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二百零七章:受命于天
    弘治皇帝觉得有些眩晕。

    或许是因为方才的药劲还没有过去。

    他觉得自己吃臭麻子汤,迟早会被吃死。

    于是,拼命的压住了怒火,弘治皇帝道:“扶朕起来。”

    萧敬在一旁,似是被打乖了,看看朱厚照。

    朱厚照很冷静,慢慢的摇摇头:“不扶。”

    “你说什么?”

    朱厚照心平气和的道:“扶父皇起来,父皇要揍我。”

    他居然还知道?

    弘治皇帝火冒三丈。

    “父皇!”朱厚照语重心长的给弘治皇帝掖了掖被子:“父皇,父子之间,哪里有隔夜仇,你说是不是?”他瞅着弘治皇帝,眨眼睛。

    然后又道:“有什么话,都可以好好说。再者说,儿臣是父皇生出来的,是非功过,不都是父皇养育的结果吗?”

    弘治皇帝:“……”

    “所谓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朱厚照一脸无辜的样子:“儿臣也不想这样啊,可是生来就如此,这怪得了儿臣吗?”

    弘治皇帝腾地一下,坐起来了。

    朱厚照后退一步,拜倒:“父皇……明鉴哪,儿臣……儿臣实是为了父皇好,儿臣和方继藩,听说有人妄图谋刺父皇……”

    “看来,方继藩也有一份。”

    “儿臣没说他有一份。”

    弘治皇帝怒道:“你自己口口声声说的。”他趿鞋而起,捋起袖子。

    萧敬站在一旁,言不由衷道:“陛下,殿下……他还是个孩子呀。”虽是这样说,他的眼里,写满了期待。

    弘治皇帝想到,这一场盛典,就这么完了。

    到时,天下人怎么看待自己呢。

    天可汗,呵呵……

    一念至此,他便怒极攻心。

    “你……你这逆子,你……你这是要让朕,失信于人哪!”

    朱厚照吸吸鼻子:“老方,老方他……”

    “他怎么了?”弘治皇帝厉声道。

    朱厚照:“……”

    他想说,又不敢说。

    弘治皇帝便侧目,他后脊已是发凉了,因为,他预感到,还有更可怕的事,已经发生。

    于是,向萧敬:“你来说,到底如何了?”

    萧敬啪嗒一下跪下,等的,就是这个机会。

    为啥自己要装晕呢。

    就是因为要陪在陛下这里,随时撇清关系哪。

    这太子和方继藩,一个是陛下的儿子,一个是陛下的女婿,他们若是栽赃在自己身上,自己是百口莫辩哪。

    萧敬流出了眼泪,这眼泪,是现成的,方才被朱厚照揍时他就没哭,怕哭干了,因而,现在存货满满。

    萧敬歇斯底里道:“陛下,陛下呀,您是不知道,那方继藩,他……他带着王守仁还有刘瑾那该死的家伙,他们……居然……居然让王守仁,假扮了陛下,前去参加盟誓了。那王守仁,还穿去了陛下的冕服……他这是胆大包天,是无君无父哪,他们今日,敢假装自己是皇上,明日,岂不是要谋朝篡位了?”

    萧敬说到此处,便开始滔滔大哭:“奴婢……奴婢见陛下昏睡过去,他们这么多人,奴婢是双拳难敌四手,奴婢……英勇不屈,自是和他们进行周旋,为的就是防止陛下昏睡,遭人毒手,因此,不得不委曲求全,陛下……他们太放肆了……”

    弘治皇帝听到此处,身躯一震。

    卧槽……这些人已经疯了,丧心病狂到了这个地步。

    居然假扮天子。

    这是谁借给他们的胆子?

    太子不懂事,他方继藩,竟也如此的不懂事。

    好吧,方继藩不懂事也就罢了,王守仁……他年纪早不小了,他也不懂事?

    弘治皇帝开始磨牙。

    心里卷起了滔天的怒意。

    他禁不住笑了起来:“好,好,好的很,朕有一个好儿子,有一个好女婿,有一群好臣子哪。”

    伪装皇帝,乃是死罪。

    莫说是自称自己是皇帝,便是穿戴了明黄的衣物,也都是大禁忌。

    现在这些人,是真的胆大包天了。

    弘治皇帝坐下,坐在了榻上,他凝视着朱厚照:“是谁的主意?”

    朱厚照战战兢兢:“可能是儿臣的。”

    “什么叫可能?”

    朱厚照仰头:“父皇,儿臣说了,父皇会打死儿臣吗?”

    弘治皇帝摇头:“不会。”

    朱厚照道:“那就是儿臣干的,都是儿臣的主意。”

    弘治皇帝身躯一震,震怒,起身:“这样的逆子,不要也罢,今日打死了你,也好过,将来这江山社稷,坏在你的手里。”

    朱厚照无法理解,为何父皇一丁点的信用都没有,说翻脸就翻脸,刚才不是说好了不打死的吗?

    朱厚照没见过父皇发这么大的火,吓住了,立即道:“不,不,是王守仁,都是王守仁的主意,王守仁他主动请缨……”

    弘治皇帝身躯一颤。

    细细想来,这么多心思,确实不像是太子的风格,莫非……当真是那王守仁?

    萧敬见状,也忙道:“奴婢也可以作证,就是那王守仁和他的恩师……太子殿下是无辜的啊陛下。”

    说到他的恩师的时候,萧敬底气不足,声音很轻,几乎没人听见。萧敬是万万不敢得罪太子的,这个时候,只能将一切都栽在王守仁身上。

    “竟然是他……”弘治皇帝脸色冷然。

    却在此时,外头有宦官匆匆而来,却不敢进门,而是道:“萧公公,萧公公,陛下摆驾回来了。”

    一下子,这寝殿里,安静了下来。

    弘治皇帝听到……陛下摆驾回来,心里刺痛。

    胆大妄为,真是胆大妄为。

    萧敬小心翼翼的看着弘治皇帝,见弘治皇帝点点头,他方才朝外头的宦官道:“知道了,你退下!”

    外头的宦官听罢,自是退开了。

    弘治皇帝背着手,来回踱了几步,面上掠过了冷色,咬牙切齿的道:“好,太子,萧敬,现在陛下回来了,你们还不快快接驾。”

    片刻之后,外头便传出了脚步声,听到刘瑾的声音道:“陛下乏了,你们退开一些,这里不需人伺候。”

    紧接着,这寝殿的门打开。

    三个人鱼贯而入。

    先进来的乃是王守仁,戴着墨镜,一声冕服。

    这冕服穿在王守仁的身上,格外的刺眼。

    弘治皇帝见王守仁这般样子,而王守仁也看到了弘治皇帝,忙是摘下墨镜,飞快的脱下了冕服,将头上的通天冠摘下,只穿着一件里衣,拜倒在地:“臣万死之罪。”

    弘治皇帝已是气的七窍生烟。

    方继藩也乖乖拜倒:“儿臣万死之罪,千刀万剐,任凭陛下处置。”

    弘治皇帝怒容满面,却先盯着王守仁:“王伯安,你可知道,你犯的是什么罪?”

    王守仁叩首:“死罪。”

    “看来,你是有自知之明了。”弘治皇帝厉声道:“知法犯法,罪加一等,朕若不是念及你的父亲,只怕要治你灭族之罪,可你如此胆大妄为,朕若不诛你,如何以儆效尤!”

    方继藩立即道:“陛下……”

    “你住嘴。”弘治皇帝恶狠狠的瞪了方继藩一眼,如此可怕的事,这个锅,定要找人来背,这主意十之八九,就是你方继藩想出来的,朕看在秀荣的面上,自是饶你不死,可是……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你说话的资格了。

    弘治皇帝背着手:“既如此,萧敬,先将王守仁拿下。”

    萧敬顿时打起精神,正待要张口呼喊外头的禁卫。

    方继藩急了,道:“可是陛下,要治罪,可以,可是陛下要治王守仁什么罪?”

    弘治皇帝冷笑:“他冒充皇帝,难道不是死罪?”

    方继藩一脸懵逼的看着弘治皇帝:“可是陛下,这天下人,都不知道他冒充了陛下呀。”

    弘治皇帝:“……”

    方继藩道:“王守仁冒充了陛下,这没有错,可今日,他出关,代表的乃是皇上的身份,这天下的军民,都以为出关的乃是陛下,若是陛下治他冒充皇帝之罪,那么,陛下……岂不是没有出关,也没有和大漠诸部盟誓?”

    弘治皇帝厉声道:“那又如何?”

    方继藩道:“此次盟誓,圆满成功,几乎没有任何的纰漏,大漠诸部,见了我‘大明皇帝’,无不感受到了我大明的恩泽和宽厚,我大明军民们,得知陛下成为大漠和关内之主,也是欢呼雀跃,纷纷称颂陛下圣明,统御宇内,若这时,他们知道陛下乃是假冒,会怎么样想?”

    弘治皇帝心思一动,可随即,更加震怒:“你敢威胁朕?”

    这已是无法宽恕了。

    方继藩道:“更不必说,鞑靼部的首领突兀谋反,与人勾结,私藏了匕首,妄图谋害陛下,天下人看到的是,陛下如有神助,一拳,打爆了他的狗头,天下的军民百姓,乃至整个大漠的各祖臣民,无不为之敬畏,对陛下受命于天,深信不疑,若是他们知道陛下乃是假冒的,那么……会是什么后果?”

    弘治皇帝的脸,微微一沉。

    这一些话,带着威胁,可是……弘治皇帝也解读出了一些别样的东西,他眉一沉,眼眸猛张,面上带着诧异:“什么,有人图谋不轨?”

    …………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