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心怀天下
    到了医学院,要先学解剖。

    这是朱厚照大展身手到时候。

    他很懊恼,在解剖房里,为啥一定要将自己全身包裹的像粽子一样,否则,自己改捋起袖子,展现一下自己的肱二头肌。

    他取了手术刀,而此时,女医们已是吓坏了,一个个人,脸色惨绿。

    方继藩忙是走到她们之中,安慰道:“别怕,别怕,太子殿下心里有数的,大家看仔细了,这五脏六腑……”

    接着,便是无数双芊芊玉手,竟是下意识的掐住了方继藩,无数的白衣天使们,朝方继藩身边依偎而来。

    方继藩顿时神清气爽,他喜欢这样的感觉。

    当然,方继藩是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自然不是因为……揩油的原因,而是因为……这是女权主义的伟大进步啊,在这个世上,终于有伟大的女性,跨越了雷池,主动去和男子挨得如此之近,就在这无数天使环绕的一刻,方继藩创造了历史!

    朱厚照幽怨的看着方继藩,接着,低头,划拉着,而后,掏出一样样的东西,依旧用羡慕的眼神看着方继藩:“看……这是腰子……你们在课本里,应当学过吧……这是……”

    梁如莹已是吓得脸色苍白,她死死的拉着方继藩的衣襟,方继藩能感受到她和许多人一样,微微的在颤抖。

    朱厚照继续掏出乱七八糟的东西:“这个厉害了,这个是肝,大家有没有吃过豚肝?切成片儿,放入油锅,再和蒜头、葱姜混炒……”

    有人摘下了自己的口罩,几乎要夺门而出,觉得自己的胃部翻滚的厉害。

    凡事都有第一次。

    这一点,方继藩能够理解。

    解剖之后,一群女子纷纷冲了出去,片刻之后,楼道里一片狼藉。

    方继藩忍不住埋怨朱厚照:“太子殿下,说话不要这么直接嘛。”

    朱厚照耷拉着脑袋:“这已是很委婉了,哎,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多解剖几次,就成了,到时候让她们自己来试试,即便将来,有的女医不需手术,可让她们知道这人到底是什么样子,再去看求索期刊的论文,也就能清楚许多病理了。”

    方继藩虽然觉得朱厚照有点用力过猛,不过……却也认同朱厚照的话。

    “老方,我怎么瞧你看那梁如莹,眼里别有意味。”

    “没有呀。”方继藩毫不犹豫的伸出手来:“我方继藩对公主殿下的忠心,天日可鉴,殿下把我当什么样的人,我方继藩莫说做什么事,这等不健康的念头,我便是想都不敢去想,倘若我有什么非分之想,现在开始,我孙子断子绝孙!”

    朱厚照撇了撇嘴:“至于如此吗?虚伪透顶的家伙。本宫又非是秀荣妹子。”

    …………

    “你再说一遍!”

    新城的宅邸里,有人发出了咆哮。

    “是……小人亲自打探到的,医学院的女生们,被领着去了医学院,不只是如此呢,出来的时候,据说统统都呕吐不止,就好似……有了身孕一样。”

    “噗……”刚刚喝了一口茶压压惊的吏部侍郎梁储一口茶水喷了出来。

    去了医学院,医学院里,这么多的男子,这男女授受不亲啊,更可怕的是,还这么多人瞧见了,这未出阁的女子,大家闺秀,如此抛头露面,这下完了,这个女儿,白养活了,不但白养活。却还要遭人耻笑,从此之后,梁家还怎么抬起头来做人。

    天哪,造孽啊。

    梁储老眼里,突的红了,他站起来:“什么叫看着有身孕似得?”

    来报信的乃是梁家的门子,这门子忙是跪下:“老爷,老爷,这怪不得小人哪,这……这是外头传的,外头就是这么说的。”

    用有身孕来形容一个未出阁的女子,在这个时代,是极恶毒的。

    若是遇到了贞烈一些的女子,听了去,非要悬梁上吊不可。

    可偏偏这样的流言蜚语,不会让人们认为,这逞口舌之快的好事之徒有多么的恶毒,反而是被人羞辱的人家,不但觉得无法做人,还得乖乖反躬自省。

    梁储身子颤抖,觉得自己要窒息了。

    他脸憋得通红,泪水在眼眶里团团的打转。

    这还了得,这还了得啊。

    “不成,老夫得去寻姓方的狗东西。”梁储说着,抬腿就要走。

    外头,梁储的两个儿子,早就到了,却不敢进来,一听到梁储要动身去寻方继藩,吓着了,冲进来,一人架住梁储的胳膊:“爹,爹啊,不能去啊,去了就是肉饼子打狗,有去无回啊。”

    “爹……妹子现在入了学,去了也是于事无补,爹你稍坐,我这就回去,看看是谁在乱嚼舌头,我去割了他们的舌头。”

    梁储要气疯了:“家门不幸,真是家门不幸啊。我们梁家,无论怎么说,也是诗书传家,怎么会到这个地步啊。”

    他捶胸跌足,想到,不知多少人要戳自己家的脊梁骨,心便凉透了。

    终于,他不闹了,痴痴呆呆的坐在椅上,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虚空发呆:“得去打听打听,如莹她,是否当真做了有碍家风的事,另一方面,现在别出去和人斗嘴,反躬自省吧,嘴长在别人的身上,能撕烂一张嘴,可能堵住全天下的悠悠之口吗?哎……”

    梁家安静了。

    ……

    半个月之后。

    梁如莹已开始敢战战兢兢的进行解剖。

    甚至,对照着医书,寻出死亡的病因。

    譬如肝部病变,胆囊肿大,阑尾溃烂,因而,推导出逝者临死前的情况。

    西山医学院之所以厉害,其本质,就在于有足够的银子,可以供学生们折腾。

    单单解剖,这在后世,解剖对于医学生而言,都是较为难得的事,可在这里,大量不相信视死如生的异族人,便愿意将尸首卖给医学院。

    不只如此,还有治病。

    若是在后世,一个大夫,不但需要系统的学习,想要寻到给人治病或是手术的机会,对于一个经验不足的人而言,是极难得的事。

    可在这个时代,却没有这么多规矩。

    病人多,大夫少,递给你一把刀,他就敢把人切了,反正也不担心有人敢登门闹事,治好了,是医术高明,治不好,依着这个时代的病亡率,其实……还是挺靠谱的。

    梁如莹开始慢慢的从许多女生们那儿脱颖而出,成为佼佼者,她切人的时候,手很稳,缝线时,手也很巧。

    不只如此,所有女学生,还需进行适当的锻炼。

    必须得让她们有足够的体力,才能应付各种复杂的局面。

    梁如莹还极好学。

    她和其他苏月之类的人不同,似乎慢慢的,她也开始对于救治病人,有了兴趣,再不将她当做被强迫的事。

    苏月等人,见了师公,个个都是战战兢兢,平时师公骂几句,他们便不敢靠近了。

    可梁如莹却觉得方继藩很和气,是个举手投足,都谦谦有礼的君子,因而,时不时的捧着各种论文请教。

    方继藩倒是显得极有耐心,这是为了天下万万个的妇人啊,为了证明巾帼不让须眉,我方继藩辛苦一些,又算得了什么?成大事者,就难免要有所牺牲,比如说色相。

    他逐字逐句的和梁如莹讲解,有的论文,显然是有纰漏的,在这个时代,或许已是进步,可在后世,这些理论,早就被颠覆了,一般情况之下,方继藩不会指摘出这些理论上的错误。这就好像地心说和日心说一样,在地心说盛行的时候,有人提出了日心说,认为太阳才是宇宙的中心,这虽然在后世人眼里,依旧是可笑,因为太阳在宇宙之中,也不过是一粒尘埃,可在这个时代,相比于地心说,日心说便已是划时代的进步,为天象学的进步,提供了基础。

    任何学术,都是慢慢的成长,拔苗助长,是要不得的。

    可有时,方继藩心情好了,也会说提一些更进一步的知识。

    梁如莹随身带着一本小簿子,随时将方继藩的话,记下来。

    方继藩倒也识趣,她来求教,往往都会让第三人在场,虽然这个时代,避嫌的用处不大,可至少,这样会让自己良心好受一些。

    方继藩,终究是一个有良心的人啊,他心里只有苍生社稷,断然不会,真去害一个女子的名节。

    “公子,您的意思是……细虫,其实也有好坏之分吗?”

    “其实,也没有好坏,这就如,一头狼,狼要吃肉,这是它的天性,我也爱吃肉,难道狼吃肉,就是坏,我吃肉,我便是坏的吗?”

    梁如莹霎时懂了,痴痴的看了方继藩一眼:“公子……公子是大好人,心怀天下,救死扶伤,天下没有人可以和先生相比。”

    方继藩微笑,翘着脚,掸了掸袖上的灰尘,淡淡道:“以后不要这么耿直,会吃亏的,有些事,心里知道就好,别说出来,不然,总会有某些狗一样的小人生出妒忌之心。”

    …………

    第三章送到。

    感谢‘爱我所爱’打赏一百万起点币,成为本书第四位白银盟,小虎子在此拜谢土豪哥。