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四百六十九章:说出来可能都不信
    陈静业听罢,叹了口气:“老夫不过是一介草莽,庙堂之事,于我而何,今尔等既求告来,老夫是左右为难,难也,难也……”

    他几声叹息之后,便一脸正色的朝一群弟子们说道。

    “只是,今天下道德沦丧,人心不古,奢靡之风四起,所谓国之将亡,必有妖孽。老夫若是不能在此时,借此向陛下进言,如何对得起圣人的教诲呢。尔等明日预备车马,老夫随尔等同往吧。”

    众弟子喜出望外,自己恩师出马,到时必有高论,到时在御前,少不得一举成名天下知,便连自己的身价,也可随之增长。

    于是,众弟子纷纷叩首:“先生以苍生为念,弟子们叹为观止。”

    次日,数不清的儒生们,开始抵达翰林院。

    翰林院这两年清冷了不少,今日却是格外的热闹。

    所有有功名的读书人,统统进行造册,为了甄别身份,查验是否身怀利器,耽误了不少时候。

    这般下来,来此的儒生,竟有两千之多,京畿附近的士人,竟是来了不少。

    他们彼此之间,相互作揖,彼此问候,大多数人,都久闻对方的大名。

    当然,也有见了面,鼻孔朝天,一声冷哼的。

    大抵是因为,某人作了诗,又被某某人所鄙夷一番,这话传到了某人的耳里,自是成了不共戴天之仇。

    足足花费了一上午的功夫,这些士人们,又饥又饿,方才又机会,进入翰林院。

    此时他们觉得自己已要虚脱了,毕竟人太多,花费的时间过于冗长。

    紧接着被人领入明伦堂。

    这明伦堂乃是授学的场所,在翰林院中,是最大的建筑,能容纳不少人。

    可即便如此,如此多的士人,还是在此,几乎无处下脚。

    人们蜂拥着,想进明伦堂里,落在后头的人,只能在明伦堂外头。

    就在所有人饿的前X贴了后背之时,却有宦官道:“陛下驾到。”

    却见弘治皇帝领着朱厚照和方继藩等人,自耳房中出来,在众人的拥簇之下,只穿着一件儒衫的弘治皇帝坐在了上首。

    弘治皇帝升座,一时之间,儒生们纷纷拜倒:“吾皇万岁。”

    学好文武艺,卖与帝王家,这几乎是所有士人最高的理想。

    此时能见到陛下,许多人已搜肠刮肚的想了一晚上,自己如何在众人之中,能够脱颖而出。如何能让皇帝对自己刮目相看,重用自己。

    哪怕是那自命清高的陈静业,亦是一宿未睡。

    弘治皇帝落后,双目扫视了众人一圈,便面带微笑的开口道。

    “诸卿平身吧。”

    他顿了顿:“朕近来许久不曾听经义了,本是想让翰林们入崇文殿筳讲,可是想来,翰林所言,朕听的多了,索性,广开言路,听听诸卿的想法。”

    说着,弘治皇帝看向萧敬,萧敬点头,咳嗽一声:“开讲。”

    这开讲,从何谈起。

    一下子,士人们激动起来。

    人人都想讲。

    且讲什么,又没有什么限制。

    因此,有人道:“陛下,今日何不说说仁政……”

    又有各种嘈杂之语:“陛下,臣读周礼,偶有感慨,不知当讲不当讲。”

    这众人七嘴八舌,哪里还有半分的秩序。

    明伦堂中竟是出现了混乱。

    谁不想趁此机会露一个脸啊。

    方继藩站在弘治皇帝身边微笑。

    根据他多年的经验。

    碰到这种情况,往往是最激进的人,才能脱颖而出。

    果然……就在此时,有人捶胸跌足,滔滔大哭。

    一下子……便将所有人的音量都压了下去。

    于是,士人们不得不住口,朝着大哭的人看去。

    这人正陈静业。

    却见陈静业哭的伤心伤肺,涕泪直流,啪嗒一下,拜倒在地:“陛下,陛下啊……自五帝以降,陛下可曾听说过,不修德政,而国运长久乎?”

    这第一句,就是惊世骇俗。

    其他士人,顿时黯然失色。

    陈静业的弟子们,个个眉飞色舞。

    今日该是恩师展现自己风骨的时候了。

    想想恩师今日一席话,得到士林的满堂喝彩,而自己作为他的弟子,出门在外,报了恩师的名讳,立即令人肃然起敬,他们便也激动的不能自制。

    见机会到了,陈静业自然不会错过,因此他便一脸正气的开口道。

    “臣听闻,奥斯曼本是蛮族,本是游牧为生,此后东征西讨,据有万里之地,此国贫瘠,可其国君王十数代以来,尚且修德政,禁奢靡,重贤达,因此,天下大定,此国之王子,入朝觐见,闻知我大明三皇五帝之事,心向往之,大有朝闻道,夕死可矣之态。他遍访群儒,将圣人之学,奉若圭臬,士林上下,无人不惊,无人不叹。何也?蛮人尚且如此,为何我大明,却悖逆了圣人之学,将其弃如敝屣,臣观天下,王公巨贾奢靡无度,百姓为蝇头小利而失廉耻。仁义礼德,再无人谈起,更有士人,将心思放在了那奇技淫巧之上,长此以往,天下归于何处?”

    说着,他眼眶的泪水竟是滚落下来,一脸绝望的样子,一副对大明现状失望透顶的神色。

    “陛下。”他激动的喊了起来,“奥斯曼王子,曾拜访臣,执弟子之礼,秉烛夜谈,谈到兴浓处,眉飞色舞,激动的不能自持,他曾言,大明曾为礼仪之邦,以德孝治天下,何以当今,沦丧至此,奥斯曼国虽为四战之地,却也知修德知礼,陛下…这般下去,我大明,气运要尽哪,臣观种种,今日泣血陈词,本是万死之罪,万死……”

    他这一席话。

    其实早在弘治皇帝和方继藩的预料之中。

    为了抨击眼下,尤其是西山书院,夺回士林的主导权,自然而然,需要找个类比。

    近来奥斯曼王子苏莱曼风头正盛,拿奥斯曼来比较,乃是情理之中。以奥斯曼国来讥讽大明,以苏莱曼来暗讽太子,苏莱曼是个什么样的人不重要,奥斯曼国到底是否是礼仪之邦,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可以作为论据。

    可以拿来做对比。

    就比如……别人家的孩子如何如何,别人家的孩子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家的孩子得按着自己的心意,变成自己想要塑造的人。至于到底是不是真的,无关紧要,重要的是效果。

    弘治皇帝面带微笑,心却一沉。

    他恨不得说,朕听说,奥斯曼不久之前,便兄弟相残,父杀其子。

    当然,弘治皇帝忍住了,并没有反驳陈静业,而是静静的看着他。

    不过仅是须臾片刻时间,弘治皇帝便不再看他,而是四顾左右,问道:“诸卿呢?”

    众士人听了,个个既遗憾自己被陈静业抢了风头,又觉得陈静业此人所言,实在是解气。真是将自己的肺腑之言,都讲出来了。

    人们眼红耳热的看着陈静业,心里更想,只怕明日这位陈公,声名就要传至大江南北,如雷贯耳,哪怕是千秋史笔,此番慷慨陈词,却也少不得要添一笔。

    陈静业随即道:“臣之所言,或许荒谬,此臣之浅见,若因此而触怒圣颜,臣请陛下处置。”

    他已做好了廷杖的准备。

    若是被皇帝气恼的抓去打了一顿,说不准,效果就更显著了。

    他的弟子们纷纷道:“陈公乃某国之言……”

    其余的士人也纷纷道:“然也,陛下……治国之道,在于修德,不修德政,则廉耻荡然无存……”

    无数的士人们拜倒,有人激动的热泪盈眶,惟恐自己的声音,不够大。

    弘治皇帝皱眉:“难道就没有其他的卿家,有别的建言?”

    “陈公已将臣等的肺腑之言统统说了出来。”

    弘治皇帝叹了口气,同情的看了他们一眼:“奥斯曼国,当真如此?”

    “何止如此,其王子礼贤下士,教人钦佩。”

    弘治皇帝抚案,沉默了片刻,随即深深的看了他们一眼:“没有人有异议吗?”

    “……”

    没人回答。

    弘治皇帝站了起来,一脸赞许的朝陈静业等人点头。

    “朕听诸卿所谏,也颇有感慨。或许……你们是对的……”

    陈静业等人听了,突然心里一喜。

    莫非……陛下终于要幡然悔悟了?

    很好下一步,就要宰了方继藩那狗东西。

    却又听弘治皇帝淡淡道:“这奥斯曼国,倘若当真是礼仪之邦,那么就不可等闲视之了,朕理应派出使团,前往奥斯曼,求取仁义之学。”

    “……”

    陈静业忍不住要眉飞色舞。

    “诸卿心忧国家,若只委派一二人,难以彰显效果,不妨,诸卿统统都去吧,卿等便是朕的玄奘,随奥斯曼王子西归,求取真经。”

    啥……

    都去?

    去哪儿?

    奥斯曼?

    那个据说四处都是沙漠戈壁,连绵千里不见人影,鸟不生蛋的地方?

    那儿可是西域的西域啊……

    陈静业觉得天旋地转,眼前一黑,喉头有点甜。

    “陛下……”身边,有人道:“陛下,臣腿脚不好……”

    “陛下……”

    弘治皇帝叹息道:“卿等忧国忧民,又都是饱学之士,此等大事,关乎社稷,非诸卿不可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