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三百七十五章:朱家一把刀
    小宦官一副难以启齿的模样。

    支支吾吾了很久,才道:“说是,说是……有人受了重伤……因为伤势太重,所以,直接送来了京师,齐国公亲自带着人,赶去和太子殿下,进行治疗。”

    有人受了重伤。

    一下子……

    方才还面带笑容的人,瞬间,笑容有些凝固。

    站在这里的,那可都是德艺双馨的老前辈,无论是品德还是能力,都该是天下人的典范。

    若是因为有人重伤,而惹来了他们的嘲笑,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弘治皇帝轻描淡写:“噢?此人是谁?”

    “听说是一个大功臣,人在黄金洲的时候,立下无数的奇功,曾带着数十人,连夜闯西班牙人的营地,诛三十多人而还,且带着游骑,屡屡深入敌境,不过……运气不好,有一次遭受了伏击,为了掩护其他的伙伴撤退,身中十数火枪……”

    听到此处,弘治皇帝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是……大英雄啊。

    前往黄金洲,就已是令人佩服,且还如此英勇。

    身上中了十数火枪……众人只想一想,便觉得森森然。

    “此忠义之士也!”弘治皇帝不禁发出了感慨。

    这宦官努力的回忆着自己打探来的讯息,猛地想起什么,朝着众人脱口而出:“噢,想起来了,此人姓刘……叫刘杰……”

    刘杰……

    这名儿很熟悉,弘治皇帝不禁感慨:“若是人人都如刘杰,四海何愁不平……”

    紧接着,奉天殿里突然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嚎叫:“刘杰……是刘杰,这……这是吾儿啊!“

    弘治皇帝吓了一跳,整个人都被惊住了,他不由侧目看去。

    却是刘健捂着自己的心口。

    笑容早就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张面目狰狞的脸。

    刘健说罢,已是嗖的一下,冲出了殿外。

    他此刻,身手敏捷,龙精虎猛,什么都顾不上了。

    弘治皇帝等人,还一脸愣着。

    良久,弘治皇帝回过神来,才不禁看向左右,一脸郑重的问道:“是那个刘杰……”

    “陛下,十之八九,就是那个刘杰……”李东阳不禁焦灼起来,神色也凝重起来

    刘公的年龄这么大了,若是刘杰当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他的身体,扛得住吗?

    到时,只怕大明要痛失栋梁了。

    而且……听了那宦官的描述,身上中弹十数处,奄奄一息,可想而知,刘杰遭遇了什么。

    弘治皇帝此刻,也不禁动容。

    谁都有儿子,倘若弘治皇帝自己的儿子,遭遇如此的处境,只怕,他并不会比刘健的表现更好。

    弘治皇帝动容,眼眶不禁红了一圈,微微抿了抿唇,叹道。

    “这真是一门忠良啊,治,一定要治,一定要将他救活。”

    他虽然这样说,却也知道,既然受了这么重的伤,想要救活,只怕是不易的。

    他坐下,本想静一静。

    可是却觉得内心深处,很是焦虑。

    刘杰到底经历了什么,现在伤势如何,能救得回来吗?

    无数的疑问,在他的脑海里盘桓。

    刘健是自己的心腹,是左膀右臂,是腹心肱骨,弘治皇帝实在不忍心,见他白发人送黑发人。

    猛地,弘治皇帝站了起来,大袖一挥,朝着众臣开口说道:“走,朕也去西山看看。”

    ………………

    弘治皇帝赶到了西山医学院的时候,便听到了刘健的嚎哭声。

    声震瓦砾,可以说整个西山都可以听见他的哭声。

    弘治皇帝与随来的臣子们,个个脸色铁青,心里唏嘘。

    等踏入了医学院的一处小厅,便见这里,几个大夫低垂着头,有人安慰着刘健。

    “你们不要骗老夫,老夫知道救不活,救不活的。”

    刘健手里拿着一张病历,浑身颤抖,眼神飘忽。

    弘治皇帝皱眉,朝身后的萧敬道:“问问,现在如何。“

    萧敬去向大夫们问明了,才来禀告:“说是有铅弹,几乎中了心室,这才一路送回来,足足大半年的光景,本来早就该气绝了,却不知刘杰到底什么运气,还活着,可送来的时候,已是命悬一线。而且,铅弹有毒,伤口又感染的厉害……”

    弘治皇帝倒吸了一口凉气,他终于知道,为何刘健如此的绝望了。

    平常人听到这样的消息内心都无法镇定,何况是至亲呢,这可以说比割肉还疼吧!

    弘治皇帝坐下,看着一脸惨然的刘健,想说什么,却不知该如何说起。

    还能安慰什么呢,节哀之类的话,是没有意义的。

    可怜的刘杰啊,若只是故去,倒也罢了,偏偏他在临死之前,还忍受了如此长时间的病痛折磨,这绝非是人可以忍受的。

    “陛下,现在太子殿下和齐国公,已经在蚕室里,尽力的抢救了,说是已进去了一个时辰,到现在还没有什么消息……”

    弘治皇帝挥挥手,示意自己知道了。

    一旁,刘健老泪纵横,见到了天子,微微颤颤的起身,拜倒在地:“老臣无礼,恳请陛下……恕罪。”

    “是朕对不起卿家啊。”弘治皇帝凝望着面前颤颤巍巍的刘健,眼眶也不禁湿了,深深的感慨起来:“刘杰吉人自有天相,朕相信,他一定能转危为安的。”

    刘健身子颤抖着。

    他不知道,为何老天爷如何对待自己。

    从前的儿子,是郁郁不得志,年年名落孙山,让自己操心。

    此后,拜入了西山书院,成了方继藩的徒孙,本以为时来运转了,也算是金榜题名,可哪里知道,更加操碎了心。

    这日子,真的是没法过了啊。

    他不断的擦拭着眼泪,眼睛都已哭肿了,却不知该再说什么。

    弘治皇帝起身,焦虑的来回踱步。

    其余诸臣,个个面露忧色。

    弘治皇帝只好继续道:“刘卿家,你自己也要保重自己的身体……”

    后头的话,弘治皇帝说不下去了。

    为了所谓既定的国策,多少人如刘杰这般,他们的父母失去了儿子;做妻子的,没了丈夫;做儿子的,失去了父亲。

    他一声叹息。

    ……………………

    蚕室里。

    方继藩已觉得手脚酸麻了,紧张的在旁协助了一个多时辰,手术依然还在继续。

    相较而言,朱厚照就显得轻松许多,他依旧是脸不红,气不喘,双手飞快的拿着镊子,小心翼翼的在伤口深处,夹出一个个碎裂的铅片来。

    这些铅片,几乎和血肉黏在了一起,想要取出,实是不易。

    不得不说,朱厚照确实是一个拿手术刀的好苗子。

    他不但手稳,体力也是出奇的好,或许是打小就学习弓马的缘故,这一个多时辰了,依旧还游刃有余。

    他偶尔,会道:“病人现在如何?”

    方继藩探着刘杰的脉搏:“还活着。”

    朱厚照拿着镊子不停的取铅片,整个人悠然自若,淡淡追问道:“脉象呢?”

    “微弱,断断续续的。”

    朱厚照只颔首点头:“糟糕了。”

    方继藩吓了一跳,很是慌张的问道:“怎么?”

    却见朱厚照淡淡道:“本宫忘了,午饭时间要过了。”

    方继藩:“……”

    朱厚照笑了笑:“跟你开玩笑,不要这么紧张,不就是开刀吗,只是平时破的是肚子,这一次破的是心口,其实没什么大不了。”

    方继藩却一脸凝重的说道:“我听到外头有哭声。”

    朱厚照此刻面色变了,有些阴沉。

    “本宫也听着了,像刘师傅的声音,他一定听到消息了,是谁透露的,待会儿收拾他们。”他一面说话,一面做手术,“呀……这里还有一片,老方,取那个小镊子来。”

    方继藩递过去小镊子。

    朱厚照将大镊子放下,接过了小镊子,将固定在上方的镜子调整了角度,眼睛专注有神的看向伤口的方位。

    他目不转睛,良久,似乎大致确认了位置,轻轻的用大镊子夹开了一些皮肉,而手中的小镊子,迅速的探入伤口。

    片刻之后,小镊子夹了一个碎片出来。

    朱厚照呼出了一口气,不禁道:“差一点,就差一点,就要刺破他的心口了,幸好本宫心灵手巧,要不然……方才必死无疑。”

    方继藩看着那浑身是血的铅片,心里森然。

    这些玩意,可都隐藏在皮肉之下,朱厚照到底是怎么发现的?

    可显然这是朱厚照的独门秘籍。

    朱厚照却是不慌不忙,悠悠说道:“老方,来给本宫擦擦汗,哎……怎么这样的闷热呀,这都做了几个时辰了,总觉得时间过的很慢……对了,拿一个小剪子来,这里有一处皮肉感染了……”

    正说着,外头听到嘈杂的声音,显然又是刘健的:“放老夫进去吧,方老夫进去,老夫看吾儿最后一眼。”

    朱厚照皱眉。

    外头的大夫们,自将刘健拦住了。

    朱厚照依旧不做理会,对于任何人,他都不在乎,他只想做好眼下的事。

    于是,他依旧轻松的道:“老方,说起来,本宫倒是很佩服这个刘杰,这样都能活着,没有丢我们西山书院的脸啊。”

    方继藩点点头,表示认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