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三百零九章:四海升平
    北方省。

    总督王细作已经就任了一个多月了。

    北方省已经渐渐稳定。

    倒是北方省之外的叛乱却是接连不断。

    法兰西倒还罢了,毕竟法兰西王国实力强大,国王的控制力非同小可。

    可是隔壁的德意志各邦国,却已是乱成了一锅粥。

    各种混战不断,打的你死我活。

    骑士们所面对的,再不是以往所谓的骑士,而是拿着各种武器的农夫。

    一群破产的骑士甚至也加入了叛乱。

    各邦国之间,亦是摩擦不断。

    名义上的神圣罗马皇帝,对此鞭长莫及。

    大量躲避战乱的人,纷纷逃亡北方省。

    在这里,却好似是一处世外桃源。

    王细作甚至是用极低的价格,雇佣了一批瑞士雇佣军。

    同时,建立了一支北方船队。

    他的使者,已经开始和法兰西言和了,表示愿意拿出一点金银来,帮助王室解决眼下的一些小麻烦。

    法兰西王室显然不希望北方省继续混乱下去,毕竟,继续混乱,极有可能使法兰西的边界省份也出现混乱。

    当然,在此之前,法兰西一直处于哈布斯堡家族治下从西班牙,到北方省,再到德意志诸邦的包围之中,这甚至导致,法兰西为了自身的安全,与奥斯曼人握手言和,被欧洲诸国所鄙夷。

    可如今,一个脱离了哈布斯堡家族的北方省,显然对于法兰西而言,是一个不坏的选择。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法兰西本身就处在了火药桶上,此时更不可能对外有任何过火的举动,能在这场风暴之中保全下来,就已是万幸了。

    相比于其他地方的混乱,安定下来的北方省,市面虽还萧条,却渐渐的开始恢复起来。

    荷兰人和弗里斯人因为一直处于大国角力中心的缘故,他们对于政治和军事并不感兴趣,却对于商业和农业,有着极高的天赋。

    人们依旧各司其职,生活变得稳定下来。

    沉重的债务,也开始在总督王细作的梳理之下,渐渐的清理了不少。

    王细作颁布了抵押法案,即通过抵押物,来清理债务,对于抵押来的土地,他给予的价格,还算公道。

    与此同时……

    一封快报送达了王细作的手里。

    王细作捏着快报,皱眉起来。

    在许多邦国,许多犹tai人开始背井离乡。

    一方面,是当初郁金香风暴之中,各邦的贵族和农夫们为了购买郁金香,四处的借贷,而借贷的对象,多是犹tai人。

    如今,这些债主,显然成了一群可恨的家伙。

    另一方面,犹tai人的信仰与许多的不同,多被当地人视为异类。

    平时至多也不过歧视罢了,可如今,却变得憎恶起来。

    到处都有人没收他们的财产,驱逐他们,甚至还有人犯下了可怕的暴行。

    “真是一群可怜的人啊。”王细作拿着快报,对几个已经跟着他一起吃香喝辣的工作人员道:“他们并没有做错什么,却得到了这样的对待他们,传达我的命令,接纳他们,他们理应找到一个理想之地怕,重新落脚,建设新的家园。”

    说罢,王细作眼里带笑:“我听说,他们无论在任何时候,身上都会藏匿着财产,是吗?”

    大家明白什么意思了。

    保护他们,某种程度而言,是有助于北方省的稳定的。

    王细作接着继续伏案,他在写书信,这是一封热情洋溢的书信,是写给王细作的主子方继藩的,不,现在不该叫方继藩,也不该叫齐国公,而是应该叫方大善人。

    他必须得向方大善人汇报这里的情况,并且提出一些可能的帮助。

    当然,最好北方省与东方的贸易要建立起来。

    甚至……他还提出了建立一支汉人雇佣军的构想,最好这支雇佣军,能够装备短铳。

    除此之外,他得汇报一下关于自己的财产状况。

    王细作很明白。

    自己单枪匹马来这里,自己既非贵族,又非一位百战百胜的将军。现在之所以能够立足,只是暂时人们需要自己而已。

    自己的根基,实在太浅太浅了,一旦西班牙王国或者法兰西王国缓过神来,就会像掐死一只蚂蚁一般,将自己碾成粉末。

    为了应对这种可能发生的情况,他必须得抱住方大善人的大腿。

    至于自己在此购置的大量财富,这些,当然不是属于自己的。

    这一点,他很清楚。

    这倒不是他不贪心。

    而是他曾跟在方大善人身边,非常清楚方大善人是怎么对待自己敌人的。

    包括了这一次郁金香的风暴,他也是主要参与者,这等神乎其技的手法,到现在都令他头皮发麻。

    所以……不要让大善人不高兴,必须忠实的扮演自己奴仆的角色。

    他将所有的房产、地产以及一切被抵押的财产都记录下来。

    这是一封长信,而且用汉字所书,所以也不担心被人破译。

    就在他几乎要落笔的时候。

    一名守卫进来:“总督阁下,一位农夫希望能够亲自见您,向大善人和您致敬,他的七十亩土地,抵押了一点五个金币,他十分感谢大善人和您的帮助。”

    七十亩土地,在郁金香风暴之前,足以换来七八个金币了。

    可现在,只能换来一点五个。

    不只如此。

    就这,还收获了人们的感激。

    王细作手持着鹅毛笔,抬起头来,叹口气:“啊,这样啊,这是我应该做的,作为行善的好人之奴仆……算了,请他进来吧。”

    一个戴着破旧帽子的农夫巍巍颤颤的进来,他脸上显得格外的肃穆,先是一步步的走到了总督府的画像前。

    这幅画像,是一名画像花了一个月的作品。

    里头是一个东方人的脸,面目俊秀,带着憨厚的笑容,眉宇之间,又仿佛有英气。

    农夫脱帽,口里念叨着什么。

    而后,他转过身,走到了王细作面前,眼眶就红了,他弯下腰。

    王细作则伸出了他的手。

    农夫亲吻了王细作的手背:“感谢方大善人,感谢总督阁下,感谢你们。”

    王细作宛如所有贵族一般,只矜持的点点头。

    农夫退后一步,又鞠了一个躬,才转过身,带着敬畏和感激而去。

    对于这样的场景,王细作早已习惯了。

    …………

     5/5章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