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开疆
    弘治皇帝算是开门见山了。

    来都来了。

    就说说罢。

    有什么不满意的,直说无妨。

    北方省朕是志在必得。

    其他的,都可以商榷。

    最重要的是,弘治皇帝心里没底,怕就怕太子闹出什么事来。

    齐勒听罢,便说了一通。

    那通译正色道:“北方省一直受西班牙的统治,西班牙国王横征暴敛,我们深受其害。此次,参访团来此,既是要拜见皇帝,并且……对齐国公……不,理应译为方大善人表示由衷的感谢,感谢陛下和齐国公在危难之际,对北方省的救济。”

    弘治皇帝:“……”

    方继藩站在人堆里,腰杆子挺直了。

    文武百官,许多人一脸无语的看向方继藩。

    说实话……这佛朗机人……脑子不好使吗?

    方继藩的当也上?

    此前大家对于这些北方省人,大抵还只是一副好奇的样子,毕竟,这是万里之外的外邦,他们的眼睛和鼻子,实是和汉人不同。

    可现在……

    更多的人,却是一副同情的模样。

    这些蛮夷,真的很可怜啊。

    接着,通译又开始翻译齐勒后续的话:“此次来了大明,见识到大明的富裕,实在是大开眼界,他们此次,是应总督的邀请,友好的进行访问,此行给予了他们极大的信心,他们抵达大明之后,一直无缘拜见方大善人……呃,也即是齐国公,迄今为止,没有表达他们的感激之情,这令他们觉得遗憾。久闻方大善人乐善好施,以诚信为本,有经天纬地之才,不知方大善人,可在这里。”

    这一下,包括弘治皇帝都朝方继藩看过去了。

    方继藩谦虚的站了出来。

    咳嗽。

    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齐勒等人这才注意到了方继藩,居然觉得格外的亲切。

    在北方省,方大善人的画像他们是见过的,不正和眼前的青年人神似吗?

    万万料不到,今日见到了真人,还是活的,会动呢。

    这齐勒等人为首,个个眼圈红了。

    不少人万里迢迢而来,就是想见见活人啊。

    他们纷纷朝方继藩行礼。

    方继藩则看向弘治皇帝。

    弘治皇帝微笑:“继藩怀柔远人,竟深受北方省上下爱戴。”

    方继藩忙道:“儿臣惭愧,这……这一定是王细作……王细作造谣……”

    百官个个凛然,眼观鼻、鼻观心,不露声色。

    弘治皇帝却是笑了:“朕并没有责怪之意,这是好事,继藩不必自责。”

    弘治皇帝深吸了一口气,心里想,那王细作在北方省,想来是经营的不错了,不然……这些佛朗机人,岂会对王细作的话,深信不疑。

    如自己所言,这确实是好事,北方省对于大明而言,只是一个跳板,能收买他们的人心,无论是任何方法,都不是坏事。

    方继藩毕竟是自己的女婿,让他们感念方继藩的恩德,总比感念王细作要强。

    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弘治皇帝看向通译:“告诉他们,让他们在京里,多住一些日子,大明自会以礼相待,再问问,他们在此长住,可有什么困难。”

    通译听罢,将话转述了。

    齐勒等人一听到询问自己是否有什么困难,这些佛朗机人像是要炸开了一般,有人激动的脸通红起来。

    这一下子,却令弘治皇帝和文武百官心里咯噔了一下。

    怎么……果然他们在京里遭遇了什么吗?被太子揍了,还是……

    弘治皇帝不禁瞪了朱厚照一眼。

    朱厚照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这令弘治皇帝气不打一处来,自从这家伙长大成人,弘治皇帝觉得不便抽他之后,他就越发的无法无天了。

    只是……此等场合,却不便动怒,弘治皇帝依旧微笑:“他们说什么?”

    “这……”通译一脸怪异。

    弘治皇帝怒道:“说!”

    通译才怯怯道:“佛朗机人们说,他们对大明,有一处极不满的地方。他们要……要……”

    弘治皇帝不露声色:“嗯?”

    “他们……”通译深吸一口气道:“他们说,既然西山建业,要建佛朗机花园,这佛朗机花园,本就用的乃是佛朗机的特色,可是……这佛朗机花园,只是徒有其表,那些商铺和宅邸,居然大多卖予了大明的子民……”

    弘治皇帝一脸懵逼。

    百官们个个瞠目结舌。

    佛朗机花园是啥?

    那通译继续道:“所以,他们强烈要求,陛下不能厚此薄彼,这佛朗机花园,贷款的优惠利率,还有指标,应该留给他们一份,否则,这佛朗机花园,还叫佛朗机花园吗?”

    弘治皇帝看向朱厚照。

    朱厚照立即道:“父皇,儿臣可什么都没有说,宅子都卖光了,他们非要买。”

    一下子,所有人都明白了。

    弘治皇帝竟不知该喜还是该忧,哭笑不得的道:“这佛朗机花园在何处?”

    朱厚照道:“玉泉卫驻所附近。”

    “……”

    玉泉卫。

    连方继藩都不禁看向朱厚照,一脸无语了。

    玉泉卫啊……这都要到涿州县了。

    那地方,方圆十里,都是不毛之地啊。

    弘治皇帝狐疑的看向一旁的萧敬。

    萧敬弯腰,低声的说了什么。

    弘治皇帝才知道,玉泉卫的驻所所在,他脸一下子拉了下来。

    好歹也是贵客啊。

    弘治皇帝淡淡道:“佛朗机花园?这地方,朕觉得不好,卿等若是当真有意,朕可命人在顺天府左近,开辟一处土地。”

    通译转述一通。

    顺天府的所在,其实还算是京师的近郊,且又靠着顺天府,将来的前途,是不可限量的。

    怎么都不亏。

    齐勒等人听了,个个面红耳赤起来。

    又是叽里呱啦一通。

    通译苦着脸:“陛下,他们说……佛朗机花园所在,就是未来佛朗机的巴黎和维也纳,此地将来大有前途,实是不可多得的宝地,现在……佛朗机的购置指标,销售一空,他们也想购置一些宅邸,至于其他地方,他们没有兴趣。他们还说,附近会有书院,有歌剧院,未来……可能还修铁路……”

    弘治皇帝已经懒得再跟这些佛朗机人沟通了。

    鸡同鸭讲。

    他便朝朱厚照道:“太子……你来安排。”

    朱厚照一脸为难的道:“这……儿臣……在商言商,这个……玉泉卫附近的土地,可是不可多得……”

    “那里方圆十里,都是一片荒芜,如何不可多得,给朕办妥了。”

    朱厚照再不敢顶撞了,乖乖道:“儿臣遵旨。”

    听到皇帝亲自为他们撑腰,一下子,齐勒等人喜笑颜开。

    竟好像过年一样。

    弘治皇帝命礼部安置了这些佛朗机人。

    而后,精神一震,打起精神看着文武百官:“此次……太子和继藩,倒是将他们笼络住了,既然得了他们的人心,那么趁着西班牙人尚未缓过劲来的时候,北方省,要立即经营起来,朝廷这里,要预备好回访的使团,规模越大越好,既要有商贾,还需有大量的随员,我大明,该来一次下佛朗机了,只是可惜,现在不能派出蒸汽舰,现在还是不要暴露大明的实力为好。继藩,经营北方省,朕要听听你的建议。”

    “陛下要下佛朗机?”方继藩看着弘治皇帝。

    弘治皇帝笃定的点头。

    “这就好办。”方继藩道:“既如此,那就责令四洋商行会同宁波水师,派出数百舰船,索性……来个大规模的回访,这数百舰,既要带去足够多的人员,还需有足够的补给和武器,最好,多带货物前去,这可以让四洋商行来负责。”

    弘治皇帝颔首点头。

    这是一个极好机会,只要回访团到了北方省,就如一颗钉子,扎在了北方省。、

    当然,前提是这一颗钉子要够结实。

    弘治皇帝道:“谁来主持此事为好?”

    他看向百官。

    百官都默不作声。

    说实话,如此大规模的回访,不是一般人,是制不住这么多舰船和人员的。

    何况,还需在海外独当一面。

    不是侍郎以上的官员,根本没有资格。

    可问题就在于,到了侍郎这个级别,绝大多数都是老骨头,谁受得了这海上颠簸之苦啊。

    再者说了,有航海经验,对佛朗机情况了解的人,也实在不多。

    百官默然。

    却在此时,有人站了出来:“陛下,臣愿往。”

    弘治皇帝抬头看去。

    竟是江臣。

    江臣还算年轻,现在只是翰林侍讲学士,清贵是够清贵的,可是……

    弘治皇帝见状,看向方继藩。

    好像是在说,此人……是你的弟子吧。

    却听江臣道:“陛下,臣一直都在西山书院,教授学问,同时在翰林院修史,臣虽不才,却也蒙恩师教诲,所学虽是不精,可西山图书馆的藏书,臣都看了七七八八,所涉猎到的各国风土人情,各国语言,航海、舰船、水文、天文,也都勉强烂熟于心。这些年来,臣一直都在读书,此次前往佛朗机,臣以为,便需一个博学之才,臣虽不才,却也不敢辱没师门,臣……想去试一试。”

    …………

    第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