下去可不成啊,他便朝张鹤龄一笑道:“世伯,你好呀。”

    张鹤龄眯着眼,狐疑地看着方继藩,冷哼一声,显然,张鹤龄还记着仇呢。

    方继藩笑了,笑得很甜,就像人畜无害的纯情小伙:“要不,世伯,尝尝这个瓜怎么样?”

    “怎能白给他吃……”朱厚照在一旁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