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四百一十六章:威震四海
    ?方继藩进了大堂,太康公主朱秀荣知道方继藩有事要与张信深谈,于是识趣的抱着孩子起身离座,自是回避了。

    张信忙要给方继藩行礼。

    见张信‘落魄’的样子,方继藩心里感慨,人人都知道吃饭最紧要,人饿了肚子便要死,可真正去学习农学,从事农务的人有几个?

    我方继藩和张信这样的人,真是世间少有啊。

    方继藩开门见山道:“此次让你回来,只有一件事要交代。听说你在西山,也开辟了一处稻田。”

    北方不适合种稻,主要是不似南方雨水充沛。

    当然,在西山,屯田所有不少的试验田。

    张信是个实实在在的老实人,言简意赅的道:“有数百亩。”

    方继藩唇边透着笑容,又问:“产量如何?”

    张信便道:“这些年精耕细作,产量已可至南方的规模,达到一年两熟,一熟四百斤的地步了。”

    四百斤……

    这想来已是当下稻米产量的极限了。

    想来绝大多数地方,亩产量能达到三百斤,就已算了不起。

    就这……还是屯田所不断的改育良种的结果。

    现在有了显微镜,屯田所已开始对杂交的水稻进行研究,研究的进展,还是有些缓慢。

    方继藩想了想,道:“马上就要过年了,过完了这个年,等开了春,便要开始播种,这些年,我命你们寻觅某些特殊的野稻种,不知现在有眉目了吗?”

    “寻了许多,什么样的都有。”

    方继藩满意的点头。

    和张信这样的人,没必要跟他说什么废话,才是最好的沟通,方继藩便道:“开春之后,你就留在京师,好好照料这些稻田,我们争取来试一试,看一看能否将产量突破至千斤。”

    千……千斤……

    张信不由一愣。

    这是足足翻一倍的产量啊。

    这……怎么可能。

    他错愕的看着方继藩。

    虽然大规模的玉米、红薯已经开始推广。

    勉强解决了当下粮食不足的问题。

    可这些作物,相较稻米而言,难以储存,因而,稻子和麦子,依旧是当下最主流的主食。

    可是千百年来,稻米和麦子虽是产量不断增加,可这种增加,是经过漫长的岁月之后,逐渐增加的。

    转眼之间,将产量提高一倍以上……张信研究了这么多年的农学,也不过是在原有的基础上,提高了数十斤,不到百斤的产量而已。

    倘若当真如此,这岂不是……这大明的粮产,便可以足足提高一倍以上,这是何等恐怖的地步,自此之后,数不清的粮食,不但可以满足天下人所食,只怕这存粮,还可堆积如山了吧。

    在这个时代,官府一直将仓库中的存粮,当做最重要的政绩指标。

    人们描写盛世,往往用粮仓的粮食堆砌如山来形容。

    因为粮食乃是根本。

    哪怕当下工商开始发展,可任谁都明白,粮食才是当下的根本。

    张信为难的道:“这……只怕……”

    方继藩挥了挥手,打断道:“现在和你多说也是无益,往后你便明白了,你先准备一下,挑选一些精干的人,这一点试验田,怕是不够,保定那里,也想办法开辟一些实验的田地。你们搜寻的稻种,立即交研究所,噢,你远道而回,先休息休息,回去见一见世伯吧,世伯年纪大了,你又成日不在家,该回去看看了。”

    张信脑子里则是嗡嗡的响。

    他满脑子想的是,亩产怎么可能达到千斤。

    这实是太匪夷所思了。

    若是其他无知百姓,或许还真信了,因为他们相信各种神奇的事。

    可越发深入研究的人,反而对这些不靠谱的事,容易生出质疑。

    当然,这若是方继藩所言,张信倒是不敢不信。

    于是乎……他觉得自己的理论知识,彻底被颠覆。

    听到方继藩让自己回家,去见自己的父亲。

    张信不由苦笑道:“家父上月前往凤阳岁祭,至今未回。”

    方继藩一愣,面上的笑容有点僵硬,而后笑了:“这样呀,英国公真是辛苦。”

    …………

    见过了张信,给他透了底,接着便是朱厚照的事了。

    氮肥的研究,已是势在必行。

    而今,满朝对于工商都有所质疑。

    毕竟,中原王朝有着数千年农为本的历史经验。

    之所以农为本,绝不是古人们一拍脑袋想起来的。

    古人们是最擅长总结历史经验的一个群体,他们某种程度而言,比任何人都要精明。

    无论是帝王还是儒家,纷纷提倡士农工商,其本质就在于,他们见多了农业减产所带来的巨大危害。

    国家的一切资源,都必须投入进农业,否则……就会出大乱子。

    虽是红薯之类的新作物开始推广,可稻米和麦子的产量,却一直得不到根本性的提升。

    而现在……时机成熟,方继藩想让他们见识见识工商的厉害。

    朱厚照大抵明白了方继藩的思路。

    农作物需要一种叫氮的东西,有了这个东西,作物的生长才可以达到巅峰状态。

    所以肥料的本质,就是让作物吃啥补啥。

    就好像自己从事体力劳动,精通骑射,还会打毛衣,偶尔,还要费脑袋进行研究,因此……对于牛肉有很大的需求,得补充牛肉一样。

    朱厚照想到这,就乐了,笑着道:“懂了,懂了,咱们想办法试试看,前些日子的许多试验,确实发现了许多有意思的东西,却不知那里头是不是氮。呀,你老是说什么营养吸收,说的本宫都饿了。”

    方继藩板着脸,摸了摸肚子:“这才下午。”

    沉默了片刻。

    朱厚照和方继藩对过了眼神……嗯……先进行营养吸收要紧。

    …………

    弘治皇帝手里拿着一份奏疏。

    是自江西布政使司来的。

    当然,这是弹劾的奏疏。

    弹劾的目标,乃是一个叫王金元的人。

    此人在江西弄得人心惶惶,怨声载道,人们谈方色变,何止是姓方的倒了血霉,便连姓范的,姓万的,都是风声鹤唳。

    江西的方言之中,本就是方、范、万区分不大,风声太紧,可把人吓坏了。

    弘治皇帝将奏疏放下,面上没有表情。

    淡淡的声音:“将这些奏疏,留中吧。”

    留中的意思是……不予回复,对于这份弹劾奏疏,采取不予理睬的态度。

    萧敬心领神会的接过奏疏,搁到了一个角落。

    他面上没有透出任何反应,这些事,都和自己没有关系。

    弘治皇帝吁了口气,才又道:“继藩真是辛苦了,为了这万世基业,总是需有人去黄金洲的,倘若是别人做主,定要惹来天怒人怨,百家之姓,怨声载道,继藩呢,反其道而行,却以身作则,只勒令他们方家人……可见此人是不徇私情,一心为公的。”

    萧敬脸终于微微变了变。

    只见弘治皇帝想了想又道:“从前还不知'方继藩有这么多族亲,现在方知,原来竟有如此之多。”

    萧敬心里想,这怪谁,要怪就怪百姓们爱叙家谱,这家谱都是从秦汉时开始写的,这都是上千年的事,简直就是一抓一个准,跑都跑不掉的。

    萧敬倒是想到了什么,便道:“奴婢听说南方各地的方氏,开始毁坏家谱。”

    “嗯?”弘治皇帝的眉头轻轻皱起,道:“而后呢?”

    “不过,那王金元在那儿声称,姓方的若是拿不出家谱,便算是不敬祖宗,有违孝道,阖族上下都要解送天津卫,送去黄金洲,听说一个漏网之鱼都没有。”

    弘治皇帝:“……”

    弘治皇帝的表情有点复杂……

    良久,弘治皇帝才又叹了口气道:“方继藩有自己的苦衷啊,万世基业,总要有人做出牺牲,这牺牲,他选择了自他们方家而始。”

    正说着,却有宦官匆匆入殿,拜倒道:“陛下,天津卫市泊司急报。”

    弘治皇帝便收起了感慨的心情,打起了精神。

    市泊司主要的职责,是沟通海外。

    一般情况之下,市泊司来了急报,十之八九,就是海外有什么大事发生了。

    弘治皇帝对于四海之事,极为关切,命通政司但凡有任何消息,不需送内阁,直接来报。

    “取来,朕看看。”

    一封奏报,送到了弘治皇帝面前。

    萧敬站在弘治皇帝身后,眼睛偷偷的瞄着奏报。

    这一看……萧敬突然来了这么星点兴趣。

    新津郡王方景隆上奏,黄金洲初定,不过方景隆身体有恙,受医学员们的建议,宜回京修养,方景隆请召其孙方正卿前往黄金洲,暂代其职。

    弘治皇帝一脸诧异,不禁道:“方卿家劳苦功高,的确理应回京歇养,不过……为何不是召继藩去,而是让正卿去?正卿年纪这样轻,能够担当大任吗?”

    他带着满腹的疑惑,看着这奇怪的奏疏,心里转念着。

    可细细想了想,在弘治皇帝的心中,方景隆是个极稳妥的人,既然方景隆如此上奏,定有他的道理。

    于是沉吟片刻之后,弘治皇帝提了朱笔,在奏疏下画了一个圈,写了一个字……‘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