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伟大的发明
    欧阳志是自己的得意门生。

    说实话,这是自己的金字招牌,也是自己最欣赏的一个。

    新政的规划,本就是方继藩顶着巨大的压力,在皇帝的支持之下,筹建而出的。

    欧阳志是一个执行者。

    在新政的过程之中,他和他的那些属官、属吏们,会遭遇到层出不穷的问题。

    因为原有的社会形态,在不断的裂解,而新的社会形态诞生出来。

    于是,因为思想和理念的滞后,层出不穷的问题,开始不断的爆发出来。

    想当初,有一个叫王莽的家伙,他也弄出一个新政,可是很快,就完蛋了。

    这倒并非是因为,王莽的新政,有多残酷,而是因为,这新政,十之八九,是一拍脑门决定的,他根本没有一群,真正去解决问题的团队,也没有一个调节社会矛盾,以及解决矛盾的方法。

    可欧阳志这些人不同,他们针对层出不穷的问题,摸索出一个个方法,而后,这些新的方法,约定成俗,最后,变成了新政中的规则,随着商业活动的增加,商贾之间的纠纷日渐增多,那么,就需有一个专门调节纠纷的地方,就需要有新的法典。因为大量的人群,开始聚集,甚至有的作坊,竟是让数百人,住在一个年久失修的大宅邸里。

    一旦发生了火灾,那便是数百人的死伤,因而,就必须得配套有消防,得清理掉一些滋生火灾隐患的东西。

    这无数的新规则,还有新的管理,都是欧阳志带着人,一点一滴摸索出来的。

    没有任何的捷径可走,也绝不是说,先制定一个漂亮的法典,而后,所有人都遵守这个法典,于是,就海晏河清,天下太平了。

    只有那些腐儒们才深信,只要有一套完美的‘礼法’、‘律令’,他们一拍脑门,便可覆盖天下各州,大家都遵守着这一套的礼法去做,便可万世一系,从此可以做到路不拾遗、夜不闭户。

    现在……欧阳志遇到了他最大的困难。

    没钱。

    方继藩········脑海里,开始有了一个计划。

    先要将未来的铁路资产,进行打包,而后……

    “试一试吧。”

    安顿下了欧阳志。

    刘瑾则乐呵呵的站在朱厚照和方继藩身边。

    朱厚照等正事儿谈完了,便要抬脚起来,踹刘瑾:“狗东西,听说你在保定府,过的比本宫还快活,你这忘恩负义的东西。”

    方继藩在旁劝:“别打,别打嘛,太子殿下何必脾气这么火爆呢,刘瑾这孙儿在保定府花天酒地,那也是工作需要,他吃的又不是殿下的,殿下肉痛个什么?”

    这么一说,刘瑾顿时流下了感激的泪,他委屈巴巴的道:“殿下,干爷爷他说的对啊,奴婢这样做,不也是为了殿下和干爷的大计嘛。”

    朱厚照火冒三丈:“还敢顶嘴。”

    刘瑾跪下了,呜咽道:“奴婢在保定,无一日不想念太子殿下和干爷。”

    朱厚照的脸色才缓和了一些,背着手:“哼,走,跟本宫去做一个实验。”

    实验……

    刘瑾突然觉得自己的裤裆有点潮。

    战战兢兢的,跟着方继藩和朱厚照二人到了西山飞球营。

    飞球营里很是热闹。

    沈傲和杨彪二人乃是老搭档。

    杨彪面上,多了几分岁月的痕迹,可他依旧还能飞,而且飞的很高。

    飞球已经几经改进,而在杨彪的手底下,一批又一批优秀的飞行员慢慢的成长起来。

    每一个能优秀的飞行员,都能获得杨彪的赏赐……他娘亲自做的牛肉干。

    听说太子和齐国公来了,沈傲和杨彪美滋滋的迎了出来。

    朱厚照大手一挥:“少说其他的,走,咱们再试一试继藩的新东西去。”

    杨彪乐不可支:“好嘞,来呀,准备飞球!”

    他一声令下,一个巨大的飞球,便已开始充气。

    而后,朱厚照和方继藩上了藤筐,这藤筐更大,更宽敞,里头的设施,统统齐全。

    杨彪和沈傲也上了藤筐,朱厚照朝下头的刘瑾道:“刘伴伴,你上来,你上来呀。”

    刘瑾下意识的,从袖里掏出一颗瓜子,放进口里,有些踟蹰。

    朱厚照大叫道:“来嘛。”

    这一生来嘛,叫的人都酥了。

    刘瑾已经可以确信,大祸临头了。

    他哭了。

    磨磨蹭蹭的上了藤筐。

    杨彪大手一拍,安慰他:“不要害怕,一般情况,死不了的。”

    紧接着,飞球腾空。

    刘瑾看着地面开始越来越远,这飞球越来越高,杨彪熟稔的开始转动叶轮。

    飞球开始飞越了山峦,而后……出现在了一片平原上。

    飞球已升至极高。

    而在此时,朱厚照道:“大舅哥,给他将东西背上。”

    沈傲忙是取了一个大包袱,而后给刘瑾开始系上。

    刘瑾打哆嗦,任人摆布,努力做出一副冷静的样子:“呀,这是做什么呀,这是要做什么?”

    杨彪掏出了一块牛肉干,塞进他的嘴里:“不要怕,闭上眼睛,记着拉绳子就好了。”

    “拉……拉绳子……”他话没说完,牛肉干就塞进了他的嘴里。

    带着几分久远的记忆,是那熟悉的味道。

    刘瑾来不及咀嚼。

    方继藩上前来,取出了一根红绳子,道:“谨啊,干爷没什么送你的,这条红绳,是干爷从龙泉观真人那里,求来的护身符,真人亲自开过光的,你系在手上,别怕,它就像为师一样,无论在何时何地,为师都在你的身边。要坚强!”

    刘瑾:“……”

    杨彪开始教授刘瑾:“你要谨记了呀,飞下去之后,你拉这根绳子,呐,是这根,别拉错了。”

    刘瑾:“……”

    沈傲道:“已到达预定位置。”

    刘瑾:“……”

    方继藩道:“我还有几句话,想和谨儿说。”

    刘瑾:“……”

    朱厚照道:“啰嗦什么,他就算死了,那也是为了科学而死,是为了本宫而死,东宫出来的宦官,没一个是孬种,赶紧,丢下去了,本宫饿了,赶时间。”

    刘瑾嗷嗷叫:“奴婢有话说。”

    他战战兢兢,涕泪直流。

    大家都看着他。

    刘瑾终于,脖子一甩,此时,似乎是躲不过去了,他咬牙切齿道:“能不能再给一根肉干吃。”

    “好样的。”大家纷纷表扬他。

    杨彪给他嘴里再塞一根肉干。

    接着沈傲便开始努力的将他翻起,刘瑾闭上了眼睛,突然眼睛微微张开一点,身后,几个人努力将他推出藤筐。

    这眼睛一睁,看着下头的云层,一下子,刘瑾打了个激灵。

    可这时候,一切都已来不及了。

    刘瑾突然想起了什么来,呸的一下从口里吐出肉渣。

    而这时候,他的身体已经离开了飞球,往下坠落,他发出了大吼:“啊呀……方才说抽哪一根绳子呀。”

    嗖的一下,刘瑾已经不见了。

    朱厚照忙道:“快,快坠落,本宫寻寻他去哪儿了。”

    他抽出了望远镜,望远镜下……是云层。

    于是,飞球降落,终于下落至了云层下方,可无论朱厚照用望远镜怎么寻找,都找不到地面上有啥痕迹了。

    “发出讯号,派人来,搜索,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方继藩抠了抠鼻子:“殿下,做实验,是不是太操之过急了。”

    朱厚照龇牙道:“现在你来怪本宫,你自己和本宫说,前几次,虽是降落成功,可是实验数据里,还需得有一些肥胖的人,来试一试,方可建立数据,得出数据之后,方才可进行改良。你也不想想,本宫到哪儿给你寻这么胖的人来?”

    方继藩心里叹了口气。

    后世的肥胖,是所有人都面临的巨大问题。可在这个世上,却是不然,寻常人家,哪怕不是瘦骨嶙嶙,那也绝对胖不起来。能长肉的,哪一个不是非富即贵。

    这样的人,人家肯跟你来跳伞?

    似乎……也只有刘瑾,既可让他跳,他的身材,又极合适。

    这降落伞,乃是方继藩的新玩意,配合着飞球使用,效果更佳。

    其实在元朝的时候,就曾有艺人,从高大的城楼里,带着最原始的降落伞雏形,从空中落地,以此来博得喝彩。

    不过……显然,这从高空降落,挑战性却是更强。

    飞球开始落下。

    这一处地方,是适合跳伞的平原区域,等飞球落地了,沈傲取出了燃料,接着开始烧起来。

    一股浓烟腾空而起。

    远处,飞球营的人马,一见到浓烟,便立即一窝蜂的骑马飞驰而来。

    紧接着,所有人又开始散开,开始寻找着刘瑾的踪迹。

    “刘伴伴不会死了吧?”朱厚照不禁道:“可是明明,我看他面相,不像是短寿的样子呀,天庭饱满,油光满面。”

    方继藩汗颜道:“殿下,肥胖的人,都是天庭饱满,油光满面。”

    朱厚照便懊恼起来:“那你方才为何不劝劝本宫?”

    方继藩:“……”

    终于,有飞马而来:“殿下,殿下……人找着了,人找着了,还活着,还活着!”

    ………………

    第三章送到,继续求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