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时候到了
    狂热的情绪开始如瘟疫一般的感染开来。

    整个佛朗机,某种程度,也是处于刚刚开化的年代,大量的金银涌入,商品经济却并不兴盛,财富除了用来变现为奢侈品之外,暂时难以催生出新兴的产业。

    工业革命尚未开启,这也就意味着,人们的投资,大多还只是在较为原始的囤货举奇上。

    当郁金香开始风靡时,几乎一下子,成为了所有阶层追捧的目标。

    世上竟有一种东西,它不但高贵,而且竟还可以抵御可怕的通货膨胀。

    而在价格的不断暴涨过程之中,刘文善在背后,谋划着这个大局。

    下头为他效力的荷兰人以及西班牙人,大多是由王细作出面,王细作改头换面,化身成了一个自远东暴富的葡萄牙商人。

    而他所招募的每一个人,都一厢情愿的认为,自己只是受雇于一个普通的商人。

    他们的工作,非常细碎,有人只专门负责打探北方省的郁金香价格,有人专门负责随时收购郁金香,或者,对郁金香进行出货和盘点。有人进行对债券进行兑换。有人负责接引船只。

    他们就如生产线上每一个工位的工人,只负责制造自己手头上的零件,而这些零件,最后如何总装起来,变成什么机器,他们就所知不多了。

    不只如此,一些有能量的人,也成为了王细作的朋友,不会有人察觉到,这个叫王细作的人,曾经出没于西班牙的宫廷,且不说数年的时间,足以让一个人变成另外一个模样,且对于这个时代而言,北方省距离西班牙宫廷,也太过遥远了。

    北方省的财政维系在了郁金香上,这催生了不少的领主甚至王室将目标聚集于此。

    因为郁金香价格的不断攀高,以至于人们已经来不及进行货物交易了,聪明的人开始发明了一种新的方法,他们与有货的商贾,直接订立买卖合同,货物虽然依旧还堆在仓库里,可是短短几天时间,这合同就已转了七八个人的手,而合同的价格,却已涨了数倍。

    至于库房中有没有郁金香,或许到底有多少郁金香,已经没有人去关心了。

    市场的本质在于,这个世上,任何东西,都可以是次要的,信心却最重要,只要所有人深信,这合同具有价值,那么,它就是无价之宝。

    这就如一幅名画,当没人在乎它,它不过是一张画在纸上的涂鸦而已,可一旦有人深信它有价值,那么它就价值连城。

    当然,历史上的郁金香,虽受追捧,其暴涨的过程,整整持续了数十年之久。

    可此时,在这背后,却有一个看不见的手,慢慢的推动。

    刘文善每日躲在室中,不断的提笔,验算着什么,他需要维持一个价格不断上涨的神话。

    而在这个神话之中,如何大致推算出市场上的需求,同时,确定需要出多少郁金香球茎,这都是极费工夫的事。

    每日伏案,让他不得不戴上极厚的镜片,他的脑海里,不断的思索,脑子里,全是数字。

    …………

    德累斯顿是萨克森的首府。

    这里乃是神圣罗马帝国萨克森帝选侯国的中心。

    韦蒂纳家族一直统治者这里。

    奥斯顿侯爵年纪不小了,大腹便便。

    他拥有着神罗贵族们的老传统,哪怕是这样的年纪,还亲自带着他的骑士去打猎。

    只是……

    今日,他却穿着狩猎的装束,提着鞭子,气冲冲的冲进了一个宴会里。

    奥斯顿侯爵的封臣已经他们的夫人们诧异的看着闯入的奥斯顿侯爵。

    侯爵气冲冲的道:“哪里都是那该死的郁金香,哪里都是,你们,还有你们的夫人,农夫,甚至是驾车的车夫,还有士兵,他们都在谈论郁金香。”

    封臣们惊惶不安的看奥斯顿侯爵。

    奥斯顿侯爵道:“郁金香在破坏我们的传统,这该死的东西,该死的东西……”

    他居然当着众人的面,取出了一个郁金香的球茎,而后鲁莽的取出了刀子,将球茎切为了两半。

    人们显得更加不安,这……是钱啊,球茎就是钱……

    奥斯顿侯爵像一头发疯的狮子,当着所有的人面,切下一片郁金香的球茎,放进了嘴里,开始咀嚼。

    夫人和小姐们已经发出了惊叫。

    她们无法理解,这世上如此美好的事务,居然会被人如此粗鲁的对待。

    奥斯顿侯爵不断的咀嚼着,一面道:“你们尝尝它的味道吧,它的味道,并不比大蒜好多少,这就是你们奉若至宝的东西,它和大蒜是一个口味,你们要尝尝吗,要尝尝吗?还有它该死的花,这该死的花,有什么价值,你们告诉我,它既不能吃,也不能变成武器,为我们打仗,更不可能养活农民,它至多,只能用来喂马。它们根本不值这个价钱,你们都疯了,整个欧洲,都疯了。”

    封臣们皱眉。

    有人不禁委婉的道:“阁下,若是以此而论,那么这个世上,没有东西是具有价值的。”

    虽然人们进行反驳。

    可是…………不少人心里打鼓起来。

    它当真是大蒜的味道吗?

    奥斯顿侯爵给他们泼的这盆冷水,令他们心生疑窦起来。

    这小小的插曲,很快的传扬了出去。

    虽然几乎所有拥有郁金香的人,都对此嗤之以鼻,认为这位来自于德意志诸邦的君主,过于鲁莽。

    可是……

    王细作匆匆的寻到了刘文善:“不妙了,刘先生,刘先生……不太妙了,在北方省,球茎的价格开始微跌,许多人开始生出了动摇之心,开始有人进行抛售球茎了。”

    刘文善抬头,看着王细作,他显得很冷静,只微微皱眉:“是吗?噢,知道了。”

    “刘先生……”

    “这确实是一件麻烦的事啊。”刘文善下意识的端起了茶盏,只可惜,茶盏里只是白水,他又皱眉,而后道:“郁金香球茎的价格,来自于人们对它价格不断上涨的信心,人们相信,只要购买了这个东西,不但可以随时卖出去,甚至,还可以从中牟利。”

    言外之意是,一旦价格开始下跌,那么,恐慌的心理就会加剧,到了那时,此前花费了无数努力所建立起来的神话,也就彻底的变成了幻影。

    刘文善笑吟吟的道:“你去安排,通过我们的商人,大量的收购球茎,有多少要多少,今日以十五个金一斤收,明日,用十六个金币……”

    “这……”王细作惊讶的看着刘文善:“可是,我们虽然此前,出售过许多的郁金香,可当时出售的价格,并不高昂,若是人们疯狂的抛售,我们……我们能承接的起吗?”

    一旦承接不起,就完蛋了。

    刘文善淡淡道:“同时放出消息,就说在大明,人们对于这样的球茎,也是极为推崇,据说,有人希望收购球茎,送去远东的吕宋去,在那里,会有大明的走私商人,愿意以天价收购它们。好了,去吧。”

    王细作显得很是不安。

    这么高的价格,收购球茎,现在他们手头的金币,根本坚持不了今天。

    于是,在北方省,许多的商人,开始高价收购球茎了。

    起初的时候,略显惊慌的人,开始出货,且他们的球茎一旦拿到市面上来卖,转眼,便销售一空。

    到了第二天,球茎非但没有下跌,反而开始上涨。

    这一下子,抛售消失了。

    人们对于此前的流言蜚语,一下子安下心来。

    几日之后,再没有人肯卖出手头上的球茎,市面上的球茎,依旧是有价无市。

    再之后,更多人焦急的开始收购球茎,且价格越来越高。

    转眼之间,那位奥斯顿侯爵,就成了整个欧洲的笑话,在无数的沙龙和宴会之中,贵族们肆意的嘲弄着那个德意志的乡巴佬,因为几乎每一个拥有球茎的贵族,身价都在日益攀升。

    在乡下,甚至还出现了几十户农户联合起来,一起收购一个球茎,坐等升值的现象。

    商人们更是挖空了心思,四处都在寻找货源。

    一船船的球茎,很快就销售一空。

    甚至位于奥地利的哈布斯堡家族,也注意到了这个现象。

    人们开始根深蒂固的认为,这个东西,它不但具有价值,而且成为了抵御贵金属价格不断低廉的利器,何止是欧洲,就算是奥斯曼,北非、远东的大明王朝,那击溃了西班牙远征军的富庶王朝,也对这球茎求之若渴。

    可就在此时,恰恰是刘文善疯狂出货的时候。

    大量运输了球茎的舰船,源源不断的抵达佛朗机,一仓仓的球茎,以惊人的价格,不断的出售。

    人们花费了一生的积蓄,将这些球茎买来,却从不流通于市场,而是将其储藏起来,等待着有朝一日,它的价格继续攀升。

    每一个人,都在计算在球茎的最新价格,而后折算自己的财富增加了多少。

    刘文善却在此时,看着墙壁上,琳琅满目的数字,嘴角微微的勾起来:“时候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