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五百五十三章:万世师表
    弘治皇帝闻言,笑了:“既是继藩修书,定是经天纬地之作,必可光耀万世。”

    方继藩顿时露出了苦瓜脸,心里憋呀。

    其实这是可以理解的。

    毕竟方继藩有这么多的弟子,有才华的如过江之鲫,不说别的,就说他那几个已经出仕的弟子们,有人创出了新学,有人弄出了国富论,有人修了海图志,还有人诗词无双,都是百年难一出的奇才。

    那么……徒弟如此,师父就必是更厉害了。

    只是方继藩虽是收了许多弟子,偏偏从未修过书,没有等身著作,总不免有些遗憾。

    可现在……方继藩突然说要修书了,自然引人注目。

    可对方继藩来说,这哪里是期待啊,这分明是压力才是。

    方继藩阴沉着脸,尴尬的干笑:“这个……这个……陛下……儿臣只是玩玩。”

    古人极崇尚修书,一听修书二字,便免不得肃然起敬,毕竟……这就是学问,而学问这东西,本就是宝贵的,这毕竟不是后世,学问泛滥,爱学啥学啥,教授人学问的人,自然也就没有了光环。

    可在这个时代,有人肯传授你东西,这几乎就形同是爹了,为啥……正是因为求学不易,学问乃是奢侈品。

    这也是为何,弟子们都将方继藩当做自己的父亲一般了。

    弘治皇帝略带责备:“这是什么话,哪怕你再有才学,这学问二字,岂可说玩玩?这是能玩的吗?”

    方继藩:“……”

    弘治皇帝道:“既要修书,就要端正心态,将他当做极正经的事,切莫有任何闲散的心态。这多少的大才子们,他们最大的梦想便是‘奉诏修书白玉堂,朝朝骑马傍宫墙。’,这是何等大的荣耀。玩玩二字,出了你的口,入了朕的耳,朕自是看你是晚辈,不予计较,可若是传出去,别人如何看待?孔子作春秋,乱臣贼子惧,可见编著书册,有多大的用处。朕知你是有大才,修出来的书,于万世有益,方才期许。可惜……朕没有什么才学,不然,哪里需你去修书?”

    这般一通教训,让方继藩顿时觉得亚历山大,竟是一时不知该说点啥,他想了想,却是道:“儿臣不修了,不修了……”

    不是方继藩不肯修,他是有心修一部书的。

    可哪里知道,会惹来这么多的是非……

    卧槽,你们真拿我当孔子了?

    方继藩忙不迭的摇头。

    弘治皇帝反而有些恼怒了。

    他不喜的是方继藩对于学问的态度。

    学问这东西,岂是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

    “卿乃齐国公,是朕肱骨,岂可朝令夕改,这书,非修不可,来人……”

    萧敬道:“奴婢在。”

    “敕方继藩为总修撰,安心修书,其书修成之后,命人传抄邸报……”

    方继藩:“……”

    真是惹不起,惹不起啊……

    方继藩怕了,匆匆忙忙的出宫。

    坐在马车里,老半天回不过神来。

    其实……他起初真的本着玩玩的态度。

    哪里晓得,只是随手写点什么,自己的弟子们闻讯,下了值,闲来无事便往自己这里跑,总想打探自己修的是什么。

    这事很快就在西山书院传开了,于是西山书院的弟子们,人人议论纷纷,对此津津乐道,只等一睹师公大作。

    街头巷尾,叽叽喳喳个没停。

    现在好了,连皇帝老子也晓得了。

    不成……得赶紧回家。

    回了府,匆匆的赶回书斋,而后将原有稿子,统统烧了个干净,万万不可让人知道这是他的手笔。

    毁掉了所有的痕迹之后,方继藩方才放心。

    可接下来……他又头疼了。

    现在连皇帝都过问了,这书是非修不可,更何况满天下人都在关注着呢!

    自己该修什么才好?

    新学?王守仁早就提出了。

    经济学?那刘文善不但写下了国富论,此后围绕着国富论进行阐述,已经硕果累累。

    开眼看世界,要做世界第一人,呃……徐经貌似已经干了。

    这些该死的弟子,这是吸收了我的营养,逼得我无路可走啊。

    至于其他超前的理论,方继藩却是觉得……显得过于先进了,毕竟……一切的理论,都来源于现实,否则便是空中楼阁。

    方继藩于是开始愁眉苦脸,长吁短叹。

    陛下给自己挂了一个总修撰,真是一个大麻烦啊。

    只怕……全天下都要知道了。

    要知道,这总修撰一职,看上去似乎没什么权势,可需知,自太祖高皇帝开始,便只有内阁大臣才能担任的。

    中原王朝自称为礼仪之邦,这礼仪之邦就来源于传承,何谓传承?不就是书吗?

    有了书,无论是被多少异族侵入,又曾历经过多少昏暗动荡的时代,只要这书本还在流传,这根便在,总有重新焕发光芒的一日。

    可如今……

    方继藩决定先拖延一些日子,他的脾气越发的暴躁。

    等过了十数日,宫中却来了人,竟是萧敬亲自来了。

    萧敬笑呵呵的样子:“齐国公,您好呀。”

    方继藩大喇喇的道:“什么事?”

    “陛下命奴婢来问,齐国公的书,修的如何啦?”

    方继藩:“……”

    萧敬又笑:“公爷,奴婢不过是奉旨行事,陛下对此事,是极看重的,一而再再而三的说,若是在修书的过程之中,有什么困难,大可说出来,朝廷这边会尽力协助,这书是头等大事……”

    方继藩叹了口气道:“最近没有什么文思。”

    萧敬点头:“陛下自晓得齐国公您总也有疲惫的时候,所以让您不必过于操劳,奴婢奉旨来,只是问问而已,这急不来的,齐国公您若是修不出,在家歇着便是了。不过……”

    方继藩皱了皱眉道:“不过什么?”

    “不过也不知是谁,在陛下面前说,您过一些日子要和太子殿下去后山游猎,陛下知道了此事,便说了,齐国公您……还是先将心思收一收,太子殿下游手好闲,可齐国公却担着天大的干系,满天下都等着齐国公的旷古大作出世,切切不可……散漫啊。”

    方继藩一拍案牍,厉声大喝:“连出去玩玩都不成?”

    萧敬立即道:“呀,呀……齐国公,这不是奴婢说的呀,这是陛下说的,陛下是怕您分了心。”

    方继藩咬牙切齿,突然又乐了:“好了,知道了,多则一月,少则半月,我这书便修出来,好了,滚吧,再敢在我面前碍眼,别说我不给小藩面子,我不打死你,便不信方。”

    方继藩令人恐惧之处就在于,无论多么离谱的事,自他口里说出来,就保准能兑现的,说打死你,就肯定要打死你,哪怕是萧敬,都不敢保证自己的绝对安全。

    萧敬打了个冷颤,就立即道:“是,是,是……”

    方继藩叹了口气,这书,是真的不修不成了,而且还要赶紧的修,如若不然,便真和囚禁没有什么分别了。

    方继藩不敢迟疑,索性躲在书斋里写写画画。

    过了两日,王金元上门,道:“少爷……那曲阜那边……又来书信了。”

    方继藩只抬头看了王金元一眼,口里则道:“哪一个狗东西来书信了?”

    王金元喜滋滋的道:“自是曲阜的那一位……那一位……”

    王金元虽是个商贾出身,可是……对于孔圣人,还是极礼敬的,因而……不好直呼名讳。

    方继藩气定神闲的道:“说了些什么?”

    “他说自得了齐国公的批评,便在家禁足数日,于列祖列宗宗祠里,面壁思过,而今已是幡然悔悟,说齐国公教诲极是,齐国公乃是前辈,他堂堂圣人之裔,竟是以年齿而论,实是惭愧万分,现在已是在府中,命众祭官,翻阅典册,以区分齐国公的辈分。除此之外,他还命人,带来了一些山东的特产来,还请齐国公笑纳,还说齐国公乃是前辈,有什么事,修书一封,吩咐即可。又说齐国公弘扬圣学,他心里极佩服,有许多事,都希望能和齐国公讨教一二。”

    方继藩抿抿嘴:“我竟突然也喜欢和曲阜的人打交道了,难怪历朝历代,大家都喜欢他们。看来,他们也是有其过人之处啊。他说有什么吩咐,尽管提出来?这个要求……是不是有点过份了,我还想为了弘扬圣学,将他们统统送去黄金洲……”

    王金元吓得脸都绿了,连忙摆手道:“使不得,使不得啊,倘若如此,至圣先师如何祭祀?”

    方继藩道:“又没让衍圣公亲自去,只是让他的族人们去而已,他是至圣先师的嫡亲血脉,可其他族人,难道就不是至圣先师的子孙?他们家人口这么多……”

    王金元:“……”

    方继藩心里却想,早就传闻衍圣公府对于自己的族人并不好,除了近支锦衣玉食之外,那些远支,几乎都已经沦为了佃户,境遇极惨,甚至困于自己的身份,随意被家主盘剥,这样也好,我方继藩还是很尊敬圣人的,送他的一些子孙去黄金洲,也算是让这些可怜的人安居乐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