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三百五十二章:父子情深
    王勇的伤口,已经接了许多客了。

    很多大夫走马灯似得来观摩。

    甚至有人从他的伤口里,取出了一些组织,送去了显微镜那里观察。

    而现在,王勇又迎来了新的一群围观群众。

    朱厚照取了镊子,对王勇道:“可能会有点疼,不要怕。”

    镊子又揭开了纱布,而后……是腐肉……

    好在……腐肉的情况已经好转了不少。

    看上去,没那么可怖了。

    “继藩,你来看。”朱厚照手里的镊子,捏了捏伤口。

    王勇哼都没哼一声,只是依旧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

    这种情况,他已经经历过无数次了。

    方继藩取了放大镜,在一旁看了看:“不错,不错,看来,药有效果,有没有其他的后遗症。”

    朱厚照沉默了片刻,而后看向一旁的大夫们。

    一个大夫上前:“太子殿下,师公,后遗症……似乎没有,不过……可能精神上,有些问题。”

    “精神上?”方继藩心里咯噔一下,卧槽,这药莫非失败了,会引发精神类的疾病?抑郁,还是焦虑?

    突然……王勇豁然坐起来。

    刚才他还安静的不得了,转眼之间,坐在了病榻上,眼里布满血丝,面目狰狞,嚷嚷道:“割了吧,我宁愿割了,不要这腿啦,不要这腿啦。”

    接着,又生无可恋的躺下去,安静了。

    方继藩看着这病症:“有点像脑疾啊,还不轻。此药的副作用,真是可怕。”

    “精神科的人在否?”

    “在。”几个大夫在人群中到。

    “腿治好之后,你们好好的去研究一下,万万不可让病患治好了腿,却惹了脑疾之症去,还有,治疗的费用,全免。要好好研究,万万不可出差错。”

    虽然可能会有一丁点的副作用。

    而且这副作用还有些可疑。

    可这个时代的临床试验,是不可能过于严苛的。

    因为这是捡西瓜还是捡芝麻的问题。

    方继藩有些遗憾,却是将朱厚照拉到一边来,他看着朱厚照:“殿下,陛下生病了。”

    “又病了。”朱厚照不满道:“怎么他老是生病。”

    方继藩道:“肺痨。”

    听到肺痨二字,朱厚照面上的不屑骤然变得凝重:“啥?”

    方继藩拍拍朱厚照的肩,安慰他。

    朱厚照道:“这药,能治吗?”

    他紧张的看着方继藩。

    方继藩摇头。

    朱厚照陷入沉默。

    “不过……”方继藩拉长了声音:“有一种药,可以治,也是这种培育霉素的方法,制药的原理是想通的,却可专治此症。”

    青霉素能够抑制病菌,可谓是灵丹妙药,这个时代,许多致死的疾病,都可以进行治疗。

    一旦推广,就是造福天下。

    此药厉害在什么地方呢,最厉害之处就在于,哪怕只是一个庸医,他见了病人便开此药,都能治疗绝大多数人的疾病。

    这是何其可怕的事,不需要高明的大夫,不需要良好的条件,便可将许多重症,一剂下去,人便可以起死回生。

    可是……肺痨却不成,肺痨乃是肺结核,寻常的青霉素,对它产生不了效果。

    当然,却有一种专门针对肺结核的霉素,是对肺痨有效的。

    此病虽是绝症,可是……还有时间,只要利用培养天然青霉素的方法,就可培育出这样的霉素。

    “真的可以?”朱厚照脸色很难看。

    “无论如何,也要试一试,看来,要辛苦太子殿下了。”

    “噢。”朱厚照什么都没有说:“朝哪个方向走?”

    没有方向,就没有头绪,若是完全靠误打误撞,可能一百年也未必能模到门槛。

    方继藩想了想:“来,我们细细的说。”

    …………

    弘治皇帝的咳血并不严重,只是气闷的很,身边有萧敬照料着,可此病无治,只能勉强缓解一些疼痛。

    奉天殿里,弘治皇帝戴着口罩。

    他高高在上,却又有气无力的坐在金銮上。

    诸臣则远远的跪坐在殿下。

    人们担忧的看着天子。

    似乎……每一个人都意识到,弘治皇帝的时代,要落下帷幕了。

    这令不少大臣,颇有几分伤感。

    可是……可怕的痨病,却还是让人对弘治皇帝望而却步。

    这可是不治之症啊。

    而且,会传染。

    形同瘟疫。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弘治皇帝有气无力的道:“朕身子违和,这些年来,精力愈发的不济。太子……敦厚……聪慧……咳咳……”

    “将来……是可以克继大统的,朕本想传位于他,可……可细细思来……还是暂令他监国吧。往后,所有的奏疏,统统让太子批阅,朕……朕……安心静养,诸卿……朕与诸卿,共事多年,细细算来,已有近三十载了……咳咳……朕希望卿等,如辅佐朕一般,尽心辅佐太子。”

    刘健心里只是感慨。

    他不禁想,陛下到了今日这个地步,老夫……只怕也没有几年了吧,一朝天子一朝臣,自己只怕难以承受的起陛下的重托。

    李东阳和刘健二人,心里也不禁悲凉,往事历历在目,不堪回首。

    欧阳志面色凝重,不发一言。

    不过他早已习惯了。

    这不苟言笑的样子,恰恰是吏部天官最大的威慑力。

    多少人想走门路,巴结欧阳志,用上了无数种方法,想要投他所好,可欧阳志,却永远都如木桩子一般,什么糖衣,什么炮弹,对他没有丝毫的效果。

    所以……大家对欧阳志,已经习惯了。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欧阳志是公允的,不徇任何的私情。

    马文升、张升人等,俱都唉声叹息。

    其他诸臣,也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默。

    弘治皇帝道:“朕已下旨,让太子……太子来……朕要亲自嘱咐他……咳咳……待会儿他来了,就让他在殿外接旨吧。”

    弘治皇帝觉得悲哀,临到此时,却得了这样的病,以至于,自己的至亲,都不能亲近。

    奉天殿里,一阵沉默。

    弘治皇帝想起了什么,看向了身边的萧敬:“萧伴伴,太子为何还未来?”

    萧敬弓着身:“想来,快了。”

    弘治皇帝颔首点头。

    又焦灼的等了很久,弘治皇帝只是不断的咳嗽。

    却在此时,有宦官匆匆进来,拜下:“奴婢见过陛下。”

    奉天殿开阔,那宦官远远的拜下,却是孑身一人。

    弘治皇帝皱眉:“太子何在?”

    “殿下没来。”宦官战战兢兢的道。

    弘治皇帝不禁又开始咳嗽起来。

    奉天殿里,远远跪坐的群臣顿时开始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陛下病重,显然有托孤之意,这可是节骨眼上啊。

    在这个时候,居然太子殿下召之不来。

    这不是不孝吗?

    人们显得不安起来。

    ……

    弘治皇帝艰难的咳嗽之后,抬头,看着那宦官,更觉得自己气闷的很,老半天:“他……他何故不来?”

    “陛下,太子殿下说,他在研制新药……殿下……殿下还说……”

    “你说吧,他还说了什么?”

    宦官道:“太子殿下还说……他没空!”

    宦官说到此处,叩首匍匐于地。

    没空……

    这是不爱江山爱制药吗?

    卧槽……

    群臣纷纷面露怒色。

    不忠不孝啊。

    弘治皇帝却是沉默下来。

    他是清楚自己的儿子的。

    这个儿子,浑身都是缺点,可唯独不孝二字,他却是不相信。

    只是……太子在这个时候,竟是不奉诏,难道……还能将他绑来吗?

    又在这个节骨眼上,看着大臣们议论纷纷的样子。

    弘治皇帝沉默了。

    拼命的忍住了咳嗽:“朕知道了,你退下吧。”

    宦官如蒙大赦,忙是退出去。

    弘治皇帝却是苦笑:“诸卿……太子可能有事吧。”

    “陛下。”刘健痛心疾首道:“老臣亲自去一趟,劝说陛下入宫见驾。”

    弘治皇帝虚弱的摆摆手:“不必了,朕……朕身子虽是欠安,却还能支撑一些日子,让太子,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吧,往后,他便是想做,也做不成了。朕……再坚持一些时日……萧敬啊,以后……奏疏还送朕这里来。”

    萧敬担忧的看着弘治皇帝。

    却是乖乖的道:“奴婢遵旨。”

    一场本是极重要的会面,却在此刻,戛然而止。

    群臣们带着满腹的忧心忡忡,辞别而去。

    他们既担心皇上。

    更担心的,却是未来。

    太子在此时,尚且如此。

    将来做了天子,谁还管得住吗?

    这就是戏里的美猴王,是齐天大圣哪。

    不,说不准,未来他是玉皇大帝。

    嗯……把自己凌霄宝殿砸了个稀巴烂的玉皇大帝。

    …………

    朱厚照已两天两夜没有合眼了。

    方向是有了,可是要制,没有这么容易,所有的研究员,暂时放下了临床的事,竭力按着培育青霉素的方法,在培育着一种新的霉素。

    只是……知易行难。

    哪怕知道其原理,想要真真切切的将东西制出来,却没有这样容易。

    方继藩也勤快了,他决定留在研究院,虽然好像他也没什么可搭把手的,说不准,自己有用处呢,他给自己搬来了一个沙发床,除了睡觉,便是随时跟进最新的成果。

    …………

    倾I城成为本书新盟主,在此感谢,码字很辛苦,尤其是专职作者,看到电脑和键盘,就难受的不得了,因为大家的支持,才有了坚持下去的动力,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