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天子守国门
    岸上,驻守大沽口的,乃是金吾卫。

    太子将他们调遣来,显然是让他们防备海上之敌的。

    可是……海上哪里有敌人。

    金吾卫乃是亲卫,是陛下的扈从。

    正因如此,所以只有良家子充任。

    而所谓的良家子,多是世袭的亲贵子弟。

    他们一个个高大魁梧,穿着钦赐的麒麟服,和锦衣卫的大汉将军一样,充作仪仗之用。

    太子显然也认为,这群人没什么用。

    毕竟……都是一群花架子。

    可在朱厚照心里,真正能打的乃是骁骑营,这骁骑营乃是驻守京师的真正虎贲之师。朱厚照认定了佛朗机人最大的可能是在塘沽登陆。

    正因如此……

    骁骑才是真正的主力。

    金吾卫指挥听到了外头的呼喊声,一时愣住了。

    他匆匆出来,看到海面上,数不清的舟舰。

    他心里咯噔一下,立即呼喊,迎敌,迎敌。

    金吾卫数千人,再无犹豫,好在太子殿下令他们枕戈待旦,集结起来,倒还迅速。

    可一下子,所有人都懵了。

    事实上,他们和锦衣卫差不多,并不属于真正的军队,好在,许多的校尉和力士凭着胸口的热血,倒也个个跃跃欲试,可排兵布阵,这金吾卫指挥,却无论如何也使唤不动。

    金吾卫指挥好歹也是老将,是上过沙场的人,可校尉和力士却什么都不懂啊。

    他有些急了,高呼:“贼子来袭,不知多少,来人,立即去报知陛下,请求驰援!我等世受国恩,今日报效的时候到了,来……”

    指挥咬着牙,他亲自上了马,拍着他的大刀,鼓舞士气。

    紧接着,便是吹起牛角,呜呜呜……

    校尉和力士们依旧乱做一团。

    西班牙军团却已杀至了,他们迈着整齐的步伐,徐徐靠近,不久之后,轰隆……

    一声炮响。

    顿时,炮弹落入了金吾卫的阵中,这等铁炮,虽然威力不强,却是打乱步兵阵线的神器。

    一下子,金吾卫便混乱起来。

    “炮台呢,快去炮台……”

    “侯爷,那些该死的家伙,没用过火炮啊。”

    大沽口这儿,倒是设置了炮台,不过……时间已经很久远了。金吾卫只充作仪仗,野战之中的炮火作战,需要熟练的炮手,这哪里是这些校尉和力士操作的了的。

    指挥咬着牙,突然心里有些不妙了。

    对方已杀至。

    一些英勇的金吾卫已嗷嗷叫的冲上去。

    紧接其后,便是火绳枪齐射。

    一瞬间,数十人倒下。

    可这造成的巨大恐慌,却瞬间弥漫开来。

    大量的金吾卫再不敢提刀上前,纷纷后撤。

    以至于……开始崩溃起来。

    “不妙了。”这指挥已意识到了什么,凭着这些三脚猫的校尉和力士,根本不可能是来袭之敌的对手。

    他深吸一口气,咬着牙关:“时至今日……死战吧。”

    他挎着马,扬着大刀,毫不犹豫的带着亲卫,冲入了敌阵。

    口岸处,到处都是喊杀……

    …………

    天津卫里……

    当一队散兵游勇出现在了城下时,片刻之后,整个天津卫的沉寂已被打破。

    弘治皇帝迅速的见到了一个金吾卫校尉。

    这校尉眼泪婆娑,衣衫褴褛,拜下:“陛下……陛下……大沽口,遇袭。”

    行在之内,顿时哗然,百官们纷纷错愕。

    “是何方贼子?”

    “佛朗机人。”

    弘治皇帝倒吸了一口凉气,冷笑:“他们可算又来了!现在何处?战况如何?”

    “金吾卫,已……已被打算了,侯爷他……他身先士卒,至今,生死未知……佛朗机人,已占住了大沽口!”

    弘治皇帝倒吸了一口凉气。

    百官纷纷错愕。

    在朱厚照眼里,金吾卫就是一群花架子,丝毫没有战斗力,甚至根本不算真正的军队,可在群臣眼里,这金吾卫,可都是从京营中挑选的精锐啊,个个人高马大,可不就是大明的精锐吗?

    连金吾卫尚且都瞬间崩溃,而金吾卫指挥,乃是郴州候,此人乃是沙场老将,且已生死不明,可想而知,这些来犯的佛朗机人,气焰有多嚣张。

    有人立即道:“陛下,立即撤吧,回京中去,此地不宜久留啊。”

    有人开始零星同意,颔首点头。

    话音落下,却有人怒道:“君子不立危墙吗,陈彦,你好大的胆子,天津卫乃是国门,后退便是京师,陛下若是撤走,就等于将整个天津卫,拱手相让,皇上乃是君父,是臣民们的父亲,此时此刻,火烧眉毛,岂有避战撤走的道理?”

    众人看去,却是兵部尚书马文升,马文升怒不可遏,想将那出馊主意的陈彦直接打死,事实上他已经开始捋袖子了:“陛下,万万不可退,一旦退,随扈的军马,为了拱卫圣驾,势必也要撤走,那么留给天津卫的,还有多少人马,谁提议撤走,便是私通佛朗机的叛党,恳请陛下,立杀陈彦,以儆效尤。”

    “不可退!”一群清流和御史也开始炸开锅了。

    “陛下,君王守国门、死社稷,此乃应有之义也,天子尚且避战,万千臣民而何,这是要置天津卫百姓于何地呀。”

    “陛下若撤,如何对得起列祖列宗?”

    弘治皇帝:“……”

    尤其是一群年轻的翰林和御史,个个开始张大了眼睛,一副随时要寻找哪个却战之人,准备动手的样子。

    这倒算是大明的传统,历史上,且不说土木堡之变后,皇帝被掳走,京里的群臣立即立了新天子,打死不肯南迁,拼死了进行京城保卫战。便是在明朝末年,崇祯皇帝时期,内忧外患之下,崇祯曾想过和女真人议和的念头,可这个念头一出来,立即引起了朝堂中的轩然大波,在一群疯了似得臣子们的要求之下,崇祯皇帝只好处死了负责秘密议和的大臣,至死也不敢再提议和之事。

    谢迁此时脸色也是苍白,他万万料不到,来一趟天津卫,竟遇到了如此凶险。

    他镇定下来:“不错,决不可后撤,佛朗机乃是孤军,他们既敢来,定有所凭借,可是……此时天津卫,尚有勇士营,塘沽,有骁骑营,这都是精锐,足以平叛,哪怕天不佑我大明,臣等与陛下固守天津卫,陛下再下诏京师五大营兵马勤王,区区佛朗机人,何足道哉。臣斗胆,代陛下专断,现在起,派出斥候,关闭天津卫诸门,下诏固守,倘有人奢言陛下摆驾回宫者,杀无赦!”

    谢迁在百官之中,还是极有威信的,所有人都冷静了下来,纷纷道:“遵旨。”

    弘治皇帝:“……”

    谢迁……相当于帮弘治皇帝下旨了。

    百官们也乐于接受这样的旨意,直接忽略掉弘治皇帝的意见,表示接受。

    “除此之外……”谢迁道:“陛下,臣再斗胆……”

    “你不必斗胆了。”弘治皇帝苦笑:“再下旨,立即前去京师,加强京师防卫,京师更加重要,拱卫京师的兵马,一兵一卒,也不得救援天津卫,只向山东等地军马下旨勤王。命内阁大学士刘健入宫,去拜见皇后……若朕与太子有不测,今皇孙在京,命他择日登基!”

    呼……

    这正是谢迁想说的话,谢迁朝弘治皇帝颔首:“陛下圣明。”

    弘治皇帝站起来,背着手,来回踱步,他显得有些紧张:“太子和齐国公呢,立即命他们前来见驾,火烧眉毛了,他们又跑去了哪里?”

    “陛下……”萧敬啪嗒一下拜倒,战战兢兢的道:“奴婢听说,太子和齐国公,他们……他们……出城去了。”

    “出城……去了……”

    弘治皇帝:“……”

    “去了哪里,说是去巡视昌平卫。”

    昌平卫……

    此时,所有人才想起,原来此次,伴驾而来的还有一个昌平卫。

    不过,相比于威风凛凛的金吾卫,还有声名赫赫的勇士营和骁骑营,这昌平卫……简直和狗X没有任何的分别。

    弘治皇帝倒是有些急了,哪怕自己现在有危险,可自己的儿子和女婿,却不能有危险啊。

    他甚至还想,让太子和齐国公立即回京去主持大局。

    他不禁道:“昌平卫在哪里?”

    “陛下……在宁河一带,太子说,驻扎在那儿,只要塘沽有失,就可顺河而下,去驰援塘沽。”

    弘治皇帝:“……”

    宁河在天津卫的东北角,倒是和大沽口有很长的距离,可是……

    弘治皇帝也算是服气了,他不禁怒道:“他们怎知,会有敌来袭。”

    “这……”

    不过接下来,弘治皇帝已经顾不得这些了,他立即道:“下旨,命这两个家伙,立即自宁河回京,一刻都不能耽误,胆敢停留,朕决不轻饶。”

    萧敬忙是磕头如捣蒜:“奴婢遵旨,奴婢这便命人去通报。”

    弘治皇帝严厉的盯着萧敬:“告诉他们,这一次,他们胆敢违抗朕的旨意,朕定会让他们知道厉害,朕说话,是算数的!”

    ………………

    第四章送到,骨头痛,明天会暴更,一口气把这故事写完,那啥,月底了,月票快作废了,快砸在老虎身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