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三百七十四章:朱大将军出马
    看到刘杰的伤势,方继藩如遭雷击。

    这已是险象环生,命不久矣了。

    天知道能不能救回来。

    然后,他想到了刘健。

    在然后,他想到,刘健会不会剁了他呢?

    很有可能。

    人年纪大了,就不太容易理智啊。

    虽然我方继藩是无辜的。

    可是……刘健的思维是极难预料的。

    要救人!

    赶紧!

    方继藩顾不得这么多。

    也懒得去完成皇帝的使命了,立即叫人准备了几辆车,同徐经一道架着刘杰便走。

    车队一路西行,沿着道路,抵达了京师医学院。

    朱厚照抱着手,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

    先行的人,已经通报朱厚照了。

    听说来了个重症,而且非要自己亲自诊视不可,朱厚照顿时高兴得不得了。

    你方继藩也有今日。

    现在晓得本宫的厉害了吧。

    人迅速的送到了蚕室内。

    紧接着,一群医学生像泰迪一般围拢了来,不肯走了。

    朱厚照虎目一瞪,大手一挥道:“看什么看,滚开!”

    医学生们这才不甘心的一哄而散。

    能见识见识祖师爷的刀工,这在医学院里,是一件祖坟冒青烟的事。

    只可惜祖师爷平日不太动刀,最初的那一批学兄们,运气好,曾见识过。

    后头这些入学的学弟,就没有这样的运气了。

    朱厚照见了方继藩,咧嘴,眼眸里的得意之色就快溢出来了。

    方继藩瞪他一眼,一脸严肃的道:“殿下,要出大事了,刘杰伤重,生死一线,赶紧救治吧,如若不然,刘公非要砍死殿下不可的。“

    “跟刘师傅什么关系?”

    方继藩道:“这是刘公的儿子。”

    朱厚照一怔,顿时也紧张起来:“那赶紧,快快快。”

    他说罢,又冒出一个疑问,刘师傅的儿子死了,和本宫又有什么关系?

    算了,不想了。

    苏月亲自带着人布置好了蚕事,而刘杰则已送进了蚕室里,衣服拨开,露出了可怖的伤口。

    紧接着,苏月递上了沿途照料刘杰的医学生所书的病历。

    朱厚照低头看了看,也是吓了一跳。

    “这样他居然还活着?了不起啊,壮哉,老方,这是一条汉子啊。”

    方继藩在一旁擦了擦额上的汗,这个时候,还有心情讲这个。

    朱厚照接着皱起眉来,道:“铅弹入体,这是极可怕的事,从病历上来看,他早该死了。前些日子,不是有几篇相关的论文嘛,说的就是铅弹入体的危害。”

    铅弹入体的危害,有不少人研究。

    尤其是黄金洲那边的医学生。

    毕竟在那个地方,经常和西班牙人作战,中弹的人不在少数,因此研究者颇多。

    朱厚照徐徐道:“这其中的危害有两种,一种是急性,也就是说,铅弹射入体内时,会夹杂着许多的异物进入身体里,若是不能及时情理干净,则伤口势必会迅速的感染,最终导致人死亡。当然,刘杰扛过了急性发作期,一方面,是他的运气,感染被他的身体抑制住了。而第二个危害,则是慢性,铅是有毒的,铅弹进入了身体,时间长了,不但会使伤口难以愈合,而且这铅慢慢的浸入身体里,会有许多慢性中毒的症状。呼……你看看他,这就是典型的症状。”

    方继藩忍不住道:“别啰嗦了,赶紧救人呀。”

    朱厚照探了探刘杰的鼻息:“还活着,应该一时半会还死不了……”

    他接着,检视着刘杰浑身上下的伤口。

    这触目惊心的,统统都是刀伤和枪伤,看着让人头皮发麻。

    而最致命的伤口,则在心口的位置。

    朱厚照凝重的道:“这一枪真是不偏不倚啊,差一点点就要射入心脏了,若是正中心脏,那便是大罗金仙也救不回来。这铅弹在这位置,若是不取出来,他也是必死无疑,接下来慢性中毒,足以让他死无葬身之地。可若是要取出铅弹,又牵涉到了一个问题,因为距离心脏太近了,手术时稍稍有一丁点的闪失,这人便算是死了。一丁点的偏差都不可有,难怪那些家伙们不敢立即手术取出铅弹,原来如此,他们是没有自信心,不过细细想来,他们若是来做这手术,只怕是九死一生,也只有本宫来做,才有六七成的把握。“

    方继藩在旁听着朱厚照细细的分析,却是要急疯了:“殿下不要废话了好吗?赶紧手术。”

    朱厚照白了方继藩一眼:“不说明白,怎么晓得本宫的技艺高超,等本宫做成了,你们便觉得这手术一点难度都没有,只有明明白白告诉你们,才省的到时候你们过河拆桥。”

    方继藩:“……”

    朱厚照这才气定神闲:“准备输血吧,确定他的血型,这是大手术,想要将他体内的铅弹剔除干净,可是不容易的,而且这中弹的部位靠近心室,这附近的动脉诸多,稍不留神,可就止不住血的,幸好本宫近几日在织毛衣,这手上的巧劲没有荒废下来,随时做好准备。”

    一切准备妥当。

    看着病床上的刘杰,先是有人预备了输血,而后,苏月给他打了一针青霉素,作为消炎之用。

    所有的手术器皿已是经过了消毒之后,朱厚照终于提起了刀,他显得轻松惬意,一丁点都不紧张。

    没心没肺的人,才最适合给人动刀子,治死了反正拉倒,死就死了,哪里需要这么多充沛的情感。

    他轻轻的开始划开了中弹部位的肌肉。

    而后……

    ………………

    弘治皇帝在奉天殿里,正与内阁大学士刘健人等商讨着关于取消徭役的事。

    用纳银税之法,替代徭役,而各地修建河堤等工程,则采取招募的方法。

    取消徭役,这在十数年前,是想都不敢想的事。

    可现在……国库和内帑的银子,还算充裕,而西山钱庄已经将触角遍布在大明的每一个府县,银钱的作用开始发挥了效用。

    以往的时候,这徭役最是扰民,百姓们不得不随时等候官府的差遣,可谓是苦不堪言。

    可现在,直接用银税来结算,不但官府征收起来方便,百姓们有了闲工夫,做一些闲活,便可挣来银子,缴纳税赋。

    这有利于人力的合理支配。

    奉天殿里,正是唇枪舌剑,这项大政,在天津卫、保定、京师,推行的效果都还不错,可是……涉及到了两京十三省,如此大面积的铺开,担忧的问题就出现了。

    地方官府失去了徭役的摊派,那么,要修河堤,要修县学,要修桥铺路,总要有人来干,征收来的徭役税,自是进入地方府县的府库,由他们来招募工人,这里头就出现问题了,怎么招募,银子怎么花,花多少……这……都是没有定数的事。

    刘健所提的方法,是派遣御史巡按,分赴各方,进行监督。

    而吏部尚书欧阳志却认为,御史不懂经济之学,让他们去监督,只怕是南辕北辙,内阁之下,有一个统计司,统计司里,有许多的核算和审计人员,可以委派这些人去地方府县,四处审计和翻查账目,以防地方官吏上下其手。

    弘治皇帝没有发表意见,只安静的听着大家的提议。

    这事儿,说白了,没有这么快办成,需要徐徐图之,现在只是听取各方面的建议罢了。

    且弘治皇帝心里,还在想着方继藩的事。

    说起来,方继藩去了天津卫,怎么还一点消息都没有?这个时候,应该带着徐经人等来复命了吧。

    讨论进行了一半,此时已到了正午,弘治皇帝是个体贴臣子的好皇帝,便命人上了茶点,君臣们就着茶点先填饱了肚子。

    弘治皇帝趁着这个间隙,朝萧敬低声道:“去问问继藩回京了没有。“

    萧敬颔首点头,立马指使了一个小宦官去了。

    众人吃饱喝足,方才的讨论虽然充斥了火药味,不过到了闲暇时,倒是又都和颜悦色起来。

    刘健笑吟吟的道:“陛下,宫里的糕点实是美味,老臣都吃撑了。”

    众人都笑了,气氛更是轻松。

    弘治皇帝也微笑起来:“过几日,命人送一些到刘卿家的府上去,不过刘卿家年迈,万万不可暴饮暴食。”

    刘健点头,谢了恩典。

    正说着,外头有小宦官匆匆进来,道:“陛下,齐国公回京了。”

    弘治皇帝听罢,眉一挑:“回了京,竟也不见人,怎么,他还避开了朕?家国大事,怎么可以儿戏,朕可想念着徐卿家等人,想念的紧。“

    那小宦官便开始躲躲闪闪的。

    听到弘治皇帝批评方继藩,许多人眉开眼笑,怡然自得的样子。

    那狗东西,平日大家拿他没法儿,听皇帝骂一骂他也是让人心情愉快的。

    只有欧阳志,面上先是古井无波,片刻之后,才微微皱眉。

    刘健倒是笑着对那支支吾吾的宦官道:”有什么话,说便是了,难道齐国公的脑疾又犯了,不便觐见?"

    刘健还是很有幽默细胞的。

    说起脑疾的典故,奉天殿里,顿时又荡漾起了欢乐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