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四百二十一章:原来如此
    此时,弘治皇帝已来不及责问百官了。

    ?说实话,这世上真正懂这里头门道的人并不多。

    弘治皇帝很有目标性的看向方继藩,沉声道:“方卿家,你是如何知道三日之内,这逆贼会卷款而逃的。”

    此话一出,许多人都忍不住眼眸猛张,皆是看向方继藩,心里也生出了一个疑问。

    对呀,且不说了,这姓陈的平日极有信用,哪怕是你方继藩看出他的个骗子,又如何确保三日之内,人一定会跑呢?

    方继藩看着无数狐疑的目光,他道:“陛下,首先如意钱庄的分红,是极不合理的,虽说每月分这么高的分红,极有可能其中也不乏有暴利存在,可要知道,任何的投入,都会有其风险,姓陈的无论如何也无法确保能够一直掌控这样的风险,因而……儿臣可以断言,此人的手法,十之八九,乃是拆东墙补西墙,他先是利用信誉,不断的吸入大量的银子,而每月的分红,则利用新吸引的银子去兑付,如此一来,许多尝试的人,每月得了银子,便自觉得此人信用良好,因而会想尽办法筹措更多的本银投入如意钱庄。”

    方继藩所讲的手法,其实非常简单。

    “他所利用的,不过是人的贪欲而已,正因为这等欲壑难填的贪欲,会使人滋生出不劳而获的心思。当然,这也怪不得别人,人都有贪心,儿臣也有。”

    许多人听着,心里不由生出惭愧之心。

    别看这朝中,人人都自诩自己是圣人门下,可是圣人门下,也是要吃饭的。

    此时,方继藩咳嗽一声,继续道:“儿臣既然明白此人是个大盗,那么,若是放任他继续如此下去,就意味着会有更多人受害。可若直接让人大动干戈,在此人的行迹没有暴露之前,贸然使用武力,这不但会使其他许多的商贸遭受打击,而且……只恐这无数将银子投入进钱庄的人,也无法答应。”

    骗局之所以是骗局,最可怕的地方就在于,它将自己包装有了商业属性。

    就如同西山钱庄照样也会吸储放贷一般,西山钱庄可以如此,难道如意钱庄不可以吗?在卷款而逃之前,谁也无法判断这个人到底是不是骗子。

    若只因为人家给予的分红比其他的钱庄多一些,便直接查封,那么这不啻对许多的商贸行为,赤裸裸的进行了打脸。

    因而,要打击,最大的困难,是甄别。

    人家吸了银子,按时给予了分红,一分不少,你能奈何?

    何况受害者这么多,这些人可等着领取分红呢,那姓陈的不跑,你怎么就言之凿凿,人家会跑呢?

    面对这样的情况,动用武力,恰好给了这些大盗们借口,你看,不是我不履行约定,而是有人贪婪我的财物,侵门踏户,我已成了阶下囚,你们若是取不回自己的银子了,也怪不得我。

    如此一来,这万千人的怒火,便自然而然会转移到方继藩的身上了。

    弘治皇帝认真的听着,边颔首点头,可他还是不明白,为何就是三天之内,此人就暴露出自己的狐狸尾巴,和方继藩料预料的一模一样。

    方继藩也看出了所有人的疑问。

    他便微笑道:“既然儿臣已经认定了这个事实,因此,想要让此人收手,便少不得要动用一点手段,于是,儿臣请了一个人协助。”

    一个人……

    方继藩的话才落下,朝臣之中,便有人徐徐踱步而出。

    是王不仕。

    王不仕行礼道:“陛下……”

    只见方继藩继续道:“正是因为王学士,儿臣请他拿出一大笔银子,在三日之前,也投入了如意钱庄之中。”

    弘治皇帝不禁皱眉。

    明知道这如意钱庄是骗子,居然……王不仕竟拿了大笔的银子投了进去。

    “投入的银子不少,有五百万两。”

    五百万……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可是一笔巨款啊。

    普天之下,想来也只内帑、方家,还有这王不仕拿得出吧。

    王不仕却是微笑,一副轻描淡写的样子。

    他的脸上写着,老夫有钱,五百万……而已。

    众同僚们看着王不仕,眼里冒着绿光。

    不过……

    似乎又有新的疑问了。

    方继藩则是镇定自若的道:“此时陛下一定在想,为何要拿五百万两银子投入进去,其实……理由很简单,姓陈的人,一直都在拆东墙补西墙,人的贪欲是无穷的,他吸入的银子越来越多,可要将这些银子彻底变成自己的私财,就必须卷款而逃。可人心,哪里肯知足,账面上有十万两银子的时候,他会想着,或许明日会有二十万两银子入账,有二十万两银子的时候,他会想着一百万两。”

    “可是……当这五百万两真金白银突然入账的时候,他立即会明白,时机到了,全天下,再也不会有人可以一下子拿出如此巨款的,此时,他若是不走,接下来的分红,也将会压垮他。而且,他根本无法保证,未来……还会有如此巨大的银款入账。儿臣计算过,这个数目,恰恰是他逃之夭夭的最好时机,若是错过去,到了下个月,单单他每个月应付这五百万两银子的分红,就足以让他焦头烂额了。所以,他必须得立即收手,卷款而逃。”

    所有人都又倒吸了一口凉气。

    真是大手笔啊。

    可细细想来。

    确实是这么一回事。

    一个拆东墙补西墙的人,突然来了这么一笔巨款,若是继续留下去,在无法保证未来还有没有这样巨款的情况之下,卷款而逃,可谓是他的最佳选择了。

    只是……

    弘治皇帝不免同情的看了一眼王不仕。

    王不仕面上却依旧显得很淡然。

    弘治皇帝目光幽幽的道:“当初,真的悔不听继藩之言,只是……现如今无数百姓受害,且此贼子还身携巨款,不知所踪,难道就这般放他走?”

    “陛下放心。”方继藩怡然自得的样子。

    说实话,虽然拿出的是王不仕的银子,可方继藩,怎么可能便宜了那姓陈的。

    于是方继藩自信满满的道:“此人想逃,哪里有这般容易,再给儿臣三日,儿臣便将这赃款和巨盗追回来,儿臣愿立军令状,就请陛下立即前往如意钱庄,暂时先安抚住人心。”

    能追回来……

    一下子,所有人松了口气,眼眸也霎时恢复了一点点的精神气。

    至少……眼下的问题,可以解决了,至于接下来的事,等人赃并获之后,再说吧。

    弘治皇帝看了方继藩一眼,又看看王不仕,突然觉得王不仕亲切了许多。

    这位王学士,举重若轻,不拘一格,是个人才啊。

    弘治皇帝便道:“此事,朕交方卿家和王卿家来办了,办妥了,自有大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