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五百零三章:斩草除根
    这苏锦所言,不过是最粗浅的道理。

    其他的儒生,个个面上没有丝毫的表情。

    因为这在他们看来,苏锦的水平,实在是太低了。

    可是……

    这番话,却依旧还是致命的。

    苏锦将苏莱曼皇帝捧得极高,处处都是以苏莱曼皇帝至高无上为前提,每一句话里,都是为苏莱曼皇帝的利益为准则。

    是以,当他问出你们是何居心的时候,这就诛心了。

    你们不以皇帝的面子和利益为考虑,却处处都在若是继续新制,对于臣民们会怎么样,臣民们会如何抱怨,那么……你们的眼里,还有苏莱曼皇帝吗?

    苏莱曼坐在御椅上,面上深不可测,目光却也落在了这些旧臣们的身上。

    当通译将苏锦的话一五一十的翻译给了旧臣们听时。

    这些旧臣们,却是炸开了锅。

    有人道:“哼,你们是什么人,你们不过是东方的蛮子,不信神明,在此蛊惑苏丹……”

    苏莱曼听到此人依旧还称呼自己为苏丹时,眉微微的一挑,却依旧不露声色。

    这人继续慨然道:“这里是我们的故土,我的家族,可以追溯到卡伊时代,从那时起,我的先祖们就在神明的指引之下,追随苏丹作战,现在你们一群外邦人,竟在此指责我的居心?苏丹……”他看向苏莱曼,咬牙切齿的道:“您还记得您的父亲吗?您的父亲在世的时候,曾与我一道游猎,并肩作战,我们曾在匈牙利作战,曾在……”

    苏莱曼面无表情,似乎是在权衡。

    “住口!”一个儒生站出来:“坐在你面前的,乃是皇帝陛下,皇帝则,至尊也,他的父亲,乃是先大行皇帝,上天之子,你也配与他并肩?你说你的祖先,追随皇帝的列祖列宗,乃是神明的旨意,哼,我大奥斯曼皇帝,便是神明,在天下人眼里,即是如此,敢问,你的神明是谁?”

    “胡说!你胡说。”这个卡夏,已是愤怒了,犹如一头愤怒的狮子,他攥着拳头,怒视着这儒生。

    可这儒生,却也是一脸凛然正气。

    “够了!”突然,苏莱曼皇帝开口了。

    他站了起来,眯着眼睛,依旧还是气定神闲:“现在所议的,乃是平叛之事。”

    他用的乃是汉话。

    于是通译忙是向旧臣们翻译。

    苏莱曼皇帝又道:“可是尔等,却在此做口舌之争,诚如苏先生所言,朕将亲率禁卫军讨伐不臣,将这些乱臣贼子,悉数诛灭,只有他们所有亲族的血,才可以洗刷他们的罪孽。至于你,阿克约尔,你竟敢在朕面前如此的造次,如此侮慢朕,是不将朕放在眼里吗?”

    这叫阿克约尔的人,不禁敬畏的后退了一步,可似乎又有一些不甘。

    苏莱曼凝视着他,苏莱曼的眼睛里,杀机毕现,这可怕的眼睛,令人生畏。

    苏莱曼继续道:“朕早就下旨,所有人,都将改汉名汉姓,你可改了吗?”

    “我……我的父亲已经赐予了我姓氏。”

    苏莱曼眼神却是平静了下来,他口吻平和的道:“那么,我要求你学习汉话,你可曾学习过吗?”

    “我……”

    “你还自称我!”

    “我……臣……”

    “你仗着自己祖先的功劳,就敢如此的无礼,将朕的话,统统没有放在眼里,你可知罪。”

    阿克约尔正色道:“我向上天起誓……”

    “来人!”

    数十个禁卫军此刻,已是虎视眈眈,他们按着腰间的弯刀,如狼似虎的冲进来。

    “拿下他!”

    此言一出,旧臣们哗然,他们错愕的看着苏莱曼。

    显然,他们低估了这个年轻人。

    禁卫们毫不迟疑。

    这来源于奥斯曼禁卫军的军制。

    禁卫军并非来自于奥斯曼本族的军马,而是从被征服的巴尔干斯拉夫人家庭中,选出一些最强健的男童,接受军事训练,组成一支称为新军的部队。

    这些人被称之为苏丹亲兵,他们的成员定期接受评选和审查。他们是奥斯曼帝国最有战斗力的军人,首选主要是希腊人、保加利亚人、阿尔巴尼亚人、塞尔维亚人及波斯尼亚人以及斯拉夫人。若士兵有才能,可被提升至卡夏,甚至国相。这些新军是奴隶,也是军队的中坚,以残忍和纪律严明著称。

    因而,对于他们而言,他们唯一侍奉的就是奥斯曼的君主,他们甚至不关心他们忠心的到底是皇帝还是苏丹,更不关心,皇帝希望他们学习什么语言,皇帝让他们学习土耳其语,他们便学习,让他们学习汉话,学习儒学,他们也绝不会有丝毫的疑虑。

    毕竟……无论是什么语言,都和他们的母语没有关系。

    而只有忠诚于皇帝,也只有皇帝,才可以给予他们一个未来。

    禁卫拿住了阿克约尔,将他拖了出去。

    “今日就议到此吧,准备集结军队,昭告天下,讨伐叛乱,任何人胆敢从叛,都将被诛灭。”

    旧臣们此时惶恐不安,纷纷告退。

    待所有人都走了。

    苏莱曼又回复了温和之色,他依旧是一个有修养的人,无论是微笑还是愤怒,在内心深处,都是自己左右权衡过的结果。他绝非是鲁莽之辈!

    一旁,一个负责记录的儒生也预备告退。

    苏莱曼突然叫住他:“你叫什么?”

    “学生陈晔。”

    “噢。”苏莱曼笑吟吟的道:“方才你一直都在为起居做注,听说你们有修史,并且让后人以史为镜的传统,这是一个伟大的传统,因而,朕也愿意,请你来记录我的言行,好让后世人知道。只是,你在记录时,见我拿下了阿克约尔,你怎么想呢?”

    “吾皇圣明,明察秋毫,自有明断。”

    苏莱曼颔首点头。

    这些儒生们说话很好听,处处都维护自己的利益,这是自己最直观的感受。

    “你不必害怕,可以畅所欲言,朕该拿这阿克约尔怎么办,他出自一个显赫的大家族,如他所言,他的先祖们,就已立下赫赫功勋,而他还曾和我的父亲……有着极深厚的友谊。”

    陈晔看了苏莱曼一眼:“其实,陛下已经有了答案。”

    “有了答案?”

    “是的,当陛下下令拿下他的时候,其实就已经头了答案,此人家族实力雄厚,乃是显赫的名门,陛下既然拿下了他,此人一定心怀怀恨,若是陛下放过了他,不啻是放虎归山,现在旧臣之中,依旧有许多人对陛下的举措心怀不满,他们还拿过往的功绩,要挟陛下。现在……不正是杀鸡吓猴的大好时机吗?”

    “陛下啊,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若是不能做到斩草除根,那么将来……”

    苏莱曼瞬间明白了什么。

    他深深的看了这个孱弱的儒生一眼:“真的有必要吗?倘若阿克约尔还保持着忠诚呢?”

    “陛下的一切旨意,都需以维护社稷个纲纪为准,一个阿克约尔,或者说,一个家族,即便再显赫,与社稷相比,孰轻孰重。”

    苏莱曼的眼里,已掠过了一抹杀机。

    他平静的道:“你说的对。”

    ………………

    第三章送到,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