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五百四十八章:按在地上摩擦
    方继藩到了中堂,这里早已是人满为患。

    其实不止是堂中的人,在这方家的外头,还有不少人。

    乌压压的,足有数百之多。

    都是闻讯之后,匆匆赶来的。

    这些人都是坐卧不安的样子,面上带着明显的焦虑之色。

    要完蛋了啊,真正要完蛋了。

    从前是借了贷的人死得快,现在好了,这些较为谨慎,还保留了土地的士绅,现在一个都跑不掉了。

    真的是欲哭无泪啊。

    片刻之后,先是一队护卫明火执仗的过来。

    齐国公不久之前遇刺,现在随身有百来个护卫保护,也不算是过份。

    众人见了方继藩来,个个想要开口说点什么,可口一张,又不知该怎么说。

    好在那王世勋是见过世面的人,当先上前,作揖道:“见过齐国公……”

    方继藩目不斜视:“你是何人?”

    王世勋微笑着道:“鄙人清河王世勋。”

    “王世勋是哪一根葱,没有听说过。”

    这是赤裸裸的打脸啊。

    好歹是有头有脸的人,当面说这样的话,一点都不含蓄,王世勋面上依旧保持着微笑,却是忍了。

    当然,他毕竟和方继藩接触不多,若是接触久了,知道除了皇帝,这方继藩对谁都是这样说话的,说不准心里还会好受一些。

    王世勋道:“鄙人山野樵夫,贱名不足挂齿,齐国公没有听说过,哈哈……也是情理之中。”

    方继藩已坐下,喝茶,头也不抬:“说罢,何事?”

    “我等来此,只是有一事相询,敢问齐国公,这……这……今日张榜,里头说西山钱庄的土地……”

    “噢,是有这么回事。”方继藩放下了茶盏,露出了一副义正言辞的样子:“众所周知,我方继藩视百姓如赤子,这天底下,我方继藩谁都放不下,这心里,唯独放得下的就是百姓啊。百姓们,日子过的太苦了,吃糠咽菜,衣不蔽体,苦不堪言,我方继藩是读过书的,孟圣人那狗……不,孟圣人他老人家是怎么说的?民贵君轻,对不对?你们也都是读过书的,应该听说过这句话吧,本公爷对此深以为然,这天底下,还有什么比百姓们更紧要呢?百姓们活在这世上,无非是衣食住行而已,没有衣服,就不能御寒,没有饭吃,百姓们就要饿死啊,我方继藩岂忍在此大鱼大肉,却让百姓们孤苦无依呢。”

    方继藩又道:“昨夜我做了一梦,梦中见孔圣人到了梦里对我说,小方啊,你很有前途,这些年,为这天下做了许多事,圣人他死了上千年,可心里也和我一样,记挂着这黎民百姓,圣人说着,便生气了,说是神州大地,赤贫者如过江之鲫,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你方继藩是本圣人的嫡传弟子,怎么能放任不管呢。”

    王世勋:“……”

    说实话,敢自称孔圣人嫡传弟子的人,还真没有……

    偏偏做梦这等事,谁也不能反驳。

    虽明知方继藩是在瞎说,却还能说啥?说他乱编?可也得顾念自己的人身安全呀!

    方继藩说到此,痛心疾首的道:“今日梦醒,我方知自己罪过,圣人他老人家真的不容易啊,他是有大德之人,我辈读书人,摸着自己的良心说,是不是该拿出钱粮和土地来,周济天下?”

    王世勋人等俱都沉默。

    突然,方继藩一拍案,桌几哐当一声,把一群沉默的人又吓得心里咯噔一下。

    方继藩朗声道:“我方继藩不才,钱粮是没有多少,可是有地,地也不多,区区一亿五千万亩而已,拿去周济百姓,怎么,难道还有人想要拦着我方继藩做好事?来,说说看,是谁这样大胆。”

    众士绅们一个个铁青着脸。

    你做好事,关我们什么事,可你这狗东西,是在砸锅啊。

    可无论怎么说,方继藩的话里,挑不出丝毫的错来。

    王世勋急了,忙道:“齐国公高风亮节,学生人等,佩服的很。只是……只是……百姓们的日子过的不错,这些年来,无灾无难,并没有人饿死,齐国公这般将土地免租,只恐会引发谷贱,谷贱伤农,还请齐国公三思。”

    方继藩冷笑,摇头道:“这个不劳挂心,反正伤也不是伤寻常百姓,百姓的耕作,自己吃喝都才勉强够了,多余的粮食也是有限,何来伤农的道理?”

    “我还巴不得贱一点呢,这城里的匠人和学徒也要吃喝,要吃喝就要买粮,粮食太贵了,他们吃什么?”

    王世勋更急了:“这一旦免租,可就收不回来啦,所谓由奢入俭难,由俭入奢易,齐国公有没有想过,一旦开了这个先河,那些佃农们吃饱喝足,往后……若是遇到了什么天灾,他们稍稍饿了肚子,可就未必感激齐国公了。”

    方继藩听着好笑。

    想来王世勋人等,也是实在找不到理由了。

    当然……这等说辞,若是两世为人的方继藩觉得可笑,可在这个时代,却是未必。

    遇到这样无理之人,方继藩往往比他们更没有道理:“这和你有什么关系,他们感激不感激,我就是要免租,狗东西,这是你能说的话吗?”

    王世勋想死。

    可是……大祸即将临头。

    都到了这个份上,他能说什么。

    自是无论如何,也要想尽办法阻止此事。

    见方继藩无动于衷,他立即道:“何况一旦如此,地价一定暴跌,齐国公,学生也是为了您打算啊,这将触犯多少人的身家性命,如此涉及到了性命攸关之事,怎么可以如此草率呢,学生只恐有人不平则鸣,甚至……引发起了大乱,到时少不得要血流成河,齐国公爱民,怎么忍心看到这样的状况呢。”

    终于还是来了……

    这几乎是赤裸裸的威胁。

    你方继藩难道不怕逼得有人造反吗?

    一旦反了,可就不是你方继藩能控制的住的。

    方才其他亦是慌乱的士绅听了,顿时有了几分底气。

    对啊。

    你方继藩试试看,真以为咱们这些在地方上有钱有粮的人,是吃素的?

    历朝历代,得罪了士绅的人,有几个有好下场?

    方继藩不听还好,一听,顿时忍不住大笑。

    这大笑格外的刺耳。

    王世勋等人觉得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侮辱。

    一个面红耳赤。

    接着,见方继藩抚掌道:“怎么,谁要造反,谁敢造反?是你……还是你……”

    王世勋连忙摇头:“学生说的是其他人。”

    方继藩激动的不得了:“若是如此,这就好极了,这免租的土地策中,我早已想要添加一条,但凡家中有人入伍从军者,可免租田百亩,你看……他们全家都可因此而受益,一百亩地,足够一家老小过上好日子了,有了这些免租的田,朝廷的粮税收起来也是轻而易举。朝廷有钱有粮,兵源也是充足,我就想看看谁想反,从太子殿下,再到寻常的兵卒,只怕都巴不得有人反了呢,正好杀了这些叛逆全家邀功,一个都不放过。”

    听到此处……士绅们脸色一白,心里彻底的寒了。

    给予入伍者优待?

    授免租田百亩?

    这……倒是颇有几分唐朝时的府兵策略了,唐朝初期,正是凭着这样的策略,才缔造了大唐强盛的军马。

    士绅们仿佛可以看到,一但有人造反,西山这儿,只需一支命令,数不清的青壮,踊跃入伍,朝廷大量的钱粮撒出去,他们骑着马,提着火铳或是精制的刀剑,遮天蔽日一般,杀向叛军。

    有人不禁打了个寒颤。

    话说到了这个份上……人们悲哀的发现……

    这一次……真的是神仙都难救了。

    要大义,大义在方继藩手里。

    要动兵,方继藩能把他们按在地上摩擦数百遍。

    比人……人家的人比你多。

    比银子,人家的银子能砸死你。

    士绅们瞬间炸了,这堂中进来的一群士绅代表,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仿佛棺材就在自己的脚边上。

    王世勋顿时觉得自己心痛得厉害,他急促的呼吸,陷入了绝望,而后……不禁咬牙切齿的道:“齐国公……你今日敢做这样的事,他日可不要后悔,历朝历代,齐国公可曾见王莽、王安石这样的人,会是什么样的下场……今日该说的都说了,齐国公切莫自……”

    他本想说切莫自误……

    可误自没出口。

    猛地……

    方继藩眼里掠过了怒意。

    没有人可以这样和方继藩说话。

    哪怕是我方继藩要碾压你们,你们也不能说。

    方继藩在此时,掏出了短铳……

    王世勋眼前一花。

    还没等他明白怎么回事。

    砰!

    刺鼻的硝烟弥漫。

    啊呀……

    王世勋正张脸都拧成了一团,手用力的捂着自己的大腿,那大腿血流如注,一下子染出一片刺眼的红,他发出了哀嚎:“好好的讲道理,怎可……怎可如此……啊呀……”

    .....

    推荐一本书,《秘宝之主》现代修真类型。

    新世界,天命觉醒,异宝纷现。各类新宝,品类繁多,威能各异。少年掌上古至宝,驾临诸宝之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