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热销百万
    寻常的农户,虽然是没有人教授其读书写字。

    可实际上,有时候是不可避免的会看到文字的。

    譬如士绅人家的牌坊,途径时,抬头就能看到的那红漆大字。

    又如门前的春联子……

    这些不可避免的文字,总会出现在他们的眼里。

    但凡是有一丁点心的人,成了年,无论如何都会认得数十个或者百来个简单的字符。

    当然……这和真正的识文断字完全是两个概念,这时代的书面文字,之乎者也,需要系统的学习,才可解意。

    何况,若是不晓得如何断句,那也犹如看天书一般。

    可手上的这一部书……在陈十三眼里,却是截然不同!

    里头没有之乎者也,甚至连生僻的字都没有,都是尽力用较为重复简洁的常用字。

    他努力的看着,竟是禁不住念起来:“母猪产后XX,需催X,催X选X多用X红X,甜菜叶等………”

    读得很艰难。

    可是……望文生义,里头没有什么生涩难懂的东西。

    且……虽有许多字不识得,可联系前后的字,半蒙半猜的,居然勉强能看懂。

    陈十三心里想,母猪产后,最关键的便是催乳……这定是催乳的意思吧,要喂食甜菜叶子,还有这红是什么……红薯?

    噢,原来这个是红薯的薯字,还有这个字……竟是乳……

    只是……这个当真有用?

    他心里既好奇又狐疑!

    脑里顿时想到了一件事,隔壁的族兄家,似乎有一头母猪产后少奶,小猪饿的哇哇的叫。

    于是乎,陈十三想去试一试。

    ……

    过了几日……

    陈六便带着荷叶包的糕点来陈十三家登门了。

    “老十三……”陈六站在门外,带着感激的喊了一声。

    而此时,他的这个小老弟却今日忙里偷闲,竟还在看着书,作思索状。

    陈十三的媳妇开了门,迎了这六兄进来,一面道:“来都来了,怎么还带东西……”一面接过了糕点,转身去了后厨烧水。

    “我那猪,喂了薯叶子和甜菜根,这两日……奶水竟是充足了……你这是自哪里学来的法子?”

    陈十三听了,方才恍然。

    他看着自己的六哥,六哥已乐开了花。

    这其实是可以理解的。

    在这个时代,家里有猪的人家,已算是富足了。

    当然,也就是这几年日子好过了一些。

    毕竟在这个时代,养猪是极奢侈的事。

    这可是老六全家的希望啊。

    好不容易等母猪生了崽子,却因为RU水不足,一家子人急的不得了。

    在这等封闭的村落里,人们能吸取的知识,毕竟有限,哪怕是县城里有屯田卫,可这毕竟对村里的人而言,还是远在天边一般。

    现在按着老十三的法子,居然当真催了RU,这陈六怎么不高兴得手舞足蹈。

    陈十三听罢,在此刻,心里却是惊起了惊涛骇浪。

    这办法竟是行了,这书……真的神了。

    这样说来,书中所写的东西……都有用了。

    他记得,里头有处理外伤的方法,有种麦子的一些事项,有种植果树如何除虫,还有黄历,有孕妇的一些注意事项,还有不同时节的节气……

    这些东西,本是靠着村落中的老人口耳相传。

    可实际上呢,口耳相传往往不太靠谱,因而不太准确,甚至……有些根本就是错误的。

    “这书……这书……”

    “啥书……”

    …………

    整个陈姓的村落里,一下子出了一个陈‘秀才’,在所有人眼里,陈‘秀才’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

    因而……不少人遇着了事,开始向陈十三来讨教。

    当然……人们渐渐开始知道,原来这陈‘秀才’的知识,竟都是源自于那一本‘明颂’。

    陈秀才都可以连蒙带猜的看得懂,那么……想来……别人也能看懂吧。

    在以往,知识是靠村里的士绅掌握的。

    所有人家,都盯着士绅人家,士绅人家觉得节气到了,可以耕种,看着他家的田开始春耕,大家便也有样学样。

    可是……现在却不同了。

    有了陈秀才……接下来……陈六也开始四处委托人,要去买一本‘明颂’来。

    不只如此……陈十三靠着连蒙带猜,有时实在不认得的字,也会四处向人去讨教。

    毕竟……此书太重要了,哪怕是今日是什么日子,哪怕是过几日是否适合出门,都需翻一翻这明颂,方才心里踏实。

    正因如此,所以陈十三格外的上心。

    很快的,一个村落一个村落的,开始谣传着这明颂的神奇。

    一开始的时候…这只是谣传,很快……某些商贾通过一些消息,终于寻觅到了商机。

    紧接着……一捆捆的明颂,开始出现在了这小村落里,而后这书……涨价了!

    五十文一本,童叟无欺。

    五十文在乡村里的人家来看,并不是小数目……

    可相对于此书的妙用而言,却也不算多。

    农户们不傻。

    他们会算账的。

    这么多的知识,才五十文。

    以后婚丧嫁娶,以及种植庄稼,甚至是寻医问药……都是极有用的。

    里头的信息极简单,但凡只要认得百多来个字,大致就可以勉强看懂个七七八八了。

    听说为了简便阅读,这里头的文字,都是用最常用的字来表达。

    毕竟……对于农户而言,遇了事,虽然可以问邻人,可这一年到头,有多少闲杂的事,总不能事事都问人吧。

    不过五十文而已,倒也买得起。

    这五十文的书……居然才到了一个村落,六七十本,瞬间便被兜售一空了。

    销售的速度,令那书商都懵了。

    本来他们只是听说,乡下有人在打听买这明颂。

    既然如此,那么索性将这滞销的书,带一批到乡下去,一个村落一个村落的走,总能卖完。

    他们原本是预备了几天时间的。

    可哪里知道……才刚刚抵达第一个村落,便一下子的销售一空了。

    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那些没买到的,竟还在干着急,眼巴巴的看着这走街串户的卖书货郎,不停叮嘱,下次一定要来呀,一定……

    这世上,再没有人比商贾的鼻子更灵验了。

    这是商机啊,一个急待发掘的商机。

    是一个大金矿啊。

    …………

    一下子,西山的印刷作坊便围满了书商。

    书商们疯狂的求购。

    不只如此……

    其他各家作坊,也开始拼命的联络西山的齐国公府。

    希望齐国公府能够准许印刷明颂。

    这个时代,是没有啥版权问题的。

    盗印的事……这些作坊经常干,完全没有丝毫对于作者的尊重。

    可对于方继藩而言,暂时没有这个问题。

    没有方继藩的许可,没有哪个作坊敢盗版这本书,倒不是说古人比之后世的某些盗版商更有节操,而在于,毕竟大家只是谋财,总不至于将自己的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吧!

    显然,在方继藩的跟前,大家的求生欲是很强的。

    等得到了方继藩的许可,按要求缴纳了润笔费之后,京里数十家的作坊,便开始日夜不歇的运转起来。

    数不清的明颂,一本本的印刷完成,而后……火速的落入书商的手里。

    书商们迅速的组织了人力,将一车车的书,火速的送到下头的各个州县。

    州县里……早就等待多时的货郎们,便挑着担子,喜滋滋的将书列入担子里,而后……开始走入乡间。

    交易所里,许多商贾们看着着这些书商,都有些懵了。

    他们这才开始意识到,这个世上,竟还有如此大的市场。

    在以往……人们对于市场的认知,是极有限的。

    毕竟……这个时代能够有消费力的人群并不多。

    商贾们瞄准的……便是这一类人。

    而明颂的畅销……猛地让人意识到……原来在这个世上,不只是这区区数百万人的市场,在另一个本是与世隔绝和割裂的世界里,那市场是当下市场的十倍。

    这明颂的热销,也带动了纸张和油墨作坊的兴旺,以至于许多人对这些市场,开始极看好起来,这大大的反应在了交易市场上。

    几个大作坊,股价都开始飙升,与此同时,拿到了募集来的资金,不少的作坊也开始扩产。

    而这一切……对于朝廷和绝大多数的官人们而言,仿佛是在另一个世界发生的事。

    当然……除了商贾之外,真正关注到了现象的……恰恰是西山书院。

    一些西山书院的生员们,先是对于明颂失望。

    他们本以为,自己的师公或者师祖,定当会写出什么高深的学问,可谁曾想到……居然如此的粗浅。

    可现在……他们却好像是发现了什么。

    一些生员开始告假,溜到附近的乡野中去,开始进行调查。

    很快……有些生员猛地开始醒悟了。

    他们仿佛发现了新的大陆。

    师公威武啊,原来……这才是真正的言传身教啊。

    只短短一个月不到的功夫,喜报便传遍了京师,明颂一月的销量,破百万!

    百万啊……这几乎是恒古为有之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