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五百五十五章:奇书
    刘健这么突兀的一问,让萧敬一时愣住了。

    这修的书,装在盒子里,他哪里敢看?

    稿子是不是拿错了?

    萧敬立即道:“这是奴婢亲自从齐国公的手里接过的,这一路更是不敢怠慢,盒子从未打开,也没有经过其他人的事,刘公……莫要玩笑。”

    这当然不是开玩笑的事。

    这是齐国公的稿子,万众期待,刘公虽是口里说稿子是不是拿错了,可言外之意,又岂不是说,有没有可能是他萧敬办事糊涂?

    这个干系,他萧敬可担不起的!

    刘健抬头看了萧敬一眼,这才意识到自己失言了。

    他的这一番话,确实有些针对萧公公的意味了。

    萧公公毕竟是内宫之首,司礼监秉笔太监,又管辖东厂,身为内阁首辅大臣,是必须与这样的人保持较好的关系才是。

    只是……

    之所以他失言,在于……这一部书稿真的……很怪……

    他翻阅的第一页……竟是黄历。

    黄历啊……

    这黄历不但记录了日期,而且还详细的记录了每一日的凶吉忌讳,自然也少不了农时……

    他方继藩……修的就是这么一部书?

    这黄历还需他齐国公来修?

    刘健细细思量,还是觉得……是不是哪里错了……以齐国公的身份和能耐,怎么会修这样的书?

    他觉得匪夷所思,接下来,他不得不硬着头皮继续的翻阅……

    而事实上……就在此时……

    弘治皇帝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

    因为……弘治皇帝所看的……这书稿之中,竟无文雅,通篇都是粗鄙之语。

    所用的文字………竟是口语。

    什么是口语呢。

    即是人们口头所言的词句,这在任何读书人眼里,都是粗鄙不堪的,因为没有之乎者也,更没有任何的对仗,就更别提押韵了。

    不只如此……这里头的文字,竟是大量的借鉴了草书。

    许多的文字,与当下的馆阁体,字形分明进行了简化。

    这倒也罢了……

    里头的内容……就更加粗浅了。

    弘治皇帝所看到的……并非是老黄历,映入他眼帘的,却是种棉花的三个小技巧。

    如何灌溉,如何播种……

    简单明了。

    弘治皇帝阴沉着脸,继续向下翻阅,接下来一篇,则是……若遇外伤的急救。

    这……就是方继藩修的书?

    这……是何其粗鄙啊。

    宫中藏书无数,弘治皇帝也爱看书,他看了半辈子的书,却从未见过这样粗浅的书籍。

    本来还以为……天下又多一部类似于四书五经的宝典,谁曾想到……

    他依旧难以置信,于是继续翻阅下去,希望寻找到令他眼前一亮的内容,而接下来的,却是勤洗手的好处若干。里头用极粗鄙的文字告诉大家人的手上,因为接触了万物,因而滋生了细虫,不只病从口入,这病也从手入,因而饭前需洗手。

    就这么轻描淡写的话……

    这……这……完了……

    弘治皇帝倒吸一口凉气,心里沉甸甸的,更可怕的……是后头……写的竟是关于孕妇的七个小常识……

    弘治皇帝老脸一红……

    他恍然,猛地抬头……紧接其后,看向刘健……

    刘健皱着眉,继续翻着黄历,黄历后头,则是一些山川地理的小知识,浅显无比,无非是这天下有哪五岳,何为江河之类。

    谢迁已经不忍继续看下去了,他手上分下来的书稿,是一些简易的治病方子。

    见弘治皇帝抬着眼,直勾勾的看着虚空,眼里没有神采。

    显然……对于这等粗鄙之书,弘治皇帝是透心凉的。

    他曾是寄以了极大的希望啊。

    可哪里想到……这方继藩……瞎琢磨这个……

    人有多大的希望,就会产生多大的失望。

    倒是这时,弘治皇帝猛地想到什么,急急的道:“朕……朕曾下旨,还命人传抄了邸报?”

    萧敬一头雾水,却是点头:“是,为了此书,陛下在一个多月之前确实……”

    弘治皇帝又情不自禁的倒吸了一口凉气,而后看向刘健:“刘卿家也看过了?”

    “看过了。”刘健苦笑道:“老臣……觉得……此书……嗯……嗯……嗯……真是有些别具一格啊。”

    嗯,表达的很含蓄,也很给方继藩面子了。

    弘治皇帝哭笑不得:“你就不要为继藩遮掩了,此书真是贻笑大方,倒是让你们都见笑了。继藩这家伙……分明是满腹经纶,偏生却是写出这些不伦不类的东西来,可见他当真是视这学问为玩物,哎……朕惭愧的很。”

    弘治皇帝面上羞红。

    这是自己女婿啊。

    写出这么个玩意,不是贻笑大方吗?

    女婿丢脸,不就岳父也一起丢了!

    于是弘治皇帝转过头,看向萧敬道:“给方继藩传一道旨,申饬他,就说他本该本本分分,而今却是如此戏弄朕,朕不计较他欺君之罪,只是……此书,实是粗鄙,以后权当此书没有修过,不许任何人再提。”

    萧敬一脸诧异。

    他无法理解,为何这么一本书,会惹的陛下如此的不快。

    这方继藩,不是一向最晓得陛下心思的吗?

    萧敬虽是不解弘治皇帝此时的心情,反应却是很快,忙道:“陛下,只怕来不及了……那齐国公在奴婢来时说了,他说……此乃他的得意之作,正指着这书将他的学问发扬光大,是以,前两日,此书大致作成之后,他便命人抄录去了印刷的作坊,命人雕版,进行印刷,要印制出来……奴婢……只怕……只怕这个时候,差不多……这书该流传出去了。”

    弘治皇帝听罢,如晴天霹雳,整个人有一瞬呆了。

    刘健三人,也禁不住面带骇然之色。

    这不是开玩笑吗?

    这样的书,但凡是打着齐国公的名头,势必会有无数人关注,只怕这书一上市,会畅销一阵子,而后呢……而后……

    这足以令朝廷蒙羞啊。

    刘健脸色凝重起来,忙道:“陛下……老臣以为……理应派人,前往印刷作坊,追索回抄本,销毁雕版,若是已印刷了出来,这些书也应立即焚毁,免得……免得令陛下……”

    方才一直默不作声的李东阳,却有不同看法:“陛下,齐国公既是花费了如此的心思,著了此作,会不会是别有它意?他的弟子所著之书,臣是拜读过的,无不是恢弘之作,令人耳目一新,足以细细品味,弟子如此,其师……理当不会如此……如此不堪吧。”

    奉天殿里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弘治皇帝低头,眉头紧皱,道:“朕再看看。”

    他心有点累。

    …………

    印刷作坊,日夜开工,所用的纸张,统统都是最低劣的,一切都以节省成本为前提。

    这些年,印刷业已逐渐开始发展,规模渐渐的增大,某些新的技艺,也开始推广,因而,这边凡有抄本送来,匠人们便能迅速的进行排版,随即印刷。

    尤其是齐国公的书,任谁也不敢怠慢。

    西山有专门的造纸作坊,名曰西山纸业,当然……本来主要用途在于印刷周刊,现如今抄本一送来,这上上下下便开动起来。

    一捆捆的新书,直接印刷而出。

    唯一让人无语的就是……这些印刷匠大多是识字的,只是……这书……很奇怪啊!

    甚至许多的字形,竟是需要进行重新雕版。

    当然……因为字形的简化,反而大大的降低了成本,字形越复杂,所费的油墨越多,而且对纸张的要求也越高,可这简单的字形,虽是重新进行了雕版,却省却了不少的功夫,有匠人用较为低劣的纸张做过一些实验,这等劣纸,本是容易引发墨迹的渲染过度,若是过于复杂的字迹,难免糊成一团,可字形简单之后,虽是显得粗劣,却大致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了。

    除此之外,还有油墨的成本,这油墨的成本其实是极大的,能少一点,印刷个十本百本,倒是看不出来,可一旦印刷的多了,能节省下来的成本,几乎等于是印刷作坊的纯利,很是惊人。

    几个负责校对的匠人看着这书,一头雾水,他们心里都有一个疑问……这……当真是齐国公所著?

    这不对吧……

    齐国公可是高人,他可是桃李满天下……

    只是上头的吩咐,他们却不敢造次,更不敢多说什么。

    很快……书商们便来了。

    他们被召集了起来。

    随即……

    便开始对此书进行了大致的浏览。

    书商们看过之后,第一个印象,竟也是目瞪口呆。一再确定这是不是齐国公所著,最后……心里却还是七上八下。

    似乎,此书唯一的利好,就是价格低廉,不……是极为低廉。

    当然……单看此书的用料,却也知道……这价格高不到哪里去。

    倘若是别人的书,书商们自是懒得再理会了,看看这书写的什么,这样的书送去书铺里卖,这不是笑话吗?

    可是这书出自齐国公,意义就不同了,毕竟……现在全京师,都在期待着齐国公的大作,至少靠这个噱头,就足以能热销几日的,几日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