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二百九十三章:继藩是个厚道人啊
    似徐叶这样的人,一辈子都不可能为人所知。

    弘治皇帝只听到司吏徐叶之名,自是毫无印象。

    他不禁恍惚,似乎在想自己在哪里见过,亦或听过徐叶的名字没,在脑海过滤一遍以后,而后确定自己是第一次听见徐叶的名字,他便道。

    “真是不易啊,这白莲教历来斩之不绝,乃朝廷心腹之患,朕一再姑息,而今,他们还敢放肆,朕已绝不纵容了,太子和继藩,掌顺天府才多少日子,这顺天府上上下下的事,竟都能井井有条,这独当一面,足以令百官汗颜,好,好的很。”

    他不断的颔首。

    面容上露出笑意来表示赞许。

    这些话,都出自真心实意。

    许多太子,地位尴尬,深处东宫,毫无建树,等到克继大统时,却是无法御下,免不得闹出许多的笑话。

    可朱厚照实在令弘治皇帝刮目相看,简直深得他心,令他欢喜万分。

    监国得力不说,便是这顺天府,又何尝不是治理的风生水起,似这等白莲教逆贼,何等的猖獗,可这么多年来,又有几个官府能拿住人,便连锦衣卫,也是无能为力,反观这顺天府竟是将这等猖狂之人拿住,这实是有本事啊。

    弘治皇帝看了一眼朱厚照,这家伙,还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同样一个人,心境不同了,便觉得这太子,将来即便不是一个好天子,那也绝不会愧对列祖列宗,弘治皇帝心里一喜,再看一眼方继藩,他的一双眸子里透着满意之色。

    太子的改变,又何尝没有方继藩的功劳呢。

    不说其他。

    这太子在顺天府的作为,分明可看到新学的影子,方继藩在西山书院,传播新学,不但影响了无数悻悻学子,便连太子也影响到了。

    方继藩真是他的乘龙快婿呀,帮大明朝教出这么多人才,省去了他许多麻烦。

    弘治皇帝嘴角不禁勾勒出一抹弧度,露出浅浅笑意,他心里真的很满意,喜不自胜,想到这些,他不禁自言自语道。

    “徐叶……一个小小司吏,竟有这样的本事,看来……果然非同一般,赐他一个武职官身吧。”

    他只是轻描淡写一句,旁边的宦官却是默默的记下。

    弘治皇帝又拿起了案牍上的各种公文,朝朱厚照举起来,饶有兴趣的问道:“这些公文,都是你批阅的?”

    朱厚照见父皇问自己,自然快言快语。

    “还能有谁,难道父皇怀疑是老方,陛下明鉴哪,老方懒得很。”

    他一面得意洋洋的说着,一面看着方继藩,似乎在问“老方我说的没错吧。”

    方继藩心里呜嗷一声,子不言父过……呃,不对,弟不言兄过啊。这好为人师久了,见谁都像自己儿子……

    弘治皇帝笑吟吟的看着方继藩,心里却想,继藩想来并非是懒惰这样简单,十之八九,是搪塞太子的,他是希望太子能多亲历亲为吧,继藩这番苦心,在太子眼里,就成了懒惰了。

    他竟给方继藩一个同情的表情,委屈他了,也真是难为他了。

    弘治皇帝高兴起来,朝着朱厚照频频点头:“不错,所谓齐家治国平天下,能治一家,便能治一府,能治一府,将来,自可治一国,那么,平定天下,就可期了。好啊,很好,这顺天府中的琐事,你尚且能亲历亲为,将来,这国家大事,便也可临机应变了。”

    朱厚照没想到父皇一通夸,倒是显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笑呵呵的挠头。

    弘治皇帝面容里露出满意的笑意,随即目光落在方继藩身上,夸赞道。

    “当然,顺天府治理的好了,继藩也是有大功劳的,继藩这个少尹,很好,很好,令朕很欣慰。”

    方继藩立即道:“陛下,儿臣惭愧的很。”

    很好。

    不过方继藩向来如此,不邀功

    弘治皇帝很喜欢方继藩这种不骄不躁的性格,因此他朝方继藩点了点头,随即便道:“去将那白莲教的人押来,朕想亲眼看看他们的样子。”

    牟斌在旁紧张无比。

    他心里在想。

    “或许顺天府,拿住的只是一群小鱼小虾,否则,这锦衣卫,真的无法做人了,以后还怎么在京里立足,他心里蹉跎,有一种既生瑜何生亮之感。”

    片刻之后,那浑身皮开肉绽的堂主赵大便被拉了上来。

    徐叶很实在,果然揍得他面目全非。

    这赵大被人摔在地上,此刻他狼狈不堪,伤痕累累,一点脾气和骄傲都没了,竟是匍匐在地,呜呜的哭。

    弘治皇帝打量着此人,面无表情,抬头,看向左右道:“此人是谁?”

    徐叶上前禀报道:“禀陛下,此乃白莲教堂主赵大,除此之外,拿获的其他人,自教主到圣女,自到各堂堂主,香主,有十六人……”

    牟斌一听,心里咯噔一下,还真是……一网打尽哪。此刻他面色惨白起来,然而他拼命假装镇定来掩饰自己的失态。

    心里虽然无比的震惊和佩服,可他依旧要保持着平静,不然显得他无能之辈了。

    而弘治皇帝却是非常的高兴,但依旧一副威严的朝那赵大道:“将头抬起来。”

    “是,是,是……”赵大虽哭,想来是被揍得狠了,心里怕了,竟是没有半分的桀骜,乖乖抬头,眼睛闪烁。

    弘治皇帝看着眼前披头散发,面目全非,目光没半分傲气的赵大,竟是吃惊的开口问道。

    “你这样的人,竟可尊为堂主?”

    赵大:“……”

    “这白莲教,有多少香众。”

    赵大此刻不敢欺瞒,如实交代起来。

    “已……已大不如前了,成化年间的时候,两京十三省遍布香众,有十万之众,而今,却是……却是……”

    弘治皇帝倒是显得心平气和:“你们欲图谋害何人?”

    赵大道:“自是谋害齐国公,齐国公为国为民,咳咳……效忠朝廷,有经天纬地之能……我们要行大事,非要害死齐国公不可,小人万死,被人……被人蒙蔽,差一点,铸成大错……”

    朱厚照听着,不由道:“呀,不是说张升吗?”

    ………………

    去跟历史类的祖师爷月关大神喝了点酒,今天只能三更,明天补上,睡了,撑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