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乘龙快婿
    弘治皇帝已下了决心,却将身后的吴家旺吓了个半死。

    姓方的这狗东西要干啥?

    这是刨人祖坟哪。

    吴家旺亲眼见识了这声势,才知道这戏班子的威力,可是偏偏,他又不能在这方面反驳方继藩,当着方继藩的面,又觉得没底气,便只是道:“齐国公一席高论,令人佩服,不过……齐国公语气之中,似乎对于士人颇有成见。”

    这意思仿佛是说,你方继藩对士人带着恶意。

    既然带着恶意,那么难免就有失公允了。

    吴家旺说罢,弘治皇帝还真的恍然了一下,他看了吴家旺一眼,心里也不由想,不错,方继藩似乎对士人,一向厌恶……

    方继藩乐了。

    也就是在皇帝老子跟前,不然不抽你才怪了。

    方继藩摇头道:“我对士人,丝毫没有恶意,我许多朋友都是士人,比如那个谁谁谁,许多的士人,品行都是不错的,相比于锱铢必较的商人,我更喜欢读书人一些。”

    吴家旺一愣,这……话真的只有鬼才信了,一面说大家是朋友,一面挖人祖坟……

    方继藩随即又道:“不过,我为皇上效命,蒙受圣恩,自当竭力报效。这士人自是好得很的,可是……我只是深信一件事,那便是若这世上有一群人,他们既占有了土地,还垄断了知识,并且天下的官位,大多出自这群人,那么……这一群人,哪怕他们之中的绝大多数,都是好人,可对于天下,也是有危害的。”

    吴家旺不禁失声道:“荒……荒……”荒谬二字,终究没有出口。

    可在此时,戏台上,戏又开场了,气氛又开始安静下来。

    此次,所演的乃是岳飞精忠报国的故事,无数百姓伸长了脖子,个个看着极认真。

    弘治皇帝心里也静了下来,完全沉浸其中,今儿看戏的心很浓呀。

    等到这戏班子演完,已至戊时。

    人们才依依不舍的散退,却依旧还津津有味的回忆着今日的几出戏。

    弘治皇帝见散场的人多,不急着走,却是朝身后的禁卫道:“让几个人护着这赵家母子归家,此人的母亲老迈,黑灯瞎火,莫要摔着了。”

    说着,领着众臣,徐步出了这瓮城。

    那吴家旺心里有事,一直郁郁不乐的。

    刘健和李东阳二人,内心怕也是复杂。

    今日这一出戏,实是太出彩了。

    若方继藩只是向皇帝提出组织戏班子给百姓们听戏,他们大抵也只是一笑置之。

    唱个戏而已。

    可现在……他们却明白,这不啻是西山的新型火药,这真是要将许多人炸上天哪。

    弘治皇帝边走边看着这夜色中的小县城,亦是若有所思。

    倒是这本县的县令匆匆领着人赶来了,甚至有人认出了齐国公。

    而齐国公陪着的一个人,便是用脚后跟都知道此人是谁。

    这县令朱文静,朱文静惶恐的带着佐官,寻觅到了弘治皇帝,连忙拜下道:“臣朱文静,见过陛下,臣不能侍驾,还望陛下恕罪。”

    弘治皇帝四顾左右,显然淡定的模样:“朕乃私访,卿不知,自不是罪。”

    朱文静也知道在外多有不便,于是忙张罗着弘治皇帝到了县衙行馆。

    弘治皇帝的心思,却还在那戏里头,满腹心事。

    此时对他而言,还算早,也不急着睡,便在行在的厅中坐下,让方继藩陪着,便又命人传了朱文静来。

    朱文静再次拜倒,行礼。

    弘治皇帝看着朱文静道:“卿家在此县几年了?”

    “已在任两年了。”朱文静一脸恭谨,老实的答道。

    弘治皇帝又问:“今日这戏班子在瓮城里开唱,卿以为如何?”

    朱文静沉默了一下,才道:“百姓们平日没有什么娱乐,现如今有戏看,自不是坏事。臣觉得好。”

    弘治皇帝微笑道:“是啊,好的很,朱文静,你乃父母官,可知县中有多少百姓。”

    朱文静正色道:“县中有户七千二百三十二户,有丁两万三千口。”

    弘治皇帝眼中闪过满意之色,道:“看来,你对县中之事,倒也烂熟于心。”

    “臣为一地父母,岂敢忘记了自己的职责。”

    弘治皇帝命了萧敬来,低声问萧敬道:“这朱文静在此县,官声如何?”

    这毕竟是北直隶的范畴,萧敬倒是略知一些的,他道:“没听说过犯过什么大的差错,想来不差。”

    弘治皇帝便格外青睐的看着朱文静一眼。

    见他奏对时从容,不卑不亢,于是又问起县里钱粮之事,去岁的粮产,县里这两年的问题,朱文静都是对答如流,如数家珍。

    弘治皇帝不禁赞叹:“卿久在地方,精明强干,看来是个好官。”

    朱文静道:“陛下,臣不敢居功,不过是受君之禄,忠君之事而已,不敢居功。只是,此地乃是偏僻小县,非是京师,也不是保定和天津卫,陛下,此地百姓困苦,臣……哎……臣斗胆想问,这铁路不知何时修来小县。陛下,臣只是问问。”

    弘治皇帝见他说的真切,又见此人官袍虽还算干净,却显然有些旧了,便连官靴,都已有被磨破的痕迹,便对此人的印象又好了几分。

    “铁路的事,朕可做不得主,朕若是做主,你看……”他笑了笑,手指向方继藩道:“他们会教朕出钱来修的,朕出不起这个银子。”

    弘治皇帝说的很坦然。

    方继藩则是立即道:“陛下此言,这是置身儿臣于不忠不义的地步,只是铁路耗资巨大,因此每条铁路的修建,要筹资,又需反复讨论,儿臣也是拍板不得的。”

    朱文静一脸懵逼。

    弘治皇帝却是微微一笑,话锋一转,道:“朱卿家,你知民吗?”

    “什么?”朱文静又懵了,他想了想:“陛下自登基以来,广施仁政,百姓们岂有不知,自是……自是称颂不已。”

    弘治皇帝道:“朕问的不是这个,朕问的是,你虽知户籍多少,人丁多少,知道县学哪里漏雨,也知哪里的道路泥泞,一到雨天,车马便难行。可是朕问的是,卿可知百姓们是怎么想的吗?他们因何而喜,因何而悲?”

    显然今天这些问话实在大出意外,朱文静被弘治皇帝问的越加发懵,一时回答不上来,只期期艾艾的道:“这……这,臣窃以为,或许…这……臣不知。”他最后如斗败的公鸡,索性说了实话。

    弘治皇帝倒没有显出怒色,而是笑了。

    “你姓朱,乃是国姓,却和朕很像,都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朕也熟悉天下的户籍多少,晓得钱粮的出入,晓得许许多多的事,可唯独……还是不知民啊,不过……你已比天下许多人要好许多,已称的上是能干了。”

    说着,弘治皇帝叹了口气,仿佛是在说朱文静这样算是精干的人,尚且都如此,那么这天下,还有谁知呢?

    朱文静一时不明弘治皇帝话里话外的意思,索性只好默不作声。

    却在此时,外头禁卫匆匆进来:“陛下……”

    弘治皇帝抬眸:“怎么?”

    禁卫道:“陛下,卑下奉旨,送了那赵二和他的母亲回去,到了家中,那赵二感念恩德,再三致谢,卑下临行时,竟是取了一些鱼干,非要卑下带回来给陛下不可,说是多谢照顾,这鱼干……卑下自是不敢收,可盛情难却,非要卑下带来,说是不收,他便良心不安了,他娘要骂死他的,要卑下转送陛下……”

    弘治皇帝一愣。

    却见这校尉手上,还真提着一些用草绳串起来的鱼干。

    弘治皇帝不禁道:“他也知朕的身份了?”

    “这倒不知。”校尉连忙道:“陛下的行踪,卑下岂敢传出去,这是万死之罪,只说陛下乃是做买卖的。”

    弘治皇帝颔首,鱼干……

    听说过鱼,没听说过干哪。

    弘治皇帝饶有兴趣的道:“来,取来朕看看。”

    那校尉便将鱼干提上来。

    这都是小鱼,只有半寸大小,脱水晒成了干,弘治皇帝看着……这个样子,看着觉得有些恐怖呀。

    弘治皇帝皱着眉头对方继藩道:“继藩啊,这能吃?”

    方继藩不禁哈喇子要流出来:“多放油,将油烧热了,接着切了葱姜,连同着鱼干一道丢进油锅里,若是再放上一些番椒,那便更有滋味了。”

    “这也能吃?”

    方继藩来这时代,竟是忘了鱼干。

    毕竟是出自大贵之家,贵人们总是习惯吃新鲜的东西。而相腊肉和鱼干之类,却是极少尝试的。

    可寻常百姓不同,好不容易有了点儿鱼有了点肉,哪里舍得一次性吃完,这时代也没有保鲜的冰箱,因而便将鱼和肉晒干了,以便储存起来。

    弘治皇帝看着方继藩对这烹煮鱼干也是侃侃而谈的样子,不禁笑道:“这样看来,继藩很能干,竟还会烹饪。”

    方继藩想了想,十分认真的道:“陛下,儿臣会吃。”

    弘治皇帝:“……”

    弘治皇帝在沉默之后,失笑起来:“哈哈,朕此时竟是饿了,倒是想看看这鱼干是什么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