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三百零七章:千里觅封侯
    众人听了王不仕的话,竟是无言。

    你大爷,你倒是挣钱了啊,可咱们还是苦哈哈,背着贷款,熬日子呢。

    你倒是说的轻松,站着不腰痛。

    果然,有钱的人,都是狗一样的东西。

    有一个算一个,把姓方的还有姓王的这些人拉出来,砍他们脑袋,没一个冤枉的。

    可是众人心里虽是破口大骂,面上却都是笑容可掬:“王学士所言,诚如是也,王学士之善举,更是令人钦佩,佩服,佩服。”

    “王学士真君子也。”

    “哪里算什么君子啊。”王不仕摇摇头,扶了扶自己的墨镜,这墨镜……敢情又换新款了,前几日镜框还是金灿灿的,现在又不知换了什么名堂的材质。

    王不仕道:“只是虽偶尔也挣了一点小钱,却依旧还谨守着圣人的教诲,人之异于禽兽,在于禽兽不知有礼,而人心怀仁义礼信也。你看,钟鼓起了,我等还是快快入宫才是。”

    “……”

    此时,王不仕给人的,却是一种无力感。

    你有钱,你说啥都对。

    大家还盼着有一天,这位满口慈善的王学士随口透露出一点风声,好让大家跟着发一笔财呢。他的话,就是银子啊,咸鱼都能跟着他翻身。

    于是众人鱼贯入宫。

    而与此同时。

    刘文善和刘瑾父子已下了车。

    刘文善深吸一口气,心情异常的激动。

    刘瑾更是额上青筋都曝出来了。

    宫中行车,是刘文善的理想。而对于刘瑾而言,本是一件根本不可能的事。

    要知道,他是太监,是阉人,是宫中的奴才,哪怕将来地位再高,也断不可能有此待遇的。

    而现在,这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完成了。

    刘瑾心情荡漾,眼睛通红,不禁道:“多亏了干爷,没他给咱们一个机遇……”

    刘文善点点头,师恩似海,这是天大的恩德。

    固然自己努力是一方面,可没有这个机遇,努力是无用的。

    萧敬笑吟吟的走了出来,他先是朝刘文善友善的点头一笑,而后目光落在刘瑾的身上,这表情,格外的怪异,随即,萧敬笑的更加灿烂:“两位大功臣,陛下可是久侯多时了,快请,快请。”

    刘文善和刘瑾二人这才定神,忙是入殿。

    殿中,弘治皇帝升座。

    金銮之下,分别站着朱厚照和方继藩。

    刘文善和刘瑾二人进来便立马拜倒,口呼万岁。

    而后二人抬头起来,接着偷偷去看方继藩。

    恩师(干爷)气色极好,依旧还很年轻,气质卓然,风度翩翩,还是那般细皮嫩肉,白皙的皮肤似又带着红润。

    至于刘文善和刘瑾,因为穿越了重洋,虽是换上了朝服,可是面上的风尘,却是怎么也掩不住的,他们肤色古铜,眼角略有疲累之色,显出了几分老态。

    二人行礼之后,弘治皇帝便从御椅上起身,感慨道:“来人,给两位卿家赐坐。”

    刘瑾更显的局促,心里很是不安,他毕竟是宦官,还没受过这样的待遇。

    此时,百官已经鱼贯而入。

    弘治皇帝倒是想到了什么,道:“不是还有一个王细作吗?此人何在?”

    “回禀陛下。”刘文善正色道:“王细作乃是佛朗机人,却心向大明,郁金香泡沫被戳穿之后,佛朗机大陆已是一片狼藉,土地、资产的价格暴跌,臣觉得倘若只是满载而回,还是有些不足。于是命王细作带着一船金银回北方省……”

    “北方省!”弘治皇帝浓眉轻轻一挑,打断道:“哪里是北方省,来人,取舆图来。”

    萧敬连忙让人取了舆图,铺在了奉天殿的地上。

    弘治皇帝快步下了金銮,踩踏在这巨幅的舆图上,目光专注的细看起来。

    刘文善起身,指出了北方省的位置:“在这里,他们自称自己为荷兰人或弗里斯人,陛下且看,他们被神圣罗马帝国和法兰西王国所包围,这法兰西边上,便是西班牙王国了。这北方省的位置,恰好向北,隔海与英吉利相望,向东,则为德意志诸邦,向西,便是发法兰西,其位置,得天独厚……”

    弘治皇帝抿了抿唇,若有所思,随即口里道:“卿家继续说下去。”

    刘文善便道:“北方省的军民,本就不满西班牙国王的统治,以臣的预计,此次郁金香大灾,各国的损失惨重,北方省势必要引发变乱,而臣以为,倘若王细作带着金银,抵达北方省,借此机会,大量以极低廉的价格,疯狂的收购土地、房产以及城堡……并且对北方省的军民予以资助。那么,最先度过危机的,理应就是这北方省了。而王细作也可借此机会,一举掌控北方省,若是他当真能够成功,这稳定的北方省,与整个混乱的佛朗机相比,就成了一处孤岛。”

    “孤岛?”弘治皇帝饶有兴致的看着刘文善,他本只是想见了刘文善人等,好好的夸奖一通,可谁晓得,还没开始夸呢,接下来刘文善却又向自己禀报一个计划了。

    他看着刘文善的不禁浮出了显而易见的欣赏,问道:“何谓孤岛?”

    刘文善心里不激动是假的,倒是在君前保持冷静,对于心中所想所思,侃侃而谈道:“各处的危机会加剧,势必会发生大量的叛乱,到处都会是战火,那么,哪里先稳定下来,就会有大量的商人、百姓,前往避难,倘若如此,这北方省,自会成为整个佛朗机的首善之地。”

    弘治皇帝恍然,原来如此,便道:“你指的是,这北方省就相当于是京师和保定布政使司,因为这里生活比寻常州府好,因而,但遇天灾人祸,势必会有大量的人涌入?”

    “陛下圣明,正是如此。臣有万死之罪,正是基于如此,才擅自做了这个主张,这也是臣的构想。用经济学而言,这北方省,一旦率先稳定,自然而然,会产生虹吸效应。而到了那时,这里……将会成为一个示范区。将来,也可成为大明在佛朗机的一个支点。未来大明无论是要对佛朗机用兵,又甚或者是,与佛朗机进行贸易,这北方省,既是一个跳板,也将成为一个橱窗。”

    弘治皇帝恍然,顿时大悦:“朕明白了,佛朗机距离大明何止万里,而佛朗机倘若不加抑制,迟早会是我大明心头之患,卧榻之下岂容他人鼾睡,这北方省,就是一颗钉子?”

    “正是。”刘文善目光中泛出神采,道:“若是操作的好,则更加事半功倍。”

    弘治皇帝高兴地点着头,面带笑容:“好,好,好!”

    连说了三个好字。

    一船金银,倘若当真可以发挥效用,那就再好不过了。

    若是如此,那么又是大功一件。

    不过……

    弘治皇帝脸上表情多了几分认真,凝视着刘文善道:“卿家有几成把握。”

    “臣不敢敢夸大,鉴于现在,佛朗机已经及其缺乏金银,大量的财富,已经化为乌有,此时此刻,那王细作还有那一船金银,其效果极大。若是王细作能够加以运用,臣有三四成把握。”

    只有三四成。

    不过鉴于只是用如此小的代价,去换取那更大的收益而言,对于弘治皇帝而言,已经是一笔好的不能再好的买卖了。

    弘治皇帝又露出了几分笑意,感慨道:“刘卿家远在万里,尚且随时可为朕分忧,此真忠臣也。且不说这北方省的计划,能否成功,单凭他带回了如此多的金银,且削弱了朕的心腹大患,这便是天大的功劳,朕昨日,就曾和内阁商议过,来,刘卿的功劳,不亚于灭国之军功,有军功者,封侯,这是祖宗之制,来人,下旨,敕命刘文善为定海侯。”

    众臣听罢,纷纷羡慕的看着刘文善。

    且不说刘文善将来的前途不可限量,现在得了一个侯爵,这是多少人奋斗了一辈子,都得不来的。

    文臣之中,能获封爵者,实是凤毛麟角,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而这刘文善,单凭这个,就足够吹一辈子了。

    方继藩乐呵呵的,一脸欣慰。

    在听到必要敕封自己为侯的时候,刘文善下意识的,一脸感激的看了方继藩一眼。

    弘治皇帝又看向了刘瑾:“刘瑾。”

    刘瑾忙是拜倒:“奴婢在。”

    弘治皇帝看了他一眼:“卿掌四洋商行,这两年来,有此佳绩,可谓是劳苦功高,当初,太子和继藩举荐你,朕还尚有几分疑虑,现在看来,他们是对的,此次你随刘卿家前往佛朗机,鞍前马后,这功劳,也有你的一份,你虽为阉人,乃是宫奴,可朕也绝不会厚此薄彼,几位大臣都认为,阉人不适合封赏,可朕细细思来,天下臣民,但凡有功者,岂有不予赏赐的道理,朕敕你为南安伯吧。”

    南安伯……

    刘瑾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他一脸错愕的抬头,看着弘治皇帝,整个人有点懵了。

    咱……一个太监……咋就成了一个伯爷了呢?

    ………………

     3/5章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