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六百章:诛之
    君子役物,以道御术;知行合一,内圣外王!方继藩怒了。

    可以羞辱我方继藩,但是不能羞辱皇上。

    我方继藩,往后还需靠皇上混饭吃!

    这一拳,用尽了气力。

    曹元年纪老迈,哪里吃的消,眼里迸出血迹来,透着他捂着眼的手指指缝,涓涓流出。

    他发出啊的一声惨叫。

    弘治皇帝先是震惊,方继藩的‘暴行’,他也没有预料。

    可随即……

    他那本是怒不可遏的脸上,却是不禁快意起来。

    居然……很舒服。

    曹元胡乱的道:“你们……你们……死定了,你们可知道……老夫贵为从二品……老夫……乃……”

    弘治皇帝听到此,勃然大怒。

    此人……恶贯满盈,居然还敢自称自己是朝廷命官。

    朕有这样的朝廷命官,真是耻辱啊。

    弘治皇帝狂怒。

    只是……盛怒之后,又听这曹元咒骂,弘治皇帝脸色却是异常的平静了下来。

    他看了方继藩一眼。

    而恰在此时,方继藩也朝弘治皇帝看来。

    耳边,是曹元继续咒骂:“你们……你们定要死无葬身之地,老夫……等着,哈哈……殴打大臣,万死之罪!”

    翁婿二人,目光已是触碰。

    方继藩本欲继续动手,他脾气很不好,自从不能做方继藩,这些日子所遇的事,都令他憋屈。还是做方继藩好啊,想打谁就打谁,走在大街上,都没人敢看自己,你瞅啥?

    只是……方继藩从弘治皇帝眼中所捕捉的,却是一种奇怪的东西。

    陛下……似乎有点儿不同。

    这是方继藩在弘治皇帝眼里,从未见过的表情。

    却见面无表情的弘治皇帝,眼中亦无光彩。

    他格外的冷静,极沉默的上前。

    他的腰间,佩剑。

    身为天子,自是不需佩剑。

    只是在这孝陵,去见太祖高皇帝时,这剑作为礼器,佩戴在身,这是弘治皇帝告祭太祖高皇帝英灵时,是想要告诉那布衣起兵,横扫天下的太祖高皇帝,作儿孙的,除了靠礼孝治天下的同时,没有忘记为天子者,当提三尺剑,威慑八荒。

    弘治皇帝用一种极不习惯的手势,握住了腰间的剑柄。

    剑柄金丝缠绕,镶嵌宝石,入手温润如玉。

    他继续上前踏步,捂着眼睛的曹元背靠着他,扑倒在地,一手捂着眼睛,依旧咒骂不绝。

    而弘治皇帝,悄然站在他的身后。

    弘治皇帝身上带着沉默的力量。

    他眼睛,始终平静。

    仿佛只在这一刹那,无数的念头在他的脑海,纷沓而至于。

    刹那间。

    弘治皇帝拔剑。

    “大丈夫不可怒而杀人!”

    弘治皇帝突然道。

    铿锵一声……

    剑出。

    长剑锋芒闪烁,配殿的烛火之下,烛光映射,散出光华。

    他试图在讲道理。

    人不能被自己的情绪所左右。

    不能因为愤怒而去杀死别人。

    杀人是不对的。

    尤其是人情绪失控之时,定要绝对的控制自己,否则……一旦滥杀,人死不能复生,当自己冷静下来,便是后悔,也已来不及了。

    人的权力越大,地位越高,便更该控制自己。

    如若不然,那么……它给天下带来的,将来巨大的灾难。

    说罢……

    弘治皇帝正色道:“继藩,这句话,你记住了吗?”

    方继藩身躯一震,似被王气所摄,忙道:“记住了!”

    “很好!”

    弘治皇帝面上平静,举剑。

    剑带风,似有龙吟。

    曹元似察觉到了什么,于是忙顾不得其他,回头。

    他的一只眼睛,已是青肿,鲜血淋漓,而另一只眼睛,努力的睁开,与此同时,这只眼睛的瞳孔收缩,在这瞳孔的倒影里,他看到了剑锋迎面而来。

    曹元倒吸一口凉气,张口欲言。

    他似是想求饶。

    可是……

    那破空的剑锋,却已劈开了虚空,在弘治皇帝挺身之下,如毒蛇出洞。

    嗤……

    锋利的长剑,刺破曹元的咽喉。

    剑尖自后颈贯穿而出。

    后颈之处,伴随着剑尖同出的,乃是泊泊鲜血……

    弘治皇帝眼眸正视曹元的眼睛。

    曹元的眼睛,从更大的恐慌和错愕之中,又变成了绝望,最终……这一只眼睛,变得无神起来。

    他身体抽搐。

    口张大,想要呼吸。

    可一剑穿喉之后,呼吸禁绝,于是,嘴张大的更大,身子不断的颤抖。

    最终……口里喷出血,溅在弘治皇帝身上。

    弘治皇帝拔剑。

    浑身紧绷颤抖的曹元,在下一刻,随着血箭自喉头喷出,整个人,瞬间成了死物,再无声息,趴在在血泊之中。

    弘治皇帝呼吸均匀,面上,依旧没有表情,甚至……他的眼神,是温和的。

    而方继藩在一旁,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卧槽……

    他一下明白了。

    陛下就是陛下,杀人还不忘教诲自己。

    果然……不愧是自己的岳父,是真命天子。

    既然……大丈夫不可怒而杀人,君子应当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

    那么同样的道理。

    如果你控制了自己的情绪,压制住了自己的愤怒,那么……就可以杀人了。

    因为……既然自己没有被情绪所左右,依旧还觉得,这个人应该杀,那么……杀便杀了。

    杀之无悔。

    陛下英明啊。

    弘治皇帝收剑回鞘,忍着喉头处似要涌出来的不适感,除此之外,似乎一身轻松。

    他将剑回鞘,咋没有看地上的曹元一眼。

    这一切……从开始到现在,其实不过是骤然之间。

    此时……外头的人听到了动静,纷纷冲了进来。

    人们看着倒在血泊之中的曹元,再看看浑身血淋淋的弘治皇帝。

    这随来的南京诸官,顿时身躯颤抖,他们脸色惨然,两腿发软。

    “杀……杀人了……”

    “钦差杀了曹公,钦差杀了曹公……”

    人们拼着勇气,抬起头来,看向弘治皇帝。

    弘治皇帝面若常色,握剑不语。

    紧接着,这南京诸官,忍住几乎要作呕的血腥,转瞬之间,鸟兽作散,逃了个干净。

    逃时还不忘大叫:“钦差杀人,孝陵杀人了!”

    ……

    留下的,乃是孝陵卫指挥。

    指挥诧异的看着弘治皇帝。

    他万万想不到……陛下居然……

    此时,弘治皇帝已旋身,轻描淡写的看了方继藩一眼:“继藩啊。”

    “在。”方继藩忙行礼。

    弘治皇帝道:“朕教授你的话,要三思,行事不可鲁莽,要谨慎甚微,三省吾身者,方为君子。”

    方继藩拜下:“儿臣谨遵教诲。”

    弘治皇帝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血衣,却又道:“来人,枭其首级,祭祀太祖太宗吧,还有……朕要沐浴更衣,速去准备。”

    他连带着剑鞘,一并解下,哐当一下,随意丢弃于地,

    他的样子,面上没有激动也无悔意,而是带着寂寞。

    …………

    第三章送到,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