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四百七十章:大喜临门
    明伦堂里鸦雀无声。

    所有人错愕的看着弘治皇帝。

    他们脑子还是有点转不过弯来。

    我们这只是借古讽今,不不不,是借奥斯曼,讽一下大明而已。

    身为一个儒者,一个有风骨的文人,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

    可陛下这啥意思,还当真了?

    弘治皇帝看着这些哑口无言的士人们,激动的道:“朕也希望知道礼仪之邦该是什么样子,更想知道,奥斯曼诸先君主们有何贤明之处,诸卿去后,不必急着回来,好生在那里学习,此次,朕有劳你们了。这所关系到的,乃是大明的国本大事,朕为了促成此事,定要不惜一切代价,诸卿们想来也是仰慕奥斯曼久矣,此去,必定能如鱼得水。”

    “至于有人说身体有所不便的,这自是无碍,我大明的车马,可免去颠簸,噢,倘若诸卿还有亲眷要通往,那更是再好不过了,朕一直听诸卿说,我大明有诸多失德之处,可到底失德在哪,如何解决,朕却无头绪,正需诸卿当朕的眼睛和耳朵,去听,去看。至于诸位沿途的照料,这自是无碍的,朕也知苏莱曼王子最是礼贤下士,将诸卿奉若圭臬,这沿途定是悉心照料。好啦,朕还要去向太皇太后问安,近来她身子偶有不适,今日就议到此。”

    用给太皇太后问安的理由,简直就是无懈可击,懒得跟你们说,反正已经决定了,以后你们也别想见着朕了,准备上路就是了。

    方继藩在一旁,已是乐开了花,就差向弘治皇帝欢呼了,好不容易把欢喜之色压下,却是道:“陛下……不知翰林院这里将名册记下了没有。”

    此时,翰林院侍讲学士王不仕便上前,手持一个簿子道:“此次入翰林面圣的士人,在入院之前,其姓名,籍贯,年岁,家中老小情况,所得功名,统统都记录在案,陛下,齐国公,所有人都在这簿子里,绝无遗漏,陛下在此,臣等岂敢有漏网之鱼。”

    弘治皇帝满意的点头,你看……这便是自己女婿口中所言的精准打击了吧,果然是一网打尽。

    真不是一般的快意……

    弘治皇帝道:“很好,有劳了,接下来的事,交齐国公处置吧。”

    说着,毫不犹豫的在众人拥簇之下,匆匆而去。

    留在这明伦堂内外的儒生们,到现在还缓不过劲来。

    那陈静业整个人像是彻底的石化了。

    他脑子里搜检着方才的话,在想,为啥陛下会认为这是自己想去奥斯曼的意思?

    那可是万里之外啊。

    要经过无数的黄沙和戈壁。

    更不必说,那里的人到底是一群什么蛮子,也只有天知道。

    至于那位苏莱曼王子,自己虽成日将他挂在嘴边,也不过是想向别人证明,你看,这奥斯曼国的王子都慕名而来,拜访过老夫……

    可也仅此而已。

    他还跪在地上,陛下虽走了,他却像是爬不起来。

    方继藩留下来,外头早有许多卫士冲了进来,当有七八个卫士横刀在方继藩身前的时候,方继藩才道:“都还愣着做什么,为免夜长梦……不,未免好事多磨,择日不如撞日,赶紧送他们归西,东西就不必收拾了,放心,衣食住行的所用之物,我都准备好了,车马也已预备,先将他们送去玉门关,而后再等苏莱曼王子会和,再和苏莱曼王子一道归西便是了。”

    “家里还有亲戚在的,你们先走,路上可以修书嘛,这是极重要的使命,关系重大,临行之前,为了防止机密外泄,以至惹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你们先走,将来你们若有需要,便将你们的一家老小,统统的送去。都还愣着做什么,赶紧动身哪,不要磨蹭啦,这是高兴的事,怎么一个个苦瓜着脸,像是死了NIANG一般。”

    有了护卫在前,方继藩底气十足,露出令士人们憎恶的面目。

    那陈静业听到立即要走,顿时要昏厥过去,口不择言的道;“姓方的,姓方的,这一定是早有图谋。”

    “什么图谋,没有!”方继藩理直气壮的道:“奥斯曼乃是礼仪之邦,送你们去,且还负有钦命,好吃好喝的供养你们,你们居然还说图谋。怎么,看我方继藩不起呀,瞧着我有脑疾好欺负,想讹诈到我的头上?”

    “你……你……”

    这头话还没说完,另一边,大量的禁卫就已经出现了。

    一辆辆的车马,统统的进入了翰林院的马厩。

    在这里,儒生们被禁卫们严谨的看押着上车。

    四五人一辆车,人一进去,门一关,直接自外头锁死。

    无论里头的人怎么拍打着车厢,也无人去管。

    人一满,一下都不带停歇,车子直接便走。

    随即,新的车立即补充进来。

    这些禁卫,在此之前,都是经过了专业的操练的。

    方继藩在某些方面是个很谨慎的人,这是陛下交代下来的事情,就不能把事情办砸了给陛下添乱了。

    所以此前,方继藩在西山模拟了一个翰林院的环境,而后进行操演。

    车马怎么进,怎么出,如何在不伤人的情况之下,控制着人登车,锁车之后如何处理。

    若是没有专业的协调,这乱哄哄的场面,是根本控制不住的。

    当然,另一方面,手续却还是要齐全的。

    这又不是人牙行,这是朝廷的钦命,手续还是要办的。

    这边,欧阳志已出现了。

    他乃吏部尚书,按着钦命,他亲自带着文吏,在这儿现场办公。

    印绶,任命,统统都准备好了。

    一个人上车,填上名字,籍贯,直接盖印。

    啪叽一下,一个委任便算是办妥了。

    此次是以使团的名义,使团上下诸官,根本来不及进行甄别,来确定职位的高低。

    没法子,只好统统以礼部大使和副使的名义授官。

    欧阳志办事很认真,他伏在案牍上,专心致志的提笔,周遭各种喧哗和哀嚎声,他一概都听不到。

    很快,一长串的车马,便朝着翰林院出发,直接出城,护卫他们的有禁卫,还有几个专职的医学院学员和负责膳食的伙夫。

    粮食也预备好了……这毕竟是朝廷的命官,虽然礼部的大使和副使官,不过是九品和从九品,几乎不入流,可毕竟是钦差,人数虽然多,却也不能看轻了。

    …………

    方继藩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人送走,翰林院里的诸翰林们,是亲眼目睹了这一切的。

    他们一个个瞠目结舌的看着这一切,那哀嚎声,还在他们的耳畔回荡着,一想到这个,他们就禁不住打起了寒颤,整个人觉得冷飕飕的,脖子都发凉起来。

    他们甚至已经不敢私下里议论了,一个个躲在各自的公房里,虽然明知道这公房,方继藩肯定不会进来的,却还是觉得,那方继藩的眼睛,如影随形,好像随时要破门而入一般。

    他们战栗着,伏在公案上提笔,可手却颤抖的厉害,墨水如雨篷一般滴落。

    方继藩却好像了却了一桩心事。

    欧阳志将所有的手续已办好,王不仕那儿,也送上了名册。

    方继藩很认真的将这手续和名册两相对照,在确定了无误之后,这才放下,伸了个懒腰,心情舒畅的道:“总算又办了一件利国利民之事,有了这些人在奥斯曼的考察,想来,一定能让我大明吸取不少的经验和教训,倒是辛苦你们啦。”

    王不仕不禁觉得毛骨悚然起来,看了方继藩一眼,立即道:“齐国公有命,下官哪里敢称劳,这是奉旨而行,乃是忠君之事,份内而已。”

    方继藩笑了:“不错,不错,小王啊,你很有前途,我越来越欣赏你了。”

    王不仕立马诚惶诚恐的道:“岂敢,岂敢。”

    方继藩接着道:“现在也不过两千多儒生而已,还差六七百个,我既已答应了苏莱曼王子,定要一诺千金才好,你们啊,有空闲就多去打听有没有想做官的读书人,又或者想要去奥斯曼的,这奥斯曼可是个好地方啊,君主贤明,礼贤下士,他们那里,十之八九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了。这么好的地方,我大明的士人千千万万,无穷无尽,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总会有人有兴趣的。”

    王不仕汗颜,默默的擦了擦额上的冷汗。

    倒是欧阳志,面无表情,对此,没有丝毫的表示。

    ……

    一个时辰之后,苏莱曼被诏入了宫中。

    苏莱曼对此,已略有耳闻,显得极为激动。

    一下子就已经准备好了两千多人,而且其中还不乏有他所敬仰的一些大儒,这令他更是激动得不能自制。

    此次乃是私下的传见,苏莱曼见着弘治皇帝,还有刚刚抵达宫中,站在弘治皇帝身边的方继藩时,见他们二人都穿着便服,苏莱曼忙行礼道:“小王见过皇帝陛下。”

    说着,他朝方继藩抱有善意的颔首点头,眼里露出了感激之色。

    …………

    上飞机了,在机场上赶的,这几天东奔西跑,还是会保证稳定更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