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五百三十四章:至京
    李举人感觉自己的脑子要炸了。

    他的家距离港口很近。

    因而,一路狂奔。

    等到了港口处,不必辨别,便可看到前方有一处码头人山人海。

    这一刻……他突然热泪盈眶。

    沿途上,他居然看到了不少的读书人。

    这些读书人,曾是他旧有的同窗,亦或是曾有过几面之缘的。

    可在这个时候,李举人来不及打招呼。

    他一路气喘吁吁,心里却还是有几分不可置信的样子。

    等他上气不接下气,终于抵达了人潮处时,便拼命的推挤上去。

    附近来的有商贾,有闻讯而来的地方文武官员,有官兵,居然嘈杂一片。

    有人大叫道:“都让让,都让让,要谨防宵小之徒,之前有人要谋害齐国公,谁晓得这里会不会混进来刺客。”

    于是乎,那些人更是朝里挤。

    怕了,真的怕了啊。

    若是再来谋刺一下,就真的完了。

    齐国公真的在此处……

    李举人在人墙之外,更是急迫了,拼了命的朝里头钻,好不容易钻了进去,果然……看到一青年人,前呼后拥的,护卫和文武官员作陪。

    这青年人只背着手,颐指气使的模样,犹如凯旋而归的将军,口里客气道:“我可想死诸位啦。”

    听听这话……这人不是有病吗?

    可是……这就没错了。

    齐国公不就是他NIANG的有脑疾?

    竟真是齐国公……

    是他!

    李举人这一刻,心里激动不已,滚烫的泪水,自眼角滑落下来,他脑海里一片空白,看着那俊秀的年轻人,看着他指指点点春风得意的模样,李举人感觉自己的身子都要酥了。

    他的身体混在人群之中,犹如波涛中身不由己的扁舟。

    下一刻,内心深处的一股火焰,猛地蹿起。

    随后,李举人疯了似的朝着方继藩的方向,拨开了人群。

    趁着护卫们的空隙,猛地冲上了前。

    方继藩有点发懵……

    还来?

    不过很快,方继藩气定神闲了,他心知这电光火石的一刹那,自己的身后,有王守仁守护。

    眼前这个读书人,显然没有取出什么凶器,只是一把冲到了方继藩的面前,就在王守仁出手即将如电一般捏住他的脖子时……

    肆虐的泪水,却自这李举人的眼里流出来,他抱住了方继藩,滔滔大哭道:“齐国公……齐国公,你竟还活着,老天爷,它有眼啊……”

    王守仁的手,在空中僵了一下,而后收了回去,只是依旧表现得极警惕。

    李举人依旧恸哭道:“学生……学生是无一日不盼着您起死回生啊……我……我……学生……齐国公你是有所不知啊,自打这噩耗传来,学生的日子,没法过啦,家人去买米,人家不肯卖,差役们突然登门,个个凶神恶煞的。学生一子一女,女儿的亲事,也被人退了。儿子在外头,被人打了……被打得面目全非哪。齐国公倘若不回来,学生就没法儿活了,一家老小,真不如死了干净。外间都在说,是学生这样的读书人对齐国公不利,可是冤有头债有主,与学生这样本分的读书人有什么瓜葛和牵连……齐国公啊齐国公,您现在回来,学生才有活路,您……”

    他是动了真情,哭的死去活来,抱着方继藩,死死不肯松开。

    其余之人听了,俱都默然起来。

    这些天津卫的父母官,大多都是唐寅的门生故吏,齐国公一死,他们便前途未卜起来,有哪一个心里不焦灼呢?

    至于来此的商贾,现在万物齐跌,不少人直接破产,哪怕是还在支撑着的,也是摇摇欲坠,今日不知明日事。

    寻常的百姓,又何尝没有受到波及呢!

    因而……有人带了头,众人竟都是呜呜的哭起来,士农工商,竟都在此,个个泣不成声。

    居然……回来了。

    大家有救啦。

    站在此的人,无论是什么样的身份,可终究都是血肉之躯,凡夫俗子,就算平日口里说的再如何高尚,终究是脱不开衣食住行,脱不开父母妻儿,这些日子,哪一个不是在惊惶不安中度过呢,甚至有多少人,因此遇害。

    趋利避害,乃是人的本能,现如今……方继藩一回来,却令所有人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不是方继藩死而复生,而是大家伙儿劫后余生啊。

    方继藩掰开李举人的手,后退一步,一脸嫌弃的大叫道:“你的鼻涕粘在我的脸上了,滚开,狗东西!”

    方继藩历来就是这般嫉恶如仇,如此的耿直。

    李举人听罢,非但不怒,却是脸带惭愧之色,泣不成声的拜倒在地道:“学生万死。”

    众人听到滚开二字,心里又欢喜起来。

    早就传闻齐国公性子耿直,绝不遮掩,这样的真性情,从古至今,世间少有,其实很多人是没见过方继藩的,只是听大家说他是,又见文武官员作陪,这才将信将疑。

    可现在……有了这滚开二字,就好像心里的大石落地,那种自内心深处涌出来的喜悦和欣慰,顿时使他们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欢欣起来,就好像过年一样。

    方继藩的心情却不大好了,连忙取了帕子,擦拭身上的拙物,一面怒骂道:“瞎了眼的狗东西,我这衣衫,名贵的很,你赔得起吗?是不是非要逼的我生气才好,我脾气已经好很多了……”

    身后,王守仁的视线在周围扫了一眼,担心的道:“恩师,这里的人越聚越多,恩师……我们还是立即回京为好。”

    方继藩点头,但想了想,见许多人还在感动之中,立即轻声道:“伯安,有一件天大的事,事涉到了万民的福祉,关系着无数贫苦百姓的出路,非要你去办才成。”

    王守仁一愣,不解的看着方继藩。

    恩师就是大手笔,随口一句,就是苍生社稷。

    “请恩师教诲。”

    方继藩慎重的道:“你赶紧的,先骑快马,速速赶往京师,当然,不可让任何人都知道,尤其是不能让朝廷知道,你到了京师,先寻王金元,只告诉他一件事,为师很快就回来,他会知道怎么做的。”

    王守仁又是一愣:“恩师,这……”

    方继藩叹口气,幽幽的道:“这天底下,这么多为富不仁的狗贼,他们占据着财富,贪婪无度,有了一,就想着二,得陇望蜀,却殊不知,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些财富在这群狗东西身上,这是暴殄天物啊。好啦,时间来不及了,你赶紧的去,为师随后就到。咱们都快马加鞭,可是……你得比为师快马加鞭还要快,这沿途不可歇息,不得下马,你骑术最好,为师也最看重你,这才将如此重任交到你的身上,好啦,不要再啰嗦了,快去吧,到时,你会明白为师的良苦用心的。”

    王守仁每日思考,并不傻,他隐隐的猜测出了点儿什么来。

    因而,他看着恩师焦灼万分的样子,竟是无言以对。

    可师命如山,王守仁再无犹豫,朝方继藩作揖道:“恩师保重。”

    方继藩豪爽的道:“放心,为师有七八百水兵保护呢。”

    于是王守仁毅然决然的转身,很快就消失在了人潮之中。

    此时……绝大多数人只是隐隐听到了消息。

    可事实上,亲眼见方继藩活蹦乱跳的人不多,就算是见着了,心里也在万千的感触之中。

    而至于那些没有亲见的,其实……肯相信方继藩死而复生的人却也实在不多。

    毕竟,这么多日子以来,流言蜚语满天飞。各种都是齐国公复活,或是齐国公没死,又或者有人看到齐国公进了神仙庙里,成仙了。

    这市井坊间,什么流言蜚语都有。

    因而……天津卫里虽到处都在传死而复生的事,可事实上,相信的人实在不多。

    方继藩也不愿在此逗留,很快就上了马车,命人快马加鞭,朝京师赶去。

    …………

    京里,眼看着即将到达方继藩的四七。

    所谓的四七,便是以七日为单位,有头七、二七、三七、四七、五七直至七七四十九日的七七之分。

    头七时,弘治皇帝亲往祭奠,命人念诵了祭文,呜呼哀哉,以至弘治皇帝当时也是泣不成声,尤其是想到,方继藩尸骨无存,想到方继藩平日的音容笑貌,又觉愧对自己的女儿,竟是生出了自责之心。

    是啊,若非是自己采纳了方继藩的废除八股,何来这一场灾祸。

    方继藩这完全是为了大明的江山社稷啊。

    如此忠臣,竟是惨死于贼子之手,世上还有什么比这更令人惋惜和悲痛的事吗?

    因而,头七之后,弘治皇帝又大病了一场,到了四七,身子好了一些,又下了旨,前往祭奠。

    萧敬对此,觉得极诧异,忙是苦劝:“陛下已是去过了,何故又再去?陛下的龙体要紧啊……”

    弘治皇帝整个人显得无精打采,他已罢朝许多日了,淡淡道:“朕最遗憾的事,是继藩尸骨无存。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方家数代单传,好不容易到了他这里,才勉强开枝散叶,谁晓得……竟是英年早故,此上天不仁啊,朕每念及此,便悲不自胜,朕不知道,这冥冥之中,方继藩若是有灵,是否在那灵堂里,朕终究还是想趁着这些日子,多去看看,若他在,能看着朕,朕这一些舟车劳苦,又算的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