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治世能臣
    弘治皇帝听了陈彤等人的话,心里不禁得意。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嘛,经营之道,被就是从细微处开始做起,而后徐徐图之。”弘治皇帝发出了感慨。

    转眼之间,几千两银子就省下来了。

    刘健等人,个个觉得此言甚合自己的心意。

    于是,刘健捋须,摇头晃脑:“陛下所言甚是,经营之道,无非是持之以恒,再教之以方。最忌的就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陈彤道:“臣一定向陛下多多学习。”

    当日……

    陈彤亲自主抓生产。

    各道的工序,他大抵心里了然。

    既然陛下节俭,那么作为臣子的自己,就更该效仿了。

    这是他极好的表现机会。

    他手里捧着一个破旧的茶壶,里头也没斟茶,而是一壶热水,就这般,对着茶壶嘴,偶尔饮一口,竟也是自得其乐。

    他有心要干事业,知道自己仕途的转折点就在眼前,自是不肯松懈。

    见到有匠人将大量的盐巴丢进了鱼里,气咻咻的冲上前:“你们这是要做什么,这般奢靡无度,这……这是暴殄天物啊,省着点儿,省着点儿。”

    好在陈彤是个有涵养的人。

    虽然恼怒,说话却还是慢条斯理,他脑海里,还想着太子殿下那嚣张跋扈的样子,开口就问候别人的家人。

    我陈彤就不一样,我陈彤是个讲道理的人。

    那匠人想说点什么。

    陈彤道:“当今东家已经换人了,你们竟不知吗?东家是个节俭的人,尔等若是还想在此办差,就需有眼色。”似乎觉得自己的话说重了,他放下了茶壶,朝他们作揖一礼:“有劳啦。”

    就这么观察了一日,陈彤到了公房去见弘治皇帝。

    不过弘治皇帝此刻,正在公房里待客。

    为了节省,弘治皇帝早将仆从们裁撤了。

    弘治皇帝不屑于耍花招,将宫里的人叫来伺候自己,同时节省作坊里的开支,因而,索性亲力亲为。

    他一袭青衫,亲自给来客斟茶。

    这来客总觉得弘治皇帝眼熟的很,不过……却也没有多想。

    只是知道……一下子这里换了主人,却不知是什么缘故,因而……特来试探一二。

    来人是关中的商行大掌柜,姓刘。

    刘大掌柜掌握着关中诸多的渠道,其背后的资本,是不容小觑的。

    双方彼此寒暄。

    这刘大掌柜,很快就和弘治皇帝自来熟起来。

    弘治皇帝笑吟吟的请他吃过了茶,自觉地这商贾挺可爱的,和他们说话就是很好听。

    “听说上月,刘大掌柜自作坊里进了七千多瓶的货物,此番来,一定也是希望能够多备一些货吧。”

    “这个……”刘掌柜上下依旧打量着弘治皇帝,却是笑吟吟的道:“这不太好说,你也知道,现在买卖做的艰难,处处都要银子,现在关中又发了大灾,小老儿说来惭愧的很……下月的备货,却不敢过于冒险……”

    弘治皇帝顿时心里遗憾起来。

    可听对方说到难处,尤其是关中大灾,弘治皇帝是有所耳闻的,忙是颔首:“不是朝廷已去赈济了吗?”

    “即便是赈济,损失还是不小,因而才谨慎,弟此番只打算备三千瓶的货。”

    弘治皇帝:“……”

    一下子从七千降到了三千。

    好吧……关中大灾了,有什么法子。

    他勉强露出笑容:“也好,也好,你放心,三千瓶,到时自是如数交齐。”

    那刘掌柜又和他寒暄了几句,便起身告辞。

    他出了这公房,便有随从下楼去给他预备车马。

    这刘掌柜在扈从的搀扶下上车。

    扈从随口道:“老爷,这十全大补露,如今时兴的很,关中都在抢购,老爷做的是大买卖,势必已拿下了此月最大的货单了。”

    来之前,刘掌柜确实是想要加订单的,至少也需一万瓶以上。

    只不过……

    刘掌柜却在此刻,叹了口气,心里正无处发泄呢,这扈从本是自己的心腹,于是驻足,道:“哪里,此次只订了三千瓶。”

    扈从大惊失色。

    要知道,这十全大补露,大家伙儿可都在抢购呢,抢到了就是赚到啊,怎么老爷却是反其道而行。

    刘掌柜道:“这里的东家,换了主人,也不知怎么的,突然就换了路数。这新主人,节衣缩食,全身的家当,看上去也不过寥寥数两银子,还亲自给老夫斟茶,老夫思来想去,觉得不对劲,那新东家,看着面善,说话也客气,却不像是个有底气的人,心里总觉得不踏实。做买卖嘛,牟利当然是最紧要的,谁不晓得,有了这十全大补露,能生利呢。可更紧要的,还是稳妥啊,下一万多瓶的订单,便是将十万真金白银,押在了作坊里,倘若这作坊里稍有什么闪失,那就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为了蝇头小利,而折了本金,这买卖还能做吗?”

    “所以……老夫先订三千瓶,且先试试水,走一步看一步。”

    说着,刘掌柜上了车,他阖目,努力的回想着和弘治皇帝交涉的细节。越发的觉得……这背后藏着猫腻,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

    这作坊……十之八九是出问题了。

    而且可能是大问题,说不定,连自己三千瓶的定金,都要折了。

    …………

    刘大掌柜前脚一走,后脚,陈彤便进去,先给弘治皇帝行了礼,弘治皇帝欣赏的看了他一眼,这一日下来,陈彤都在鞍前马后,一看,就是精明能干之人。

    弘治皇帝最喜欢的,就是这样的人。

    毕竟刘健和李东阳年纪都老迈了,虽也在作坊里独当一面,可总是不太让人放心。

    而陈彤不一样,正在壮年,又精明能干,有他在,这作坊大小事务,可以令弘治皇帝高枕无忧。

    弘治皇帝道:“卿家,现在这作坊运行的如何?”

    “好的很。”陈彤正色道:“不过臣在作坊内外走动,发现了十几个问题,这些问题,或大或小,都是太子殿下此前的积弊,臣觉得,为了增加作坊的营收,不吐不快。”

    吓……

    弘治皇帝听到十几个问题,吓了一跳。

    太子此前,居然这么糊涂,制造了这么多问题吗?

    而这陈彤,倒是真的很有一番样子,短短一日之间,居然……

    弘治皇帝打起精神,给自己筛了一杯温开水,饮了一口:“来,且说说看。”

    …………

    第三章送到,求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