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奇迹
    听了刘健的恭维,弘治皇帝面带喜色,颔首点头道:“来人,将太子和继藩招来。”

    说罢,弘治皇帝坐下,显得精神奕奕。

    只是触碰到了张皇后的目光,却又不禁有些气短。

    早知如此,当着刘健等人的面,还是让张皇后回避为好。

    张皇后面带笑容,双眸中显得平和。

    只是张皇后的心里会怎么想,依着弘治皇帝对她的了解,却可能未必如她的脸色这般了。

    弘治皇帝感慨道:“百姓无外乎,就是衣食住行而已。有了饭吃,有了衣穿,朕还听说,现在西山的马车,卖的火热,富户家里养着马车代步,哪怕是寻常百姓,只需缴了几个钱,便可乘坐公共的马车。可眼下,住的问题,似乎想要解决,暂时还遥遥无期,不过这衣,却是不可怠慢了。”

    弘治皇帝顿了顿,又接着道:“朕一直在想,该如何解决呢?有时,越想越糊涂,一件小小的衣衫,对于朕和诸卿而言,并非是难事,可对于寻常百信,却是千难万难哪。”

    刘健也忍不住感慨:“天下子民万万,一人一件衣衫,便是万万件衣衫,要让一人能穿衣容易,可让万万人穿衣,却是不易。”

    弘治皇帝点了点头,若有所思。

    这万万人,固然使大明的国力强盛,成为天朝上国,可要知他们的冷暖和饱饿,却又是千难万难。

    所谓治大国如烹小鲜,此诚不欺朕也。

    半响后,他微笑道:“至少可让京师百姓过个好冬天吧。”

    他没有指望明年、后年,十年之后,京师的百姓可以穿暖和,但是至少,今年……却有这样的运气。

    刘健等人也微笑,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此时,刘健却是突然想起了什么,道:“是了,陛下,此次赐王守仁公爵,却不知应当赐予什么名号?礼部那里拟定了几个,还望陛下拿个主意。”

    “噢。”弘治皇帝淡淡道:“礼部的奏疏,朕已看过了,不过礼部的几个待选,朕都觉得不美,朕思来想去,就敕其为过瀚国公罢。”

    “韩国公?”刘健有些不解。

    他尴尬的道:“王守仁原籍乃是浙江余姚,和韩地,毫无瓜葛……这……”

    弘治皇帝微笑道:“朕说的乃是瀚海之瀚。”

    瀚海……

    刘健等人,熟读经史典籍,顿时便有了印象。

    所谓的瀚海,乃是大漠极北之地,在后世,还有一个响当当的称呼,即贝加尔湖。当然,到了唐朝,人们则将瀚海指为蒙古高原大沙漠以北及其迤西中至西域区域的泛称。

    等到了蒙元时,则将其视为西域沙漠。

    而到了如今,则多视作是戈壁沙漠。

    经过历史的变迁,这瀚海二字,本质上是和霍去病杀入大漠,封狼居胥有关,据传霍去病深入大漠,连战连胜,在狼居胥山举行了祭天封礼,此后又继续深入,在姑衍山举行了祭地禅礼,兵锋一直逼至瀚海。

    居然以瀚为名……这……想来是陛下对王守仁有更大的期许吧。

    刘健心念转过,没有过多犹豫,便道:“臣明白了。”

    正说着,外头传来了脚步声。

    透过清澈的落地玻璃窗,弘治皇帝看到方继藩和太子二人正并肩而来。

    二人入殿,都是一脸疲倦的样子。

    尤其是朱厚照,肤色泛白,毕竟在作坊里‘蒸桑拿’有点多了,面上皮肤,白皙得吓人,竟是一脸疲惫和虚弱之状。

    弘治皇帝皱眉。

    张皇后眼睛却是亮了。

    二人行礼。

    弘治皇帝不由板着脸,朝朱厚照道:“太子何故如此虚弱?”

    朱厚照实话实说:“织布呀。”

    弘治皇帝的脸,瞬间就红了。

    他居然说的出口。

    张皇后顿时心疼了起来,不过……当着刘健等人的面,张皇后却是不露声色,平时百官都猜忌张皇后是妒妇,张皇后自然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让他们坐实了。

    方继藩笑吟吟的道:“陛下……”

    “好了,继藩,你不必为太子辩解,朕自是知道这一次,你们二人,算是劳苦功高,朕和太子有赌约,此次便算是太子胜了吧。”

    朱厚照这才乐了起来,唇角勾起了欢快的弧度。

    张皇后温柔一笑,心里却不禁想,太子是不是有时候像成化先帝呢,怎么瞧着,傻乎乎的,这哪里是赌约啊,分明是圈套,就等着你和方继藩上杆子送银子呢。

    弘治皇帝道:“朕听说,布匹的价格,当真是腰斩了。”

    “何止腰斩。”朱厚照得意道:“照着这趋势,只怕还要再降下去。”

    弘治皇帝抚案,心里却是倒吸一口凉气,这两个家伙,倒是够狠的,到底偷偷花了多少银子哪。

    更令他好奇的是,从什么地方收购了这么多布匹来。

    弘治皇帝倒是很直接的问道:“为了这个,你们花费了多少银子?”

    朱厚照和方继藩对视一眼。

    花费多少银子?

    这个可就不好计算了。

    方继藩想了想道:“想来,有几千万两吧。”

    “什么。”弘治皇帝的脸,顿时有点僵了,下意识的豁然而起,他……惊呆了。

    这两个,真是败家玩意啊,再怎么样,也不至几千万两才是。

    弘治皇帝瞪着方继藩。

    方继藩看着弘治皇帝带着几分气恼的脸孔,一点惊惧之色也没有,反而气定神闲的道:“如果算上蒸汽机的研究的话。”

    报账嘛,总有宏观和微观之分,这第一棉纺作坊,能够有今日,都是靠蒸汽研究所的投入,才得来的,这样算来,将蒸汽研究所的投入,也算进来,这总合理吧。

    一旁的刘健听了,也吓了一跳:“齐国公,收购布匹,花费了几千万两银子?”

    方继藩侧目,而后一脸像看白痴一般看着刘健道:“刘公,收购布匹是什么意思?我说了收购布匹了吗?国富论,刘公看过吗?市面上大量的收购,势必会引发商品的暴涨,收的越多,涨得越快,刘公竟连这样的常识都不懂,莫非想让我的门生,那个不成器的刘文善,来给刘公好好上一课?”

    “这……”这话说的真的一点面子都没顾忌,刘健顿时老脸一红,却无力反驳。

    主要是大家都有经验,方继藩这个家伙,你越是跟他较真,他越是来劲,现在还只是说一些怪话,天知道接下来,会不会骂街。

    罢了,斯文人,不和他一般见识。

    刘健便直接不吭声。

    弘治皇帝心里,却满是疑窦起来。

    细细思量,还真是。

    若是大量收购布匹,囤积起来,再贱价卖给寻常百姓,那么……按理来说,在大量收购过程之中,势必会引发一**涨才对。

    可现在……

    方继藩笑吟吟的道:“想要降低布匹的价格,办法不是高买低卖,而是增加供应,只要市面上的布匹,陡然增多,这价格,不就降了吗?”

    弘治皇帝顿时醍醐灌顶。

    可接下来,疑问又来了:“一时之间,如何生产这么多布匹?”

    方继藩道:“陛下难道忘了,这些日子,太子殿下和儿臣,一直都在织布。”

    织布……

    弘治皇帝:“……”

    朱厚照一脸神气的模样道:“对呀,为了将这布匹的价格降下来,儿臣成日都在作坊里督促生产,这一个多月,就没睡过几日好觉。”

    弘治皇帝一脸的匪夷所思,忍不住道:“你们……织布……可是……你们织布,哪里来的这么多布匹?”

    方继藩道:“因为新式的织布机。”

    织布机……

    弘治皇帝此时,更不懂方继藩说的了,一头雾水之态。

    他皱眉:“讲的再明白一些!”

    方继藩道:“陛下,这一个月以来,儿臣和太子殿下的棉纺作坊,生产了布匹十三万八千六百匹。”

    十三万八千六百匹……

    这数目,很是吓人了。

    弘治皇帝瞠目结舌的看着方继藩道:“织了这么多?”

    说到这个,是有一个很好的比照的,这张皇后在宫中,组织了一千多个宫娥和宦官织布,花费了一个月的时间,也不过七千匹而已啊。

    那么……这太子和方继藩,到底请了多少个织工,才能将这些布料织完啊。

    弘治皇帝道:“为何事先,朕没有察觉,若如此,这所需的人力,只怕在两万以上,动用了如此多的人力物力,这……怎么可能?”

    朱厚照笑吟吟的道:“棉纺作坊的人,并不多,不过招募了三四百人而已,只是区区三四百人,父皇日理万机,怎么能有所察觉呢。”

    三四百人……

    弘治皇帝脸色一沉。

    三四百人,一月下来,织造的数目,竟是一千六七百人的二十倍数量。

    疯了……

    难道这些人……不需吃饭喝水,不需睡觉的?

    更何况,想要寻到一个熟练的织工,哪里有这么容易。

    宫里之所以能调动一千多人,这还是因为张皇后早年就做表率,带着宫里的人织布的结果,因此,宫中的宫娥们,早已熟练。

    弘治皇帝沉默了半晌,拍案而起:“不,这绝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