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神医
    朱秀荣一听,顿时秀眉蹙起,露出担忧之色。

    方继藩说到此处,顿了顿,叹息道:“哎,当然,陛下对母后,历来是宠爱有加,想来,并不是生了什么嫌隙吧。”

    朱秀荣启齿道:“平时父皇从不说这样的话,现在却突然有此抱怨,或许,另有隐情。”

    “能有什么隐情呢。”方继藩瞪着朱秀荣道:“陛下宽厚体人,秀荣啊,你别想岔了。我也只是随口一说。不过……你说有隐情,想来……这隐情定不是在陛下身上,以我所料,这陛下乃是天子,九五之尊,平素啊,听人吹捧惯了,咱们大明现在虽是海晏河清,可也不乏有只晓得溜须拍马,两面三刀的奸人啊。这些贼子,搬弄是非,能折腾出什么好来吗?陛下一定是被奸人所误,因而,才对母后,有所误解吧。当然,我是相信陛下一定能明辨忠奸,知晓是非好歹啊,皇上何其圣明啊。”

    朱秀荣眉头皱的更深。

    方继藩便笑道:“好了,你也不必放在心上,我只是随口胡言,你就当我是在搬弄是非吧,这些胡话,不要相信,咱们好好的过自己的日子,这宫中的事,少牵扯进去才是。”

    朱秀荣自此便开始郁郁起来。

    次日一早,她入了宫。

    张皇后让人在宫中设了戏堂,其实……无非是宫中寂寞罢了,陛下操劳国政,到了这个年龄的人,总是想念着自己的儿女,朱厚照是个泥猴子,来无影去无踪,自是寻了各种借口,让朱秀荣入宫。

    见了朱秀荣,张皇后高兴的不得了,却又道:“秀荣,你怎比前些日子清瘦了,是不是那方继藩欺负你了,你和母后说,母后给你做主。”

    朱秀荣面颊一红,忙是道:“母后,没有的,夫君平日待我……”

    “好,好,这便好,晾他也不敢造次。来,去看戏。”

    朱秀荣却是凝眉:“母后且慢,儿臣有话要说。”

    说着,她朝几个宦官和嬷嬷看了一眼。

    这些人,只一看眼神,立即明白了什么,纷纷告退。

    殿中只留下张皇后和朱秀荣。

    朱秀荣便将方继藩告诉她的事,说了一遍。

    张皇后面上带着一副极洒脱的微笑。

    可心里,却是翻江倒海,大有山雨欲来,乌云压顶,大雨倾盆之势。

    她笑吟吟的道:“陛下……真这样说的?”

    朱秀荣抿抿嘴:“儿臣也只是道听途说,或许……以讹传讹……”

    张皇后深深凝视了朱秀荣一眼,知道朱秀荣是不擅骗人的,而至于她口口声声说道听途说,这个道听途说还能有谁,十之八九,是方继藩听来的。

    是陛下当面,对方继藩说的吧?

    继藩是老实忠厚的人,他不会说假话,秀荣也不会说。

    这样说来……这事,十之八九了。

    张皇后抿了抿朱唇,轻笑道:“噢,想来,是你的父皇,他近来操劳国事,随口瞎说的话,秀荣,你不必放在心上。”

    本宫无用?

    这个丧尽天良的老东西!

    当初先皇帝在的时候,他这个太子,多艰难哪,还不是本宫时刻陪伴左右,不敢说为他遮风挡雨,可也没少为他筹谋吧。

    这良心,真真是被狗吃了。

    他要推行节俭,要以身作则,本宫亲自率领宫中的人纺织,数月时间,亲手织出了十几匹布,指头都生茧了。

    张皇后依旧微笑,反而去安慰朱秀荣。

    朱秀荣便缳首,似是松了口气,连母后都不在意,想来,事情没有想象中严重。

    张皇后随即道:“走吧,去听戏去。”

    到了戏台之下,茶点和瓜果都预备好了,朱秀荣侧身坐在母后一旁。

    宦官已取了单子来:“娘娘,戏子们都已准备好了,这是娘娘前几日吩咐下来的戏单,请娘娘再过目。”

    张皇后只瞥了一眼,呷了口茶,脸色平静,仪容和顺,她微微笑道:“本宫今日,倒是不想听《天仙配》了,就唱……《击鼓骂曹》吧。”

    击鼓骂曹……

    这击鼓骂曹,讲的是名士祢衡被孔融推荐给曹操,曹对其轻慢,用鼓吏来羞辱他。祢衡当着满朝文武大骂曹操,并借击鼓发泄的故事。

    说实话,朱秀荣不太喜欢。

    张皇后微笑道:“这戏,看的挺有滋味。”

    朱秀荣恭顺的点点头:“一切凭母后做主便是。”

    …………

    弘治皇帝不知道怎么了,总觉得宫里的气氛不太对劲。

    张皇后自看了一场戏,身子似乎也不好。

    这让他担忧起来,命女医去诊视,可结果,却是娘娘身子还不错。

    真是匪夷所思啊。

    弘治皇帝在探望了张皇后之后,心里在计较,看那求索期刊里,曾有一篇论文,说是妇人到了一定年纪,便难免郁郁不乐,心烦意乱,莫非……张皇后……

    这令弘治皇帝心里也烦躁起来。

    他看了一会儿奏疏,忙里偷闲,却是提笔,取出了一本章程,这章程写了一半,里头竟是分析了保育院队每一个球员和候补球员的优缺点。

    接着,他继续提笔,开始漫无目的的写,朱载墨沉稳,适合做后卫;那个徐鹏举,真是个人才啊,身强体健,精力充沛,十分顽强,这样的人,天生就是做前锋的,是开路先锋……

    而后,他又开始谋划着阵型……

    这时,天色已经很晚了,萧敬蹑手蹑脚的进来,给弘治皇帝点了灯,弘治皇帝便将这章程轻轻一合,搁置到了一边。对萧敬道:“萧伴伴,张皇后那儿,好吗?”

    “陛下,娘娘好了一些,不过她瞧见那一幅寝殿里仕女图,叫人给撕了。”

    “仕女图,哪一幅?”听说好了一些,弘治皇帝心情舒服了许多。

    “就是那一幅靠南墙的……”

    弘治皇帝脸刷的绿了,这个可不是宫中收藏的珍品,是自己私访时,花了真金白银买回来的,他一眼就觉得这仕女图价值不凡,店家开价是七千两,贵是贵了,可他估量着,未来可能价值不可限量。

    “呀……撕了呀,没找人……找人……”

    “找了。”萧敬道:“奴婢悄悄让人将那些纸屑给寻了来,只是可惜……太碎了。”

    弘治皇帝不由捂着自己的心口,长吁短叹道:“可惜了一幅好画。”

    正说着,此时,有宦官匆匆而来:“不得了,不得了……陛下……陛下……”

    弘治皇帝抬眸,他凝视着宦官。

    这宦官匆匆道:“陛下,方才,太皇太后娘娘觉得心疼的厉害,好端端的,突然就不省人事了。陛下……”

    这真是祸不单行啊。

    弘治皇帝已是懵了:“快,传御医,来人……再去西山……请方继藩,请苏大夫来。”

    他吓了一跳,面如土色,再顾不得其他的,心急如焚道:“赶紧,赶紧,摆驾,摆驾去仁寿宫。”

    萧敬道:“陛下,宫里还有女医呢!”

    弘治皇帝方才想起了那个女医,她们还很生嫩啊,只是这个时候,顾不得许多:“一并叫上,一并都叫上。”

    说着,弘治皇帝立即起驾,至仁寿宫去了。

    ………………

    这个时候,天色虽已黑了,不过却只是在亥时一刻,宫里静的可怕,可女医院这里,却燃起了许多的烛光。

    这样夜深人静的时候,正是看书的好时候。

    女医们比男人们沉得住气,尤其是这个时代的女子,毕竟,都是在闺阁里,闲坐就是一整天的主儿。

    现在要看书了,自是心如止水。

    梁如莹正端正的坐在案牍边,娇躯笔直,凝眸,提笔,抄写着今日看到的一篇医学论文。

    在她看来,要将一个知识点记牢,单靠背诵是不成的,需动笔去写,如此,才可记忆深刻。

    一张张的白纸上,早有无数娟秀的小字。

    她抄到‘此方宜慢服’这一句时,谁晓得,竟一时失了神,回过神来,才发现,这笔尖之下,竟抄写成了‘此方继藩宜慢服’,顿时,梁如莹如做错了事的孩子,急于欲盖弥彰,立即将抄纸揉碎了,方才定了定神。

    此时,外头道:“人呢,人呢……”

    梁如莹一听,吓了一跳。

    她又忙将那团揉成一团的纸捡起来,慌忙放到烛火里点燃了,等那团纸升腾起了火焰,这时,她的门被人闯开了。

    一个宦官匆匆进来,抬头,这宦官脸色煞白,梁如莹吓得心惊肉跳。

    “快,快,去仁寿宫,太皇太后娘娘她老人家,犯病了,快,赶紧的!”

    梁如莹顿时冷静,立即道:“好,这就来。”

    她疾步跟着宦官出了房,十几个值夜的女医也早已准备妥当。

    梁如莹平时颇有几分威信,指挥若定道:“倩儿,你去带急救药箱。静儿,你去收拾蚕室,要以防万一,说不准,可能要手术……”

    女医们,个个都显得有些慌乱。

    毕竟……这是第一次,在宫里出了特殊的情况。

    哪怕此前,她们曾在医院里实习,救治过病人,可在此时,却还是不免有些手足无措。

    梁如莹不断的调匀自己的呼吸,随着那宦官,迅速的走入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