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起死回生
    成功了……

    这三个字,说起来轻巧。

    可是……真正做到,却是难上加难。

    这里头,花费了多少个日夜,又有多少人力物力,多少心思啊。

    “陛下,粮食可以让百姓们活下去,而药品,则可以让不该亡的百姓,免离死亡。生老病死,固然是天道,可饿殍和早夭、病死,却绝非天道,朝廷只要解决了这两样,何患天下不安定。儿臣听说,历朝历代,人口的增加,便是盛世。从文景之治开始,此后再到贞观之治,都是天下安定,百姓休养生息,人心归附,人口大量增加为准。而今,陛下下旨,推广新的作物,敕命屯田所,改良粮种,而今,已有了成效。现在……太子殿下制出的新药,不啻是神农尝百草,恩惠了天下的百姓啊,这是普天同庆的善举,千秋之后,人们定会铭记这新药,铭记太子殿下的功德。”

    朱厚照想不到老方还是很厚道的。

    他心里一暖,忙说:“父皇,老方才是首功,他出了银子,还提了方向。”

    弘治皇帝心里震撼。

    方继藩说包治百病,他信了。

    想不信也难啊,毕竟,肺痨这样的不治之症,他都信誓旦旦的可以治愈,一剂药下来,自己的病情,确实缓解了。

    那么………会有多少人,因为此药,而活下来。

    方继藩似乎给弘治皇帝描绘了一个前景。

    推广一种药,使各村各里,都出现一个靠谱的大夫。

    所谓的灵丹妙药,其实并不是真正能包治百病。

    而在于,它是否能够用最快捷的方法,推广开来。

    这就好像,这个时代,拿着一把火铳,这火铳的威力,和一个训练有素的弓箭手而言,可能要差得多。

    可是要训练一个弓箭手,却需要数年的时间,而一个火铳手,只需要一个农夫操练数月就可以直接拉上战场。

    如此一来,火铳哪怕在这个时代,射程短,威力低,也迅速的在佛朗机,奥斯曼帝国和大明风靡起来。

    一个能治疗绝大多数疾病的名医,实在太难得了,他需一声都浸YIN在医道,需要有不错的悟性,需要有数不清的经验。

    可现在……

    弘治皇帝深吸一口气,他道:“若如此,则为苍生之幸啊。”

    “不错。”方继藩兴冲冲的道:“说来,若非是陛下病重,太子殿下定不会研制出此药来,可见,这冥冥之中,自有天意,陛下,这都是您圣明的缘故啊,否则,早不病晚不病,偏偏这个时候病了……儿臣建议,立即传抄邸报,推广此药,西山会成立专门的制药作坊,为了筹集资金,将在交易所上市,陛下……儿臣都想好了……想要扩大规模,既支持新药的研制,又可招纳良才……”

    弘治皇帝微微咳嗽,半躺在了榻上,听着方继藩的絮絮叨叨。

    推广新药,利国利民。

    弘治皇帝相信,这个新药必定能给自己的子民,带来莫大的好处。

    同时,此药和太子有关,和自己也有关系,千秋之后,不知多少人会称颂自己和太子还有方继藩的功德。

    更不必言……

    方继藩说药建立西山药业了。

    如此的灵丹妙药,势必有丰厚的盈利。

    这是一箭三雕,天上掉下来了馅饼哪。

    可是……

    弘治皇帝面带微笑,意味深长的道:“朕要安心养病,朕的病,能痊愈的事,暂时不可泄露出去。”

    “啥?”方继藩惊讶的看着弘治皇帝。

    弘治皇帝道:“太子,依旧研制他的新药,你呢……依旧游手好闲……”

    “陛下……”方继藩幽怨的道:“儿臣没有游手好闲,儿臣一直都在协助太子殿下,儿臣的勤勉,天日可鉴,陛下……”

    弘治皇帝只点头:“总而言之,一切恢复原状,此药,你交代给梁女医即可,梁女医该入宫了,让他每日,给朕用针,除了这殿中,其余人……一字半句,都不得泄露出去,否则,朕绝不轻饶。”

    朱厚照和方继藩对视一眼。

    觉得蹊跷。

    依着陛下贪财和好名的性子,早就将这事嚷嚷出去,然后立即入股西山药业,大力支持西山药业才是啊。

    怎么……突然如此了。

    弘治皇帝淡淡道:“至于此药,自然是大功于朝,可是你们要稍稍忍耐,等过一些日子,朕的病情痊愈之后,自会给你们恩赏。”

    弘治皇帝又咳嗽起来。

    萧敬是知情者,面上古井无波,忙是给弘治皇帝拍背。

    “父皇,出什么事了?”

    弘治皇帝勉强微笑,却显得疲倦无比:“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朕还在朝,能出什么事呢,什么事都不会有,朕所担心的,不是现在出什么事,而是……也罢,你安心去做你自己的事吧。”

    朱厚照却是精神一振。

    他是个从不嫌事大的主。

    平时难见弘治皇帝这般的表情。

    朱厚照便知道,肯定出了什么事了。

    弘治皇帝随即道:“是了,萧伴伴,过一些日子,召宗室们入宫吧,朕要见见他们。”

    “奴婢遵旨。”

    其余的大夫,随即被萧敬召集了起来,教他们万万不可在外头宣扬今日殿中的事。

    朱厚照还想要追问,弘治皇帝却是三缄其口。

    方继藩拽拽朱厚照的袖袍,朱厚照会意,才和方继藩怏怏告退出去。

    朱厚照出了奉天殿,忍不住道:“老方,你拉我出来做什么?我还要问……”

    “陛下不想告诉太子殿下,殿下问了也无用。你没见陛下说出这些话的时候,一旁的萧敬,却是面上平静嘛,这事儿,萧敬也知道。殿下想要知道原因,简单的很,找萧敬那狗东西,他敢不说。”

    朱厚照顿时眉开眼笑。

    拉着方继藩,却不出宫,而是二人藏在偏殿里。

    过了小半时辰,萧敬来此斟茶,朱厚照窜出来:“萧敬,你往哪里跑。”

    萧敬居然觉得一点都不奇怪。

    他只是很平静的看了太子一眼,又看看方继藩。

    这倒是令朱厚照恼了。

    真是岂有此理,本以为还能吓这萧敬一跳,谁料人家处变不惊。

    于是便背着手:“狗东西,本宫问你。”

    他还没问完,萧敬道:“陛下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听说有宗室,诽谤宫闱之事,太子殿下,天下人都以为,陛下病重了,新君即将登基,那些从前心怀叵测者,本是按兵不动,不敢造次,现在也大起了胆子。那些以往,别有所图者,也正好,可以借机兴风作浪。”

    “现在嚼舌根的,虽只一些宗亲,可是……陛下认为,没有这样简单,没有凭借,他们是万万不敢如此的,陛下想要知道,他们所凭借的是什么,所以……陛下虽是病情缓解,却不着急,而是想站在背后,看清楚真相。”

    朱厚照一愣。

    这萧敬一点骨气都没有啊。

    他忍不住道:“本宫还未问,你便统统说出来了,真是岂有此理。为何不让本宫打你一顿,你再说,戏文里都是如此的。”

    萧敬淡淡道:“太子殿下,打不打,都要说,奴婢早些说了,可以少挨一顿打,殿下也免得动拳脚,伤了筋骨。”

    这话……朱厚照很爱听。

    方继藩在一旁皱眉。

    历朝历代,新君即将登基,都难免会出现一些幺蛾子,这是理所当然。

    方继藩道:“涉事的宗室,是何人?”

    萧敬看了方继藩一眼:“和安化王有关系。”

    安化王……

    方继藩心头一震。

    这就对了。

    方继藩竟险些忘了安化王在历史上,是确实谋过反的,历史上朱厚照登基,为正德皇帝,安化王随即在宁夏作乱,最后叛乱被平息。

    之所以许多人对安化王不熟悉,一方面,是因为他只是一个郡王,另一方面,正德朝宁王谋反,风头出的太大,以至于这位可怜的安化王,连造反,都被人忽略。

    方继藩便点头道:“我有幸见过他一面,这个人,长得很丑,一看面相,便晓得,他定是个心怀不轨之人,太子殿下,可见这相貌堂堂,多么的要紧,所谓相由心生,你看臣,是不是……”

    朱厚照看着方继藩,细皮嫩肉,相貌堂堂……

    朱厚照道:“呸,话可不能这样说,你这样说,岂不是说萧敬这狗东西,也是反贼。”

    萧敬:“……”

    方继藩道:“殿下也不能完全可以说,萧敬虽然生的丑,可他只是太监,他若是藩王,他就一定反了。”

    朱厚照托着下巴,点头:“你这样一说,居然极有道理的样子,这样说来,安化王若是也做了宦官,便可像萧敬一样?”

    方继藩道:“我没有这样说。”

    萧敬面沉如水。

    他假装没有听见。

    听见了也没什么好处。

    辩驳几句,说不准还换来一顿揍,不值得的。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突然……朱厚照道:“老方,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总不能看着有人图谋不轨吧。安化王那狗东西,想要夺得,莫非是本宫的江山?该死!”

    …………

    在外面开会,马上出发,今天两更,明天会正常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