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六百零四章:开弓没有回头箭
    市场上的东西,大抵就是如此。

    当齐家这样握有大量土地之人开始抛售时,所带来的力量是极可怕的。

    一方面,是市面上的土地供过于求,这让本就无人问津的市场,更加清冷。

    而因为兜售的土地越来越多,势必引发了土地价格的疯狂暴跌。

    齐家乃是南直隶第一豪族,一出手,能量便是惊人。

    以至于整个江南的地价,开始深受影响。

    起初的时候,许多人还在不断的收购……可很快,那收购的人,原以为自己捡了大便宜,当他们发现,自己今日花了一千两银子买来的地,到了第二日,竟只剩下八百两了,这收购土地之人,转瞬之间,便成了购置土地的人。

    当然……对于许多高门大族而言,他们的忧虑,就更加深重了,齐家不是小门小户,按理来说,不该如此小家子气,这突然之间抛售土地,定是得了什么风声,再加上朝廷的大军正朝此扑来,魏国公府的动态又是不明。

    皇帝既没有下旨立即查抄魏国公府,钦差诛左副都御史之事,又没有一个头绪。

    这种种的疑虑,让他们察觉到极可能有大事发生了。

    而齐家的表现,印证了这一点。

    换做是谁……手里有着大量土地,却得知这土地日贱一日,这等内心的焦虑和不安,都足以让人这抓狂。

    当价格转眼之间,便跌至一半时,终于有人坐不住了。

    因而在许多的牙行,更多的土地开始参与了抛售。

    齐志远随时让人盯着地价,看着这日渐下跌的土地,此时,他的心已开始热了。

    实际上……他的土地虽是大量抛售,卖出了不少,可绝大多数,哪怕到了价格低廉,也是无人问津。

    当三十多两银子一亩的土地,变成了十几两,甚至开始到了十两都不如的时候……已经开始调集了齐家所有本钱的齐志远,已开始跃跃欲试了。

    当然……他不急着立即就开始进行抄底。

    抄底这词,真是妙不可言。

    这也是近几日,齐志远新学来的词汇。

    齐志远依旧还在等待时机,为了让价格继续跌下去,他开始不断的调低齐家土地的价格。

    九两……八两……七两……

    到了七两时……齐志远就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一天,齐家的子弟,早已齐聚在祠堂。

    所有的叔伯和子弟统统进入祠堂,给列祖列宗们行过了礼之后,在这祠堂里,齐志远踌躇满志的看着族中上下人等。

    随即……齐志远神情认真的道:“资金调集的如何?”

    “大伯,所有的现银,统统都计算过了,能有三十多万两……”

    齐家是大士绅人家,土地多,但是现银少。

    三十多万粮银子,放在谁家,那都是天文数字,可对于齐家而言,其土地的价值,就远超这个数字不知多少了。

    齐志远不禁皱眉。

    他抛售土地的时候,资金的回笼并不多,毕竟开始抛售时,尚还有人买,可很快,人们开始变成了观望,而后……察觉到不对劲的人转过头,便也跟着开始抛售了。以至于……现在的土地市场,是有价无市,价格再低,也无人过问,反而引发了更多人的抛售,听说江南的许多家族,都已开始抛地了,这些人都是老狐狸,齐家先动了手,自然也嗅到了一丝味道来,如此争先恐后,市面上的土地,多不胜数,这地虽是挂了七八两银子,依旧没有人敢买。

    “太少了。”他皱着眉头,看向一个老者,道:“二叔,不是说,将在杭州的商铺卖了吗,怎么样,那边的情形如何?”

    这齐二叔苦笑道:“现如今人心惶惶,想要变现,何其难也,志远啊,你要这么多银子做什么,且还如此之急……”

    齐志远抿着嘴,却又看向自己的儿子齐业:“库里的那些生丝,至今还没有商贾来问吗?”

    “京师的商贾不肯来,生丝已经暴跌了,现在……”

    齐志远挥挥手,他不禁无语,三十多万两银子,现在去抄底,固然能大赚一笔。

    可是……明明可以赚到更多……这样的大好时机,若是错过,实在是遗憾啊。

    恨只恨时间太仓促了,根本来不及筹措更多的现银,若是有两百万,三百万,甚至五百万两银子,这齐家……便可在短短数日之间,一跃成为天下数一数二的高门,自此之后,谁敢小觑?

    他显得忧心忡忡,竟是变得焦虑不安起来,他嘴唇哆嗦着,微微低着头,背着手,来回的踱步,最后突的抬头看着众人,咬咬牙道:“还得去拜望一下西山钱庄,去告贷一些银子来,用咱们的地产做抵押,反正这些地,现在也卖不出去,老夫亲自去一趟吧,这件事,已经刻不容缓了。”

    他本是极不情愿告贷的。

    似他这样的人家,何须向人借银子?

    可折腾了这么一通,却只跟着喝一口汤,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啊。

    他咬了咬牙,发出冷笑:“就这么决定了。”

    …………

    再见到王金元时,王金元依旧对齐志远和颜悦色的样子。

    双方已有约定,到了七两银子时,便开始疯狂的收购市面上的土地,且行动要极迅速,要快,否则等到有人回过味来,开始逆势上涨时,可就来不及了。

    听闻齐志远来了,王金元来到会客厅,笑吟吟的看着齐志远道:“西山钱庄,这儿已经准备好了,老夫是个守信之人,就等齐兄一道抄底,怎么样,齐兄……准备得如何了?”

    齐志远正色道:“准备的自然妥当了,这件事,必须同心协力,近日老夫也在读一些书,颇有几分心得。只是……现在手头的银两,还是不够,上一次,我记得先生提及过一个词,叫做杠杆,这没错吧?”

    王金元微信着点头:“不过,杠杆。”

    “我想试一试。”齐志远深吸一口气,他是大庄家,如王金元所说的那样,可以决定市场的涨跌,只要自己有大量的资金,疯狂的收购土地,而后抽回牙行里自己挂牌发卖的土地,那么,这地价势必逆势上涨,到了那时,便是低买高卖的局面,这里头,只怕有五倍、十倍以上的暴利,现在最紧要的,是要有足够的银子,即便是西山这边不肯和自己合作,一起抄底,也足以让自己决定土地的价值。

    当然,若是西山也有所动作,那么……这其中的利益,怕是更高了。

    王金元颔首点头道:“齐兄果然是爽快人,想要借贷,倒也容易,西山钱庄,有的就是银子,不知要借多少?当然,钱庄是有规矩的,少不得需要抵押物才可,只是这抵押物,准备好了吗?”

    齐志远对于这个反而有些犹豫,试探性的道:“两百万两银子如何?抵押容易,老夫手里,有的是土地。”

    王金元反倒很干脆的道:“只需一个契约,西山这里,可以随时调拨银子……”

    齐志远一听,便后悔了。

    他手中的土地,足以抵押数不清的银子,这两百万的数目,现在算来,还是少了,他咬咬牙:“不,不如就五百万两,放心,齐家的田产,房产,还有城中的铺面,多不胜数,足以做抵。”

    王金元欣赏的看了他一眼:“齐家乃是一等一的大族,何况有足够的抵押,没什么信不过的,你要何时放款?”

    齐志远立马道:“自是越快越好。”

    王金元却又道:“贷款的利率,你是清楚的吧,七分的息,若是五百万两银子,每月就得还款三十五万两银子。”

    齐志远面色平和,其实……说起来西山钱庄,确实是借贷的好去处,这里的利息,比之他们齐家放给佃户的,可谓是低得令人发指。

    他没有多迟疑,就颔首道:“三月之内,到时挣了银子,自是连本带息,如数奉和。”

    王金元笑了。

    这西山钱庄针对似齐家这样的大户,效率极为惊人,只两日功夫……当数不尽的地契和田契作为抵押,送到了西山钱庄分号时,这一箱箱的宝钞,自也预备好了。

    在得到了现款时,齐志远的心跳到了嗓子眼里。

    他已经连续数日未睡了。

    而接下来……他终于可以收网,横扫整个江南,自此之后……这江南半壁,齐家说了算。

    齐家的人,随即开始行动起来。

    所有挂牌的土地,统统撤回,而后……齐家子弟几乎在同时,手握着巨款,开始疯狂的收购土地。

    他们甚至连土地的好坏,都懒得去看了,这六七两银子一亩的土地,本就价格低廉的令人发指,有多少,便收多少。

    从各地的消息,几乎是连夜送到齐家。

    齐志远整个人,却犹如老僧坐定。

    他关注的不是土地的收购。

    毕竟,现在市面上有的是低价的土地,而自己有的是银子。

    他关注的乃是西山。

    “怎么样?西山那里有什么动向,开始收购了吗?”

    “老爷,一开始的时候,确实有西山的人出现在牙行,询问价格,起初,小人以为他们已经开始动手了,可谁晓得他们是光打雷,不见下雨……”这管事的气喘吁吁,略带胆怯的看着形如枯槁的老爷,老爷这些日子,已不知多久不曾睡了,眼里布满了血丝,显得极骇人。

    齐志远听到此处,心里像是被猛地锤击,身子打了个激灵,睁大了眼睛道:“他们……居然言而无信。”

    “老爷,是不是……是不是……”

    齐志远则是阴沉着脸道:“现在土地价格如何?”

    这管事自是如实道:“自咱们的土地撤了,且开始回购,这地价的跌势,倒是止住了不少,有些府县,已开始轻微上扬了。”

    呼……

    齐志远松了口气,自己五百万两银子入市,且还撤走了这么多挂牌出售的土地,这土地不涨才怪了。

    哪怕是西山那里还在踟蹰,凭着齐家,也足以力挽狂澜了。

    他大概是许久不曾睡的缘故,情绪显得极为变幻不定,此时,他狰狞大笑道:“哈哈,他们若是不入场,也好,就让老夫自己来吃这块肉,不必理会西山,给老夫狠狠的收,有多少,就要多少,不必管顾价格。”

    这管事略显担忧,大着胆子道:“老爷,这样是否过于冒险……齐家的家训,可是谨慎甚微啊……”

    齐志远面上狰狞得更可怕,他眼里却是渐渐的古井无波,突然意味深长的道:“开弓……没有回头箭,箭在弦上,已不得不发了!”

    到了这一个地步,距离暴利只有一步之遥了。可以预期的暴涨,即将来临,而齐家,将成为江南最大的士绅,地价只要回暖,随便出售些许土地,便可筹措还款的资金,这天大的时机……已经到了。

    还有退路吗?

    …………

    大章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