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四百一十章:冲天之火
    轰隆……

    爆炸所带来的效果,可谓是地动山摇。

    ?大地,已开始颤抖起来。

    而在焦家大宅之外,君臣们本是各怀着心事。

    焦芳一派正气凛然之态,为了在众人跟前自证清白,还忍不住痛心疾首的道:“臣兢兢业业,圣人门下,如何会盗取新药,臣忝为吏部左侍郎,位居庙堂,怎么会做这等下三滥的事,殿下与齐国公,如此栽赃,这是要置臣于何地?”

    接着……

    大地就颤抖起来了。

    焦芳险些站不住。

    紧接着,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

    焦芳下意识的回头,看向自己的家。

    只见焦家百亩大宅的方向,一团焰火生成的蘑菇,升腾而起。

    随之一起飞上天的,竟有还未完全烧尽的屋顶。

    火光在焦芳的眼眸里闪动,焦芳的嘴巴猛的张大了。

    爆炸点中心的位置,乃是他家的后院,后院那里……

    而此后,爆炸的冲击波,却如狂风骤雨一般,带着火焰,席卷和吞噬了附近的一切。

    哪怕是高高的院墙,竟也生生的轰然倒下。

    紧接其后,一股扑面而来的热浪,犹如滚烫的刀子,狠狠的刮在了焦芳的面上,焦芳眼睛已经睁不开了。

    宅院之外,所有人都被热浪所冲击,也有不幸之人,被随着爆炸飞溅出来的碎石打倒。

    几个宦官,直接被掀翻。

    弘治皇帝没站稳,猛的往前摔。

    倒是方继藩眼疾手快,一把将弘治皇帝搀扶住。

    朱厚照则擦了擦眼睛,顶着着巨大的热浪,瞳孔凝聚,死死的盯着那冲天的焰火。

    应邀而来为焦芳站台的大臣们,狼狈不堪,有的弓着身子,捂着自己的脸,有的已吓得匍匐在地,还有人惊恐的发出了呼救。

    倒是远处的顺天府上下官吏,受到的波及并不严重。

    有人高呼:“救驾。”

    救驾一出,数不清的官吏和禁卫朝着弘治皇帝冲击而来。

    更远处围看的百姓们,本是想瞧个乐子,可在这一刻,人们瞠目结舌,目瞪口呆的看着焦家上空升腾起来的冲天焰火。

    他们浑身战栗,目中付出惊恐,仿佛毁天灭地的力量就在自己的面前。

    那焰火越冲越高,而后……整个焦家便瞬间陷入了火海。

    爆炸所造成的高温,迅速的席卷了一切。

    焦芳惊愕的看着这个曾经经营了许多年的家。

    而后……

    他想起了自己的儿子。

    再之后,他还想到了自己的二弟、三弟、五弟。

    还有自己的大伯、三叔。

    有自己的七舅老爷。

    有自己数十个侄子。

    这火海之中,有自己的根啊,也有自己的香火啊,还有……自己的一切……

    而现在,那席卷而出的火蛇,却已是将它笼罩。

    猛地……

    他的心,像是被狠狠的扎了一下。

    什么都顾不上了,焦芳顷刻之间,发出了一声哀嚎。

    他面上本是痛心疾首的样子,转瞬之间,这伪装出来的痛心疾首,突然竟是成真了。

    “天哪……天哪……咱焦……焦……家……我们焦家……”

    这时,心像万箭穿心一般。

    焦芳下意识的,想要冲进火海中去。

    可是……他们焦家,已经烧焦了。

    还没走出两部,便被眼疾手快的同僚拉住了,那同僚焦急的道:“焦公,焦公……切切不可,切切不可啊。”

    所有人惊魂未定。

    终于……无力瘫坐在地的焦芳发出的悲鸣,让所有人回过神来。

    “天哪……天哪……”焦芳拼命的锤着自己的心口,撕心裂肺。

    他像一头疯狗一般,突然从地上翻身而起,怒视着弘治皇帝,最后……这股愤怒……偃旗息鼓,他不敢。

    于是,他看向了太子……

    太子此刻,全神贯注的看着那一片火海,口中忍不住发出了惊叹。

    焦芳看着太子,皱了皱眉,似乎……太子也有些惹不起。

    焦芳的视线移动,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发泄的对象。

    他踉踉跄跄的走到了方继藩的身边,目中,仿佛要喷火一般,他胀红了脸,咆哮道:“是你,是你,是你害死了我的儿子,害死了我的叔伯,害死了我的兄弟,是你……”

    方继藩的心情很复杂。

    他真的……不想如此的。

    焦家还欠西山钱庄十一万三千二百五十六两五钱的贷款,倘若加上利息,二十年之内,他们还需奉还二十一万两千三百五十五零九三七五两纹银……

    这是悲剧啊。

    是西山钱庄营业以来,最大的一笔损失。

    面对焦芳的愤怒和质疑,终于使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

    人们同情的看着焦芳。

    弘治皇帝也不禁为之动容。

    方继藩却道:“你看……焦公,咱们的新药,果然是在你家,你看,你如何解释。”

    对呀…

    这……是新药?

    这就是传说中的新药。

    人们猛然之间,恍然大悟。

    弘治皇帝本是听到新药就是火药,心里对于这火药的十倍百倍威力,还有所质疑。

    毕竟,人们说话,难免容易夸大。

    李白写诗描写庐山,说飞流直下三千尺,总不会有人说,李太白你特么的逗我,明明只有几百尺好吗?

    可现在……弘治皇帝感受到了这毁天灭地的力量。

    他心里震撼,竟是措手不及,毕竟,方才热浪的冲击,让他虽是距离爆炸的位置极远,依旧还足以令他狼狈不堪。

    而接下来……

    弘治皇帝突然醒悟到。

    太子和方继藩,没有夸大威力,不只如此,他们的猜测是对的……

    这新药,不但失窃,而且……果然就在焦家。

    “你怎么解释?”方继藩步步紧逼。

    他现在可谓是家破人亡,焦芳痛心得几乎要死去,他捂着自己的心口,几乎要背过气去。

    可……是啊……怎么解释……这新药炸了,不就是铁证如山吗?

    可人的情绪,到了极端的时候,是无法理喻的,他面上狰狞又扭曲,怒不可赦的:“老夫……老夫不管,我的一大家子……都没了,你要偿命。”

    “焦公难道忘了。”方继藩对焦芳本就没很大好感,道:“方才我还说此药危险,你们偷了我的药,我尚且不和你计较,可此物关系重大,需立即搜检出来,妥善转移储存,否则便要酿成大祸。我的忠言,焦公可曾听到吗?恰恰就是焦公在此阻拦顺天府,若不是焦公如此,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焦芳:“……”

    是啊。

    方继藩说的明明白白,这玩意危险。

    可是……

    焦芳要疯了。

    死了全家,已是割肉剜心之痛,最无法让人接受的是,这一家老小,竟是被自己害死的。

    “我……我……你……你……”焦芳觉得自己的脑袋要炸开了,他无法接受,他歇斯底里的锤着自己的心口。

    被请来助阵的同僚们,尽都无语。

    他们毕竟是旁观者,旁观者清。

    这固然是一件灾祸,可是……说实话,事到如今,真怪不得方继藩,方继藩这狗一样的东西,缺德是缺德,这一点是有共识的,可是就事论事而言,方继藩一直都在尝试着拯救这些窃取了新药的焦家之人。

    “不,就是你害死的。”焦芳发出了哀鸣,他反反复复的念叨:“就……就是你害死的,就是你害死的啊。”

    方继藩已是火冒三丈了。

    他牙一咬,道:“偷了我的东西,还敢陷害我,狗一样的东西,欺人太甚,我看你死了全家,一忍再忍,而今是忍无可忍了。”

    方继藩一伸手,不客气的道:“还钱,你的房贷,连本带利二十一万两千三百五十五零九三七五两纹银,赶紧还来,不然打断你的腿,卖你去给幸福集团为奴!”

    “……”

    前来助阵的大臣们,心中一凛,脸色一下子白了,卧槽……

    他们顿时,有点兔死狐悲了。

    因为……他们也……

    焦芳懵了。

    心头的怒火,已经渐渐的消散。

    仅存的理智告诉他,这笔账,他是算不到方继藩的头上的。

    哪怕是他想算,陛下和百官们,也不会对自己有丝毫的同情。

    更何况,焦家窃取新药,已是罪无可赦了。

    而现在……一听到钱字。

    他缓缓的别过头,看了一眼已是烧成了灰烬的焦府,这里,只剩下了断壁残垣。

    他心里,悲凉到了极点。

    而现在……方继藩居然还要……伤口上撒盐。

    他失魂落魄的站着,心里百感交集。

    方继藩最是受不得去的,既然狠话已经说了,就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催促道:“欠钱还钱,天经地义,你的宅子烧了是你的事,别以为可以赖账!”

    焦芳的气焰像是一下子没了,张口欲言。

    可是什么话都说不出口。

    他只好扶着自己的额头:“哎呀……哎呀……哎呀……”

    “别想装昏厥过去,早不时兴这一套了。”方继藩可不吃这一套。

    “哎呀,哎呀,头疼,头疼的厉害……”方继藩的话,没有打断焦芳接下来全身心投入的表演,接着……他整个人缓缓的倒下,趴在了地上,闭上了眼睛,纹丝不动了。

    ………………

    今日第一章送到,本月最后两天,求点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